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7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阅读和计算了。
  范家庄因此成为大明识字率最高的城市。在别的地方,读书人地位甚高,但穷人却没钱付束脩,上不起学。范家庄因为全民读书,也成为天津附近的百姓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附近的百姓们都说只要跟随兴国伯,就能让子子孙孙都变成读书人了。
  如今这些儿童和老兵,已经算是“小学”毕业,成为了范家庄的中坚力量。无论是官厅发布什么通知,还是军队里下达什么文件,都需要这些识字的人把文字诵读出来,给其他文盲念,才能把李植的精神传达到基层。
  不过李植对于学校,还有更进一步的打算。李植要在“小学”上加开一所“中学”,为自己的事业培养行政人才。
  随着李植事业的扩大,需要的行政人才越来越多。一些简单的工作,比如收税会计,只需要简单的算术知识,对着赋税黄册和鱼鳞图册计算一下就能做好,这样的工作可以从范家庄的小学毕业生中招募。但是一些复杂的工作,比如文书处理,仅仅识字的小学生们却无法完成。
  那些大段大段的文言文,小学生们是看不懂的。
  更关键的是,小学生只学了识字和算术,并没有进行思想品德教育,无法满足李植对人才的需求。在李植的心目中,自己属下的行政队伍,应该是一支既有文化,又有品德的队伍。自己的行政人员,要在种种诱惑前守住底线,为百姓做好事情。
  如果手下的人员没有品德,一开始还好,时日久了就会出现各种徇私舞弊弄虚作假。这样的情况一旦出现,就会扭曲李植的事业,让李植的种种规划化为虚有。没有品德教育光靠监督,是十分吃力的。
  因此,品德教育就成为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李植要在教育阶段就打好基础,为自己的事业培养出合格的人才出来。所以李植建起了一所中学,在小学的基础上培养儿童和老兵们的知识、文书和最关键的品德。
  中学生的资格,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获得的。只有小学生中学习成绩较好的六chéng rén,才有资格成为中学生。中学生提供小学生一样的福利,但是最重要的一点不同是,只要能学三年,从中学毕业,就一定能在范家庄的产业或在李植的行政队伍中获得一份工作。
  这年头外面兵荒马乱,范家庄是世外桃源一样的太平福地。而范家庄的百姓中,又以“有工作”的百姓活得最体面。百姓们听说中学毕业就能“分配工作”,一个个都把孩子送到了李植的中学里上课。
  尤其是那些在范家庄从事小商贩的百姓,平日里最羡慕“有工作”的范家庄产业工人。这些商贩们只要子女有资格上中学,几乎没一个放弃这个机会的。
  八月二十四日,是中学开学的日子。李植来到其中一个班级,给一群十四、五岁的少年们讲了一堂课。
  李植站在课堂上,侃侃而谈:
  “你们是中学生,以后毕业后,就是本伯麾下的中坚分子。你们将进入各个官厅、税务局、工厂工作。你们的所作所为,将直接决定一个地方的风气,一个工厂的成败。”
  “你们中的一些,经过几年的基层锻炼后,会被提拔起来,担任领导角色。”
  少年人听到李植描绘的前景,一个个眼睛发亮,十分向往地看着李植。
  “你们知道,在我李植麾下做事,我最看重的是什么吗?”
  李植看了看一脸懵懂的少年们,大声说道:“我最看重的,是德行。”
  “我所说的德行,是公德心,而非私德。”
  “在我眼里,那些儒生所谓的孝悌,并不是道德。别人对你好,你就回报别人,父母养育你,你就为父母养老,这只是与人合作的基本手段罢了,算不上道德。如果只有私德没有公德,就会做出种种令人不齿的事情出来。”


第0403章 安居乐业
  “为什么那些儒生开口道德,闭口道德,却私底下广收贿赂破坏朝纲,鱼ròu乡里欺霸一方?”
  “因为他们只有私德,只懂得孝悌忠信,只看得到自己的利益和对自己好的人的利益。他们却不懂得什么是公德,不知道要遵循社会的整体利益,做有利于社会的事情。”
  “如果只有孝悌忠信的私德,却不懂得社会公德,那别人给你银子让你去帮助坏人鱼ròu百姓,为什么不做?与你不认识的百姓和孝悌忠信有什么关系?鱼ròu百姓并不违反孝悌忠信的价值观啊!”
  “如果当权者都是只懂得孝悌忠信的儒生,那谁会秉持公正?谁会关心社会的效率?谁会去分辨是非?谁会懂得社会、民族和国家的责任和担当?”
  “当权者没人关心社会公正,没有人cāo心社会的效率,一个个只懂得孝敬养育自己的父母,忠心给自己权力的皇帝,最后官场岂能不变成党争夺权,贿赂腐败的污瘴之地?如果官员们只讲儒家的私德不讲公德,那些给银子贿赂他的jiān人,和养育他的父母有什么区别?都是恩主!”
  “儒生们只讲私德不论公德,最后就会变成手握权力待价而沽的衣冠禽兽!一群衣冠禽兽占据朝堂,混乱社会,建奴杀过来时候,我们挡得住吗?”
  “如果继续维持这种只有私德,没有公德的社会,社会的组织能力就会越来越不堪。百姓没法种田,士兵没法作战,我们汉人就会亡国为奴!”
  李植顿了顿,看了看座位上坐着的懵懂少年人们,大声说道:“然而在天津,我们要建立一个讲公德的社会。”
  “我们是未来天津的官吏,我们做的每一件事,其出发点都应该是为了社会整体利益的最优,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最优,不是为了对自己好的人最优。”
  “如果有收税的税吏欺辱小民,哪怕那个税吏和你jiāo好,你也要挺身而出为小民做主。因为小民被欺负,税收制度就会乱。如果没有人站出来说话的话,就没有一个小民还有动力去挖水井建水利,没有人去肥沃田地。小民甚至可能会抛弃田地去流亡,投贼。”
  “如果有jiān人欺负外地来天津做生意的小商贩,即便那个下手的jiān人是你的朋友,你也该挺身而出为小商贩出头。因为只有这样,天津的社会秩序才完好,才会有更多的人想来天津经商,让我们的城市繁荣。”
  “这些是身边的小事。往大处说,如果天津以后打起仗来,有人杀良冒功,你该恪守孝悌忠信而熟视无睹吗?如果你有公德,就该挺身而出惩罚那些杀害普通百姓军头恶徒!”
  “如果有公德心,就不会像那些只有私德的儒生一样,坐视国家的银子被层层官员贪污盘剥,无动于衷。”
  “一个家人没有公德心的家庭,会不断衰败。一个当权者没有公德心的国家,迟早会灭亡。大明朝坐拥几千万田赋却养不起十几万边军,坐拥百万卫所军却打不过几万人的建奴,就是因为朝堂上的官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