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9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9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如果李植势力逐渐深入山东,在山东向士绅收税,汪铭全诺大的产业可能就要土崩瓦解。如果汪铭全和天津的士绅一样只收略高于田赋的地租,他拿什么来养仆人,养账房,养家丁,养妻妾?汪铭全的儿子们各个妻妾成群,如果投献土地的小民都走了,汪铭全的儿子们怎么生活?
  而且这华店乡素来是汪铭全说一不二,几十年了。汪铭全实在没习惯华店乡出现一个和自己唱反调的声音。
  汪铭全有一百个理由和李植斗一场。但是他没想到,李植的反应这么快。
  五十匹大马载着五十个虎贲师大兵,身穿全身钢甲,气势汹汹地朝华店乡的集市冲来。集市上看热闹的人群眨眼间一哄而散,只剩下围在汪铭全身边的一百个家丁。一百个家丁围着汪家老爷,因为害怕不断往后面退。
  但他们吃的是家丁这口饭,因为切身利益,他们又不愿意放下手中的刀棍。
  汪铭全脸色惨白,却又强自镇定。他琢磨着这么多人保护自己,李植的大兵不会敢把自己这一百家丁全杀了吧?
  被绑在旗杆上的茶铺老板惊讶地看着虎贲师的大兵们,激动得满脸通红。果然,自己读报是正确的。兴国伯既然决定在山东办报,就有保护报纸的手段。汪家家主凭恃一百家丁以为可以横行华店乡,实际上是飞蛾扑火。
  那个突围而出的家丁骑在马上把手一指,说道:“排长,就是这一群汪家人,要杀我们的人。”
  那个排长一挥手,说道:“持械抵抗的全杀了,一个都不放过!”
  五十个大兵呼啸一声,拔出了背上的马刀,朝一百个家丁冲了过去。马蹄敲打在地面上,把集市的地面敲得都微微颤动。
  一百个家丁看着迎面冲来的五十匹大马,终于绷不住了,撒腿逃了。那动辄六、七百斤的大马,撞上来可是能把人活活撞死。一百个家丁抓着刀棍,抛弃了汪家家主,像是一群慌张的麋鹿一样在集市里乱窜。
  虎贲师的大兵,却不准备放过他们。
  锋利的坩埚钢马刀被拔了出来,快马追上了逃窜的汪家家丁们。骑马的步兵们将钢刀轻轻架在手上,手上根本不需要用力,靠马势就能把钢刀压进溃逃家丁的皮ròu里,划出致命的伤口。
  被钢刀划开身体的家丁只觉得身上一凉,就冒出喷泉一样的血涌,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他们捂着巨大的伤口,在地上不停地翻滚。
  骑马的虎贲师大兵们砍倒一个,就毫不犹豫地朝下一个追去。
  这些家丁欺负平头百姓时候十分凶恶,有几分蛮力,但在精锐的虎贲师士兵面前,这一百个家丁就像是一群稚童,毫无还手之力。
  那些慌张逃窜的家丁们此时才明白,自己的xìng命已经没了。李植的杀神不但可以控制城市,也同样可以冲到乡村里大开杀戒。
  他们丢掉了刀棍,不顾一切地往前方逃去。
  但人腿哪里跑得过马腿?惨叫声不断在集市的各个角落里响起,还活着的汪家家丁越来越少。一些慌不择路逃跑的家丁翻进了集市边的民居院子,虎贲师的大兵们则破门而入,冲进去将逃窜的家丁抓出来,砍杀在集市上。
  汪铭全站在集市的旗杆旁边,看着一百余家丁被虎贲师大兵们杀鸡屠狗一样屠戮,脸上惨白一片,浑身瑟瑟发抖。虎贲师的大兵们像是故意留着汪铭全的xìng命似的,要让汪铭全看清楚和兴国伯作对的下场,始终没有对这个秀才老爷动刀。
  但是汪铭全知道,很快就轮到自己了。李植在天津顶着全国士人的压力对士绅动手,善待贫民。在李植的眼里,地主老爷并不比一个家丁的命更值钱。既然李植动手杀了自家的全部家丁,待会肯定要对自己动手?
  汪铭全双腿发软,一点点弯了下去,最后跪在了地上。他转头看了看旗杆,看到了满面通红的张老头,以及冷冷看着自己的两个虎贲师大兵。
  汪铭全跪在地上挪了过去,给两个虎贲师大兵松绑。他拼命在地上磕头,大声喊道:“大兵爷爷饶命,汪铭全如今见识到了兴国伯的天威,从此只敢和兴国伯一条心。大兵爷爷饶了我的贱命一条!也是功德一件!”
  两个被松绑的士兵松脱绳索舒了口气,挪动了一下被绳索绑僵的身体,冷冷说道:“敢绑我们虎贲师士兵,还说要抽死我们的,你也是头一个。”
  汪铭全被这句话吓得目瞪口呆,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骑在马上的排长行了过来,举起了手铳对准了地上的汪铭全。
  汪铭全挥手说道:“别!别杀我!军爷,别杀我!我家全部家产都给你!”
  排长冷笑了一声,摁下了扳机。
  只听到啪的一声清响,子弹shè进了汪铭全的左胸。一股血箭从汪铭全的胸口冒出,汪铭全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其他的士兵们已经结束了杀戮,渐渐聚拢回来。带队的排长一挥手,说道:“汪家抄家!汪铭全和家丁的尸体悬挂到县城城门,示众!”


第0427章 塔山
  十二月二十四日,李植坐在二堂,听李老四和桓义华汇报山东的情况。
  这次李植出动了一万多兵马,自然不能让桓义华做总指挥了。李植让李老四坐镇济南,做这次镇压行动的总督。
  李老四拱手说道:“东家,一万多虎贲师大兵到位后,各地屑小还抱有侥幸心理,打砸读报人烧焚报纸。但虎贲师的大兵没有手软,这五天大兵在各地杀了四百多人,抄家二十七户,算是把反抗的声浪压下去了。”
  李植听到四百多人的数字,愣了愣。李植原以为虎贲师兵马到位后,地方上的士绅就会审时度势就此收手。他没想到山东反抗报纸的势头这么猛,这些士绅敢在县城有虎贲师兵马的情况下闹事。
  不过说起来,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李植一个县才派出一百人。一个县那么大的地方,方圆几十里甚至上百里,一百人的威慑力在这么大的区域内极其有限。想要彻底控制一地的秩序,至少需要几百人。
  比如说,明代虽然衙役很少,但衙役之下有大量的私雇公务员。其中民壮、库丁、斗级、铺兵为良,皂、快、捕、仵、禁卒、门子为贱。一个县的公务员往往上千人。曾任四川巴县知县的刘衡记载,他到巴县上任时,各色公务员合计竟有七千人之多。哪怕拥有这么多公务员,明朝时候国家法制仍然控制不了乡村,在乡村往往实行宗族自治。
  李植一百个人进驻一个县,想空手把那些士绅吓住,是不可能的。不杀一些人以儆效尤,乡村的士绅根本不怕李植。只有把血淋淋的人头挂在城门上,才能吓住那些蠢蠢yù动,甚至以命相博的士绅们。
  李老四可不是善茬,碰到挑衅的乡绅,李老四肯定铁血镇压。在这样的对抗下,杀四百多人就是必然的结果了。
  李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