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9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9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全那一次躲在县城的自家宅子里,体验了一把心惊胆跳的感觉。为了加强城防,汪铭全当时捐了一百两出去,给县太爷犒军。
  虽然一百两十分少,说起来有些丢人,但这年头大家都这样。那一次守城,齐河县的其他财主们捐得还更少呢。谁捐得多,大家都像看傻子一样看他。这年头发财的,都是任它天塌下来也不出力的那种人。
  不过鞑子来了又走了,有惊无险,平日里最让汪铭全害怕的,还是天津的李植。
  李植在天津收商税,盘剥士绅,这就不说了。关键是李植在天津向士绅收田赋,那是断士绅的命根子。没有免赋权,还有哪个农民会带着田地投献到士绅名下?
  李植在天津向士绅收税以后,汪铭全便听说天津的士绅们为了留住田地,都已经把地租降到和田赋差不多的水平,收入暴跌。听说不少士绅因此养不活一大家人,把仆人和丫鬟都清退了。更夸张的,连小妾都养不起了,都送了出去。
  李贼这断的,是天下士绅的命根子。
  不仅如此,李植还发行报纸,和士绅们争夺舆论的控制权。
  就说这华店乡的事情,在华店乡,只有汪铭全一个人有话语权。汪铭全说的话,就是律法!华店乡的那些读书人,哪个不是汪铭全建的族学里培养出来的?这些人或者在汪家店铺里担任账房,或者在汪家做收租的师爷,哪个不靠他汪铭全的生意过日子?哪个不奉他汪铭全为主?
  这些人说的话,这些人的议论,就是华店乡的舆论。说到底,华店乡的舆论,还不是看他汪铭全的脸色变化?他汪铭全要是骂一个人,第二天整个乡都在骂。
  那些农民,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华店乡,毫无见识,还不是跟着读书人的舆论说话?
  正是这种对舆论的控制,让汪铭全可以过锦衣玉食的日子,而小农要jiāo沉重税赋吃糠喝稀。
  李植的报纸在天津发行,是传不到山东来的。但有一份进入山东,毫无疑问会被山东的士绅烧掉。但汪铭全想不到的是,李植居然求来了圣旨,跑到山东来发行《山东日报》了。
  这是天要翻了么?
  《山东日报》被送到华店乡的茶铺来的时候,汪铭全吃了一惊。开什么玩笑?华店乡汪铭全说一不二几十年了,难道从今天起,这里就要多一个煽动农民打倒自己的声音?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带人去把报纸烧了,把那个茶铺的念报人打了一顿。
  当时在茶铺里听报的农民人山人海,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农民们本来都到茶铺里听个稀罕,来听天下大事,结果却看到了汪老爷教训人的一幕。汪铭全当着上百农民的面,狠狠扇了茶铺老板张老头两巴掌。当时汪铭全就撂下狠话:
  “张老头,你若是再雇人来读报,我便把你这个茶铺拆了!”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朝着最让汪铭全害怕的方向发展了。
  天津的李贼,居然调了一万多大兵入山东,说是“奉旨”办报。每个县,李植都驻扎了一百名大兵。
  李贼的大兵,那是如狼似虎,连鞑子都害怕的。小小一个齐河县就来了一百大兵,那岂不是要让齐河县士绅的命?
  十二月十七日,三个李贼的大兵,带着两份《山东日报》骑马来到了华店乡,亲手把报纸jiāo到了茶铺老板张老头的手上,让张老头大胆念报。
  张老头不知道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了,居然自己上阵,当着华店乡的农民面前念起了《山东日报》。
  等汪铭全带着一百家丁杀上门去的时候,茶铺理已经站满了人,张老头正在念社论文章《为什么天津百姓那么富?》,汪铭全听到那句“说到底,天津百姓之所以不吃糠喝稀,就是因为向士绅收税,减免了小农的税赋”,气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他一挥手,一百家丁冲了上去,把张老头打翻在地,把三个李贼的大兵团团围住。
  当时一个李贼的大兵拔出钢刀冲出了包围,骑着大马往县城里逃了。剩下的两个李贼大兵则被汪铭全拿下,绑了起来。
  汪铭全把张老头和两个士兵都绑在集市最中间的旗杆上,当着全乡的农民的面,要用鞭子抽死张老头和两个李贼的士兵。他派家丁到各村去叫人,让农民们都来看看,看看张老头投靠外人,在华店乡读报的下场。
  随着汪家家丁挨家挨户地叫唤,集市上聚集的农民越来越多。衣衫褴褛的农民们惶恐地看着汪老爷,看着绑在旗杆上的张老头,没一个人敢大声说话。
  汪铭全站在人群中间,大声说道:“我让大家今天来集市上,就是来做个见证。让大家看看山东还有没有王法,看看山东有没有李贼的容身之处。”
  “这个张老头,伙同李贼读十恶不赦的日报,论罪当斩。我今天让人用鞭子,抽死他!”
  “这两个李贼的贼兵,我也要抽死,让李贼知道我山东不是无人!”
  农民们哪里知道为什么这三个人为什么该死?反正汪老爷说要抽死这三个人,那这三个就肯定没活路了。农民们目光麻木地看着集市中间的行刑场,没有一个人说话,只等着看汪老爷的家丁行刑。
  汪铭全一挥手,一个强壮的家丁拿着鞭子走上去,狠狠一鞭子抽在张老头的身上。
  张老头发出一声惨叫,叫得十分凄厉。
  围观的百姓们看着那挥舞的皮鞭,脸上都露出了畏惧的神情。众人都暗道一定不能开罪汪老爷,别哪一天自己也被汪老爷这样抓起来抽死。
  众人正在那里害怕,却突然听到东面传来一阵滚滚的马蹄声。
  那蹄声滚滚,不像是一匹两匹马发出来的,起码有几十匹马同时快马驰骋,才会发出这样的马蹄声。那马蹄声像是踏在每一个人的心头,让人惶惶不安。又像是一片春日里的惊雷,仿佛要把这沉闷闷往下陷的天,也要踏破。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在人群里喊了一声:“兴国伯的大兵来了!”


第0426章 功德
  那个正拿着皮鞭抽张老头的家丁,吓得双手发抖,手上的皮鞭啪一声掉在了地上。
  围观的百姓像是退潮的海水,轰一声全散了,撒腿往家里跑去。最后集市上只剩下汪家的家丁。一百多个家丁站在汪铭全的身边,脸色发白,却又不敢抛下汪老爷独自逃命。
  汪铭全也十分害怕,他是听说过兴国伯大兵攻打济南杀巡抚的事情的。但是这一次整个山东到处都在烧砸报纸,也没听说李植出手杀人。正因为前段时间李植的沉默,汪铭全才胆子壮了起来,敢绑李植的士兵。汪铭全猜测李植是因为什么原因,无法和整个山东的士林对抗。
  也许,李植的力量只局限于控制几个城市,还到不了乡村?控制城市是简单的,几千人占领城池就可以大开杀戒。但要控制辽阔的农村,那需要多少人?
  汪铭全要和李植斗,因为这斗的是他的命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