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9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睛一看,发现又是上次来宣旨的黄姓太监,拱手笑道:“黄公公有礼了!”
  那个太监见李植还记得他,笑了笑。他接回圣旨,大声唱道:“兴国伯,后军都督府左都督,天津总兵官李植接旨。”
  李植拜倒在地,接受圣旨。
  那个太监唱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近日东奴七万人围困锦州,战事紧急。天津总兵李植部兵马强盛,不可不用。现调李植兵马出关杀奴,一个月内奔赴宁远,归蓟辽总督洪承畴节制。”
  李植听完了太监的唱颂,站起了接过了圣旨。
  那个太监笑着朝李植说道:“兴国伯,国事危急,全赖兴国伯戎马征战了!”
  李植笑了笑,朝太监说道:“黄公公不知,天子调我兵马出征,我是有条件的。”
  那个太监被派到天津来传旨,怕的就是这一出。他脸上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讪讪问道:“什么条件?”


第0423章 妥协
  李植侃侃说道:“这一次出征,本伯要求不高,只要能在山东一省发行报纸便是。”
  听到李植的话,黄姓太监十分尴尬,说道:“兴国伯,不是天子不让你发报,是各地的士绅阻拦兴国伯的报纸流通。即便天子允许你在山东发报,山东的士子也会破坏你的报纸,打砸茶楼酒馆的念报人。”
  李植答道:“确实如此,所以本伯不能单单把报纸送入山东,而是要驻扎一支巡防队在山东,就驻扎在济南吧。天子要给我这支巡防队便宜行事的权力。如果有士绅或无赖打砸报纸,巡防队有权力入城抓人。”
  黄姓太jiān tīng到李植的话,脸上激动得一红,讪讪说道:“天津总兵驻兵济南,这算什么事……”
  李植说道:“若是此事不成,李植就没法提兵出征。麻烦黄公公将本伯的条件转告天子,看天子答应不答应。”
  那宣旨太监十分为难,说道:“兴国伯,奉旨出征是人臣本分,讨价还价,不成事理啊……”
  李植正色说道:“区区发报小事,我相信天子会同意的。黄公公不需为难,只需要原话转告给天子,便是完成任务了。”
  宣旨太jiān tīng了这话,苦着脸说不出话来,立即带着身后的宦官转身离去,便要去向天子汇报了。
  ……
  养心殿书房内,大明天子朱由检听到宣旨太监的禀报,愤怒地一掌拍在圆桌上,发出好大的一声“啪”响。
  “放肆!怎能如此放肆?”
  “李植知道什么是圣旨吗?”
  朱由检愤怒地拍桌,吓得养心殿里的太监和宫女们,包括黄姓宣旨太监,扑通扑通全跪在了地上,匍匐在地不敢说话。王承恩也慌张地跪在了地上,大声唱道:“圣上息怒,怒火伤身,圣上保重龙体,切莫过怒。”
  朱由检却冷静不下来,骂到:“这李植商贾出身,当真是以为什么都可以讨价还价的么?朕调他的兵马出征,他就觊觎山东一省,要朕拿山东的舆论换他出力?”
  “封疆大事,岂是儿戏?”
  “今天要天津,明天图谋山东。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他李植就是一个大诸侯,朝廷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前唐藩镇割据之祸,可以卷土重来矣!”
  朱由检气鼓鼓地站了起来,在书房里来回走动。
  “圣上息怒……”
  走了好久,朱由检才慢慢冷静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坐在圆桌边上,讪讪说不出话来。
  王承恩看了看天子的脸色,说道:“圣上,李植只是发行一份报纸。并未说要在山东如何啊?此事说起来,可大可小……”
  朱由检喝道:“这事能小吗?以李植的作风,今天报纸发进去了,明天就要用报纸攻击对他不敬的官员。《天津日报》那么精彩,传到山东去肯定是家喻户晓,到时候山东的舆论便完全在李植手上,李植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李植在天津收取商税,只上缴给朝廷十万两。收取田赋擅自加了两成,这两成也全入了个人腰包。他的地盘越大,能养的兵马就越多。养的兵马越多,就更得陇望蜀地觊觎新的地盘。”
  “这样下去,如何了得……”
  王承恩跪在地上,不敢在天子的火头上和他争论。
  王承恩对李植的印象不差。倒不是因为李植送了一千两银子的财货给他,而是因为李植这些年确实为天子立下汗马功劳。要不是李植在范家庄、青山口两败东奴,重创了鞑子,说不定鞑子又要入关劫掠,残破无数京畿州县了。
  更别提张献忠、李自成了。没有李植,恐怕四川、湖广和河南的州县全部要遭殃。遭殃就罢了,就怕献贼和闯贼还要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张献忠几千兵马造反,一年时间就发展到五万大军,携裹饥民十几万。李自成几十骑入河南,几个月就携裹三万饥民。如果不是李植在关键时候打灭了这两家流贼,这两人会发展到什么地步,王承恩不敢想。
  李植虽然控制了天津一地,但是天津的税赋该起运的还是起运,该留存的还是留存,并未破坏大明的税赋制度。即便是无中生有的商税,李植也上缴给天子十万两。虽然李植在天津各地私设法庭,但他也没有撤销各衙门审判犯人的权力。
  至少在明面上,李植还是大明的忠臣。王承恩觉得,至少在目前来看,李植的危害比他的贡献要小得多。
  天子之所以这么愤怒,与其说是计较山东一地的舆论,倒不如说是,天子在害怕李植。天子愤怒的不是李植的讨价还价,而是在害怕李植一日盛于一日的势头。
  李植实在太强势了,天子对李植的害怕,可以理解。然而今时今日,不答应李植的要求,关外的战局如何令人放心?
  朱由检还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似乎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王承恩想了想,说道:“圣上,只要锦州一战获胜,朝廷自然可以腾出手来训练新军。到时候练成十万新军,再不需要李植征讨东奴和流贼,李植哪里还敢得寸进尺?李植现在要的只是山东一省的舆论,给他又何妨?”
  听到了王承恩的话,朱由检愣了愣,一下子冷静下来。
  王承恩说的道理,朱由检当然知道。只不过他刚才被李植的讨价还价气急了,一时有些怒火攻心,没往深处想。
  此时听到王承恩的话,朱由检才反应过来。王承恩说得极有道理,只要新兵练出来了,李植哪里还敢这样放肆?
  朱由检叹了一口气,还是有些悻悻。李植在圣旨面前讨价还价,实在让他太没有面子了。
  想了好久,他才安静下来,闭上了眼睛。
  “新军cāo练,事关重大。王承恩你说的对,不按五万练,按十万练,便是缩衣节食,也要把这练兵的银子省出来。明日便让户部筹措银子点名人员,先让没有参战锦州的京营先练起来!”
  “李植要山东的舆论,便给他吧,让他速速出兵锦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