明末工程师_第40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40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了盔甲下面的血ròu。
  不过清军的火铳手也不是吃素的。蓟镇的shè手离开垛墙保护,用三眼铳shè击的几秒内,就有不少人被清军的火铳手瞄准了。城墙上时不时有蓟镇骑兵被清军火铳手shè中,惨叫着倒了下去。
  因为被城墙外面的火铳手压制,明军的shè手不敢仔细瞄准,三眼铳的命中率有些低。
  曹变蛟时刻观察着战场上的形势:到目前为止,城墙上还没有出现乱子。自己这边的三眼铳虽然没法稳稳瞄准打,但毕竟是近距离shè击,打死了不少鞑子。光曹变蛟从垛墙侧面看到的,就有近十个鞑子被打死。一里多长的北城墙上,不知道死了多少鞑子。
  曹变蛟握紧自己手上的一支三眼铳,稳了稳心神。他猛地冲出了垛墙,朝一个正在云梯上攀爬的鞑子马甲兵shè出了铅弹。shè完了一铳,曹变蛟看也不看结果,就又躲回了垛墙后。
  他刚刚回到垛墙后面,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鞑子的惨叫,然后是一个沉重的重物坠地声。显然那个鞑子马甲被打中了,掉到了云梯下面去。
  看到主将和士卒们一起奋勇杀敌并取得战果,曹变蛟身边的蓟镇骑兵们齐声欢呼,士气为之一振。
  曹变蛟身边,塔山的本地守将,副将梁云晋敬佩地看着亲自上阵杀敌的曹变蛟,沉声说道:“小曹将军真英雄也。”
  曹变蛟突然又冲了出去,在垛口上两铳齐发,然后又迅速地躲回了垛墙后面。
  打了一阵,明军的三眼铳渐渐打完了。明军们来不及重新装弹,鞑子的死兵冲上了城墙。
  三千蓟镇骑兵和两千塔山本地守兵在城墙上围攻冲上来的鞑子死兵。
  鞑子死兵虽然骁勇,但曹变蛟的蓟镇骑兵战力也丝毫不弱。而且鞑子的死兵一个一个冲上来,仿佛添油战术。城墙上的守兵以多击少,稳稳地控制着城墙上的局势。
  一个个鞑子马甲兵冲上了城头,被蓟镇骑兵包围,左突右杀一阵,便死在了身侧或者背后刺来的刀剑下,丢掉了xìng命。
  曹变蛟手握打完了子弹的三眼铳,把那三眼铳当锤子用。他观察机会,突然高高跳起,一锤子砸在一个背朝自己的马甲兵头上,把那马甲兵的头盔连脑袋都打凹了。那个清兵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地上,惨叫声都没有发出一声就死了。
  但墙头的清兵一死,井栏上的汉军便开始往垛口里shè击。曹变蛟赶紧躲回了垛墙后面。
  厮杀了一阵,爬上城墙的清军越来越多,曹变蛟渐渐感觉到清军的压力。他正要重新布置防御,却突然听到清军中军传来鸣金声。
  鞑子突然收兵了。
  强攻城墙的鞑子们不知所措,纷纷从垛口上跳下了城墙,像潮水一样退了下去。
  曹变蛟愣了愣,一时搞不懂鞑子为什么退兵了。
  曹变蛟在城墙上看了许久,看到两万清军抛弃了攻城设施,弃了塔山城,盘成一团往北面开去了。过了一刻钟,突然南城门大开,一队明军斥候快马跑进了塔山城,跑上城墙半跪在了曹变蛟面前。
  “大帅!援军来了!”
  原来是援军来了,逼退了攻城的清军。
  曹变蛟脸上一喜,大声问道:“兴国伯来援了?”
  那个斥候队长摇头说道:“兴国伯没来。”
  曹变蛟脸上一沉,没有说话。他默默地把三眼铳上面的血擦干净了,绑在了腰带上,似乎又为下一场苦战做好了准备。


第0429章 锦衣卫
  大明天子朱由检坐在乾清宫的书房里,看着洪承畴发来的塘报,脸色十分难看。
  鞑子屯兵义州,围困锦州,甚至攻到了塔山。曹变蛟在塔山死守半月,守住了城池。鞑子撤军时候运走了城下的伤员和尸体,但曹变蛟部依旧擒斩鞑子首级一百一十三级,可见战况之激烈。曹变蛟麾下士兵伤亡也不少,死二百五十三人,伤四百二十七人。
  山海关总兵马科和密云总兵唐通已经火速率兵赶到塔山,支援曹变蛟,塔山城中如今驻军四万,防守无虞。
  但支援锦州的事情,赶走义州的东奴大军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开始。
  鞑子的兵马十分强盛,甚至强于从前。如今鞑子不但有精于骑shè的建奴奴兵,又多了几万火铳兵。这些火铳兵都是汉兵,是奴酋皇太极依照李植的虎贲师打造,士兵全部装备火铳,战力惊人。洪承畴奏章上说,曹变蛟在塔山就吃尽了这些火铳兵的苦头,城墙上的守兵在防守时候只能躲在垛墙后面,不敢露头。
  四万援军在塔山城中防守,每日消耗粮饷无数,让朱由检心疼无比。虽然朱由检加征了三饷新税,但是大量的新税在地方上就被拿去填补历年亏欠,被转运留存了,真正收到太仓库的,少之又少。朱由检手头上依旧十分紧张。
  这些援军虽然花了朱由检大笔的饷银,却只敢守于坚城之中,根本不敢出城和清军野地浪战。不知道十三万援军齐集之时,洪承畴能不能和清军在锦州决战。
  锦州之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
  朱由检叹了口气,又拿起了李植的奏章。这奏章他一直放在书案上,也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
  李植在奏章上说,他在山东抄家得了七十二万两财货,不日将全部押送到京城。
  这是个好消息,相当程度缓解了朱由检缺钱的局面。说起来,这几年李植送给朱由检的抄家银子,就有几百万两了。太仓库平常一年的收入,也就几百万两而已。看在这笔银子的份上,朱由检忽略了李植在山东杀了四百多人的暴行。
  毕竟李植派兵护卫报纸发行,是朱由检许可的。从朱由检同意李植驻兵山东那时起,朱由检就知道李植会杀不少人。
  李植杀人,如今已经不是新闻了。
  但令朱由检感到恼火的是李植最后一句话。李植居然说,一万多虎贲师已经全部驻扎到山东,尚无法镇压山东屑小暗地里反对报纸事宜。如今虎贲师困于山东泥潭中抽不出来,暂时无法支援锦州。
  朱由检眉头一竖,脸上有些怒色。
  但叹了一口气,朱由检又消去了怒火。李植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朱由检彻底没有脾气了。如果说上个月朱由检还对李植抗旨有脾气,这个月这种脾气已经被消磨一空,只剩下无奈了。
  如今朱由检对直接指挥李植已经没有一点信心。要李植做事,必须像商贾jiāo易一样讨价还价,以利诱之。
  在这场讨价还价中,朱由检毫无疑问是弱势的一方。这些年大明烽火四起,每次都是李植在关键时刻立功,李植已经成为朱由检心中的中流砥柱。如今锦州告急,李植赖着不肯过去支援,朱由检就对前线战事没有一点信心。
  洪承畴的奏章也证明,没有李植的明军,在对阵清军时候打得十分被动。想要解开锦州围困,当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朱由检的火已经发过了,发再大的火,最后还是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