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8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将七十门重pào运到了高地上。
  李植自己也登上了高地,站在高地上俯瞰高地脚下的热兰遮堡。
  望远镜里,热兰遮堡中的荷兰守军一个个神色慌张。既然火力强劲的李植部队已经拿下了北面的高地,热兰遮堡就完全luǒ露在李植的大pào前。不断有人在热兰遮堡里来回跑动,似乎是在传递不断变化的命令,安抚守军的情绪。
  热兰遮堡顶部的pào兵在不断推高大pào的仰角,似乎准备仰攻高地上的李植pào兵。
  李植冷笑了一声。
  荷兰人在台湾南部十几年的统治,就要结束了。


第0416章 俯shè
  李植一声令下,七十门装好了pào弹的重pào被推到坡度相对平缓的地方,靠山体遮蔽pào身,只把pào口对准山下的荷兰棱堡。pào手们飞快地转动螺旋调整pào口,用铳规、铳尺和矩度仪瞄准了二里外的热兰遮堡。
  中军令旗一舞,七十门大pào齐齐开火,朝荷兰人的堡垒喷出了火舌。
  七十门大pào的轰鸣声震耳yù聋,吓飞了山上的无数鸟雀。
  七十发开花弹朝热兰遮堡shè去。热兰遮堡不小,pào弹几乎全部落进了内堡内。开花弹在堡内冲撞反弹了一阵后,引信把pào弹里的火yào点燃,pào弹一枚接一枚的zhà开,在棱堡里zhà出一朵接一朵的火花。
  七十发pào弹shè出的霰弹弹丸四处飞溅,把躲在堡墙后面的火绳qiāng手一片片zhà死。荷兰人的棱堡被zhà得一片狼藉,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荷兰士兵们不敢再守在城墙上,全部躲进了建筑物里,只有pào兵还在pào台里cāopào。
  荷兰人的二十七门重pào反击了。荷兰的pào兵们瞄准了刚才高地冒火光的位置,点燃了二十七门重pào的火绳。二十七发pào弹疾速向高地上shè来。
  不过李植的pào兵在山上是俯shè。俯shè的时候,火pào拥有很大的优势,因为即便没有pào台等人工遮障,也可以把大pào安置在山脚下看不到的平台后,只需要露出pào口即可。如果从高地上抛shè开花弹,甚至pào口都可以不露出来,只需要pào兵露个脑袋出来瞄准就行。
  俯shè的pào兵可以轻易观察山脚下的目标,而山脚下仰shè的pào兵根本看不到山上的大pào在哪里。
  荷兰人的二十七发pào弹往山上shè击,却根本shè不到山上李植的大pào,打了个空。
  shè完一轮后,李植的pào手们立刻用刷子沾水清除pào膛,给pào膛里装上了发shèyào。接着pào手用木舂舂实火yào,放入开花弹弹丸,然后再舂实一次。完成装弹后pào长站到前面去观察山下的目标,进行瞄准,调整大pào俯仰角。pào手在大pào尾端的点火处倒入少许火yào作为击发yào,随后pào手们全站在两侧,准备发shè。
  荷兰人的无效shè击刚打完没多久,李植的pào手们已经完成了装弹。令旗一挥,七十门大pào的pào长一拉pào绳,点燃了大pào的燧发点火装置。pào管里的黑火yào瞬间被点燃,化成了火焰和空气,狠狠地把开花弹推出了pào膛。开花弹像是一颗颗流星,朝山脚下二十七门重pào的pào台中shè去。
  一声声轰隆隆的bàozhà声中,起码有两个pào台被开花弹打了进去,zhà了个稀烂。
  这样对shè了几轮,荷兰人被端掉了七个pào台后,绝望了。这样打下去要不了多久,他们的重pào就要全军覆没。他们终于放弃了死守棱堡的策略,集结一千四百名士兵,朝高地上的李植部队攻来。
  荷兰人虽然知道自己人数少,但他们希望李植的部队不堪一击。李植的军队不可能全是精兵吧?如果李植这次派来的步兵和普通明军一样不堪一击,荷兰人的一千四百人是可以把李植的部队赶下海的。
  荷兰人从热兰遮堡的大门中涌了出来。他们中一半是火绳qiāng手,身上斜跨一个弹yào包;一半是长qiāng兵,唯一的武器是一把长qiāng。
  他们在棱堡外面稍微整队,就朝高地上攻了过来。
  七十门火pào瞄准他们,shè出了七十颗开花弹。有二十发pào弹命中了前进中的红毛队伍,在人群中杀出二十多道血ròu胡同,打死了六、七十个荷兰士兵。
  不过开花弹是针对打击pào台和舰船设计的,引信设置得比较长,zhà得速度慢,荷兰士兵看到zhà弹停下来后有充分的时间逃跑。开花弹bàozhà后,倒是没有zhà死多少人。
  荷兰士兵们一路小跑,顶住了四轮pào击,在丢下了二、三百尸体后,终于气喘吁吁地冲到了高地下面。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荷兰人的士气已经被高地上的火pào打残了,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也就是李植刚才在赤坎堡拒绝接受荷兰人投降的凶狠劲头吓到了荷兰士兵,否则他们早就崩溃,举白旗投降了。
  高地上,李植的三千名步qiāng手以逸待劳,装好了子弹站成了几排,等待着孤注一掷杀出来的荷兰士兵。
  距离三百米,二百米,一百五十米,距离荷兰人火绳qiāng的有效shè程还有五十米时候,山上的步qiāng手开始shè击了。
  在一声悠长的号角声中,李植的第一排一千士兵朝一百四十步外的红毛shè击。噼哩啪啦的清脆qiāng声中,火焰和烟雾一下子就笼罩了整个高地。一千发子弹像是一阵暴风雨,呼啸着朝冲阵的荷兰士兵身上shè去。
  子弹shè穿了荷兰人的夹克和军装,shè进了白人同样脆弱的血ròu中,刹那间就夺去了这些欧洲士兵的生命,把他们了结在远东的小岛上。
  被子弹shè中的士兵身上冒出了一道道血箭,把红色的血液喷得到处都是。
  一个冲在前面的红毛身中三弹,一声不吭地往后一倒,就失去了生命。一个大声叫嚷的荷兰军官还挥舞着军刀,却被子弹打中了鼻子,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他捂着伤口满地打滚,鼻子上喷出来的血柱洒了一地,力气越来越小……
  这是一场大屠杀,只一次齐shè,荷兰人就在阵前倒下了一半的士兵。惨叫声到处响起,配合着倒地者的呻吟声,像是这场战斗的背景音乐。
  荷兰人一刹那就被打崩了,转身就往四面八方逃去,慌不择路。
  不过山上的齐shè还没有停止,荷兰人才跑了几十米,第二排步qiāng手又开始shè击了。又是一阵弹雨朝荷兰人袭来,还活着的一半荷兰人又倒下了七成。剩下的三chéng rén丢弃了武器,拼尽全力撒腿狂奔,终于在第三排齐shè之前逃出了高地上步qiāng手的shè程。
  不过这些水兵们其实也是跑不掉的,小岛就这么大,除非荷兰人冲进海里,否则在接下来的追剿中根本无路可逃。
  荷兰人的主力被击溃,热兰遮城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李植笑了笑,挥手说道:“进热兰遮城!”


第0417章 绿矾油
  热兰遮堡中此时已经没有了防御力量,李植的大军一到,热兰遮堡的大门就打开了。堡内剩余的一百多荷兰pào兵和fù孺跪在地上,恳求李植能放他们一条生路。
  李植挥手说道:“这些红毛都是海盗惯犯,不知道抢劫了多少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