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8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8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入口设于西面中央,东西南北各设有pào座,共有重pào八座。全楼周长一百四十米,楼高三丈六尺有奇,堡内也有地窖和水井,外壁厚一米八十公分。”
  赤坎堡周围有不少商户和居民,实际上是一个市镇。荷兰人在这个城镇中和当地土著贸易鹿皮等物品。荷兰人不仅在这里经营贸易,同时还通过武力威压,向当地土著和汉人收税。
  这一次攻打荷兰人,李植依仗的是自己的一百门十八磅重pào,所以李植以pào兵指挥经验丰富吕虎为前线总指挥。
  根据线报,热兰遮堡和赤坎堡中有二千守兵。其中赤坎堡中有三百人,热兰遮堡中有一千八百人。
  李植登岸从陆路进攻热兰遮城,首先要攻下的是赤坎堡。打下赤坎堡,热兰遮堡就变成一座小岛上的孤城。届时李植进可攻退可守,可以获得战争的主动权。
  李植上了岸,便让在赤坎堡下市镇生活过多年的一个福建汉人带路。
  那个福建汉人似乎十分畏惧荷兰红毛,虽然得了李植二十两银子,决意冒险带路,但是他一路战战兢兢的,时刻往后面张望,似乎是担心李植大败后他没有逃路。他走几步就停几步,直到后面的亲卫拿手推他他才往前走。
  越靠近赤坎堡,他的脸色就越白。终于,走到距离赤坎堡五里的地方,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浑身颤栗。
  他匍匐在地,抬起头大声朝李植说道:“伯爷,前面走不得,再往前红毛就要杀出来了。我不要银子了,伯爷你大慈大悲,让我回去吧!”
  李植冷冷看着这个向导,没有说话。
  李植身边的“海军提督”吕虎一脚踢在向导的身上,骂到:“堂堂大明子民,你就那么怕红毛?兴国伯南征北战,杀鞑子都杀了几万,你就那么害怕几个红毛?”
  那个向导在地上磕头不止,颤抖说道:“兴国伯,这红毛可不比得鞑子,那比鞑子还要凶恶几分啊!当初万历显皇帝时候,我大明国威震慑四夷之时,巡抚南居易以一万人攻打红毛几百人驻守的澎湖,昏天黑日地打了几个月。那红毛在四海横行,到哪里不是横扫地方?红毛的人马,一个起码能顶十个汉兵!”
  “当初伯爷说要打热兰遮,我以为伯爷起码调几万人来攻。如今热兰遮城中有两千红毛,伯爷却拿四千汉兵去攻,这一战……”
  那个向导脸色惨白地看了一眼李植,突然大声说道:“这一战,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第0414章 白旗
  吕虎听到向导的言论,有些恼怒,抚刀喝道:“兀那汉子,你再胡说,我便把你舌头割下来!”
  那向导脸色发白,不敢再说,却控制不住身上的颤抖。在亲卫的推搡中,他一点点往前走,走了半个时辰,总算把队伍带到了距离赤坎堡三里的一个小土丘前。
  “伯……伯爷,前面就是赤坎堡,堡……堡里有八门加农重pào,十分犀利。伯爷小心pào火。”
  李植站上土丘看了看,看到赤坎堡已经在视野之内。往西面望去,十里外,孤立在小岛上的热兰遮堡也一目了然。已经不需要向导带路了。
  不过李植担心如果放走向导,这个向导惶恐之下会投靠荷兰人,泄露李植兵马的情报。所以李植干脆让人把向导绑了起来,押在中军。
  向导被李植绑着,更是浑身抖个不停,仿佛就要被荷兰白人冲出来一qiāng打死。
  荷兰人早已知道李植的到来,不过他们没有出城迎战,而是龟缩在城堡里,准备依靠棱堡和大pào据守。李植冷笑了一声,挥了挥手。旗令兵挥动令旗,pào兵们立即行动起来,把一百门十八磅重pào全部卸下pào车,排列在海边的盐碱地上。
  这边pào兵刚刚开始布置,赤坎堡里的八门重pào就朝这边开火了。只听到三里外传来轰隆隆几声pào响,几发pào弹像流星一样极速飞了过来。
  距离太远,荷兰人的第一轮pào击命中率很低。七发pào弹都打飞了,只有一发实心弹shè进了李植的pào兵队列中,pào弹弹跳中击中了一名pào兵,打断了他的右腿。
  在伤员的惨叫声中,医务组跑了上去,用担架把伤员抬了下去。
  那个被绑在中军的向导见红毛的大pào开始伤人了,更加抖得厉害。他如今被绑在中军,想偷个空逃走都逃不了,当真是呜呼哀哉,万事休矣。他急得满头的汗,只后悔当初贪图钱财,竟为了二十两银子趟这浑水。
  看到部队出现了伤亡,李植有些恼怒,骂了一声“蛮夷!”。等pào兵们给大pào装好了pào弹,用铳规等工具瞄准了远处的堡垒,李植飞快地挥了挥手。旗令兵挥舞令旗,一百名pào长给一百门重pào点火了。
  一百门重pào齐shè的场面,夺人心魄。李植站在中军,只听到隆隆巨响突然间响起,那声音排山倒海般地压在耳膜上,仿佛要把人的耳朵震聋,让人禁不住要捂着耳朵。两边的重pào猛地喷出火舌,从pào管里喷出巨大的火花。大pào吐出的火花连成一片,从李植的角度看过去,左右两边的pào火像是两条火龙。
  一百门重pào身子往后一挫,通过pào车的结构狠狠把后座力压在地面上,pào身往地面压下去,然后受力反弹,往上面一抬震了一震。一百门重pào的巨大后座力震得附近的地面颤抖不已,李植感觉一下子到了船上,脚下不断摇动。
  那些拉pào车的驮马早已被牵在两百米外,但还是被重pào的轰鸣声吓得嘶鸣不已,便要奋蹄逃跑。全靠马夫死死拉住缰绳,才稳了下来。
  一百发开花弹shè出了pào管,向三里外的赤坎堡shè去。
  赤坎堡是个边长三十多米的正方形棱堡,目标不小。起码有十几发pào弹落进了城堡中。开花弹在城堡里横冲直撞,撞在各种工事上面,把墙壁薄弱的工事撞垮。然后等引信点燃了pào弹中的火yào,开花弹就bàozhà了。
  轰隆声中,霰弹珠四处迸shè,像暴风雨一样席卷赤坎堡。一轮pào击,不知道打死了多少荷兰人。
  李植也是第一次看到一百门重pào摆在陆地齐shè的场景。这种威势,当真要亲眼看到,才明白有多震撼。
  赤坎堡里的荷兰人似乎是被一轮齐shè打乱了,一直到这边的pào兵装好弹yào准备第二次齐shè,荷兰人的八门重pào也没有再开pào。
  令旗再次挥舞,一百门十八磅重pào再次开火。
  又是一片轰隆隆的pào声响起,地动山摇,一百发pào弹shè向了荷兰人的棱堡。这一次,pào兵们根据第一次shè击的情况调整了shè角,命中率更高,三十多发pào弹shè进了赤坎堡。李植用望远镜望去,看到一朵一朵的火花在赤坎城中冒出。
  可以想象,开花弹bàozhà后,那三十多场霰弹弹雨横扫整座堡垒的场景。
  打了两轮,李植的pào兵们正在准备第三轮齐shè,赤坎堡上升起了一面白旗。
  荷兰人投降了。
  用八门实心弹大pào对阵一百门开花弹大pào,这样的战斗赢面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