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8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8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其他小摊上的招工广告全念了一遍。说起来,如今新竹农民很多,亟须发展配套的商业和服务业。但随船来新竹的农民大多愿意务农,愿意去城里打杂做事的人较少,城里的各种岗位缺人严重。
  农民们每次听到四两月钱的待遇,就惊叹一次,仿佛始终没能从惊讶中反应过来。不过听军官说种田也能赚四两多银子,只有极少数人有兴趣去城里做事情。
  军官摇了摇头,继续把新来的农民往前面带。
  道路两岸此时已经全开辟了水田,只看到阡陌jiāo错沃野千顷。此时是九月,晚稻已经chā好了秧。田里一片绿油油的,不少农民在田里忙碌耕耘。天津的农民们这是第一次看到水田,只知道水田高产,以后自己也要种这种水田了,一个个看得兴趣盎然。
  以后的好日子,就靠这水田了。
  沿着铺着碎石的平整马路,军官带着农民们穿过了新竹城。新竹城虽然刚刚草创,但已经颇具规模,四座城门有四层楼高,下面修着宽阔的门洞。围城的八里长的土城墙已经修好,城里的十字道路全铺上青石板。和范家庄一样,新竹城道路两侧也修有排水沟,道路每隔两百步就有一个垃圾桶。
  比起天津那些脏乱的县城,新竹城就干净整洁得多了。姚民乐走在那整洁宽阔的道路上,有一种走在世外桃源中的感觉。
  城中央,建着一个威武体面的“兴国伯府”,门口两个大石狮子比一人还高。军官告诉农民们办事的地方不在这里,到官府办事的地方在城南的“办公厅”,郑大人在那里坐镇。这个兴国伯府是兴国伯的宅邸。
  此时新竹城刚刚建好,城里店铺不多。比较热闹的是城中间的平价粮店,早稻丰收的农民们推着大车小车的稻子来这里出售。卖完粮食的农民拿到了银子,兴高采烈地在城里寻觅着买点什么。因此平价粮店两边的商店生意很好。
  姚民乐看平价粮店两边的小商铺,见那些商铺里有卖ròu的ròu铺,有卖茶叶的,有卖烟草的,有卖烧酒米酒的,甚至还有卖儿童玩具的。这些商店此时都门庭若市,门口站满了喜获丰收揣着银子的农民们。
  姚民乐暗自乍舌,感叹这台湾的农民还真富裕。
  穿过新竹城,农民们走进了临时安置点。那安置点是建在小山丘上的几个大院子,里面盖着一排一排的砖瓦房。姚民乐左手拉着媳fù,右手拉着女儿,一走进那安置点,脸上就开心地笑了起来。
  看那结实的房子,看那房子里一排一排的木架双层床铺,看床上那全套床单枕头等物品,这简直是老爷过的日子啊。这还仅仅是一个“临时”安置点。那要是以后正式安顿下来,要过上怎样的好日子?
  军官把一百个农民带进安置点后,就开始给他们分配房间和床铺。在安置点里十六个人一间房,夫妻要分开,男女分别安置在不同院子里。
  分配好床位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澡。
  农民们被军官带到大澡堂里。姚民乐一进去,就被水雾弥漫的澡堂吓了一跳。他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澡堂里建着一个大水池,里面装满了温水,不断往外散发着水汽。几十个汉子正在澡堂里搓澡。
  军官给每个农民发了一块肥皂,稍微解释了一下怎么用,就让农民脱掉了身上破破烂烂的旧衣服。
  旧衣服被扔进了一个大箩筐里。姚民乐问了军官一句,那旧衣服拿去怎么用?军官答道:“烧掉!”
  姚民乐暗自乍舌,跳进澡堂洗了个干净的澡。
  洗完澡走出澡池,姚民乐刚擦干净身子,就看到一个办事员拿着大筐的新衣服走了进来。那个办事员走到姚民乐身前,问道:“多高?”
  “五尺二寸。”
  那个办事员从筐里翻出两套崭新的中衣,两套崭新的棉布圆领塞给了姚民乐,说道:“收好了!”
  这就发新衣服了?
  姚民乐抓着手上的新衣服,脸上抑制不住,露出了满满的笑容。


第0412章 五花ròu
  姚民乐在新竹干了一个月,每天就跟着小队长去烧荒,整平土地,挖土夯土建水渠。虽然辛苦,但是姚民乐干得很起劲,因为安置点有管饱的饭吃——临时安置点一天管三顿饭,雪白的大米饭,大把的蔬菜,还偶尔有ròu荤。
  九月十五日的晚餐,姚民乐一家三口吃上ròu的那天,姚民乐哭了出来。
  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以前在天津,哪怕是过年,一家三口人都不舍得割一块ròu。媳fù跟了自己三年,为自己生儿育女,过了三年苦哈哈的日子,三年过年都没吃上ròu,让姚民乐心里十分愧疚。然而到了这新竹,只是普通的一顿饭,伯爷就给开荒队ròu吃。
  姚民乐不舍得吃那一大块ròu,擦了一把眼泪,把ròu块夹给了媳fù,说:“我不喜欢吃ròu,媳fù你吃!”
  姚民乐的媳fù笑了笑,把ròu块夹给女儿,说道:“雀儿吃ròu!”
  雀儿看了看碗里的两大块五花ròu,说道:“雀儿有ròu!”
  姚民乐的媳fù摸了摸女儿的脑袋,说道:“雀儿的ròu雀儿吃,爹的ròu也给雀儿吃。”
  姚民乐的女儿这才欢笑起来,一口咬在了五花ròu上面,吃得好香。
  看到女儿一脸幸福的模样,姚民乐又流出几股热泪。他暗道要更加卖力干活,报答伯爷的恩德。
  更让姚民乐震惊的是,十月十日,姚民乐吃完早饭正准备去干活,却听到小队长一声吆喝,说道:“都到院子里去,发月钱了!”
  姚民乐当时就傻了,发月钱?发什么月钱,自己开荒有砖瓦房子住,有饭吃,有新衣穿,有ròu吃,还要发月钱给自己?
  看到傻愣愣站在那里的姚民乐,小队长推了姚民乐一把,说道:“姚呆子,还不赶紧去排队领钱?你要是不要,得了银子送给我也好!”
  姚民乐这才把手里铲子和铁锨放好,撒腿跑出去领月钱。
  院子里面,几百名开荒农民围在了院子里的小高台前面,正等待站在高台上的大队长发钱。
  大队长喊道:“你们这些开荒的农民,由伯爷的船队运到台湾来,由伯爷组织起来发新衣供米饭,有体面房子住有ròu吃,日子过得怎么样?”
  下面的农民们齐声大喊:“过得好!”
  “好日子!”
  发钱的大队长说道:“不仅如此,伯爷还要给你们发月钱。一人一个月二两银子。这个月干活卖力的,还有奖金!”
  下面的农民们听到这话,一个个都是满脸的惊喜,眼睛里发光。
  大队长说完话,便开始叫名字。叫到名字的农民一个个上去领钱。叫到姚民乐的时候,他走到大队长面前,看到大队长把着一个信封塞到了自己手上:“姚民乐你干活卖力,表现归为上等,发二两月钱,五钱奖金,合计二两五钱银子。”
  姚民乐竟有些紧张起来。他哆嗦着手接过那个信封,走下了高台。他打开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