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7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7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韩金信犹豫了一会,说道:“此事颇难,鞑子cāo作颇有章法。”
  李植坐回了椅子上,说道:“这事事关重大,你放手去做。需要多少银子都可以,只要拿到鞑子的证据就好。”
  韩金信拱手说道:“鞑子虽然cāo作讲究,但事事都透露一股急切,说不定有隙可乘。伯爷,既然此事如此重要,我这个月便去京城指挥,争取早日找到鞑子挑拨离间的证据。”
  李植点头说道:“你去!便宜行事!”
  韩金信拱手抱拳,退了下去。
  ……
  十五天后,韩金信站在京城北面一间二层民居的窗子边,看着巷子对面的一间院子。
  韩金信身后,站着十名身着便装的虎贲师大兵。楼下的屋子里,还站着另外三十名大兵,合计一个排。在京城做事,这些士兵没有带步qiāng,而是别着刀剑。
  虎贲师的士兵除了训练打靶和刺刀,平日偶尔也训练刀剑搏杀。士兵们的刀剑技法虽然比不上鞑子或者明军边军,比不上靠刀剑吃饭的职业军人,但还是有一定水平的。
  韩金信看着那个外面看上去毫无问题的院子,冷冷说道:“鞑子cāo作太急躁了。本来印刷传单这样的事情,该在城外印好,分批运入京城的。鞑子为了多印些,居然在京城中印刷,让各个分发传单的人到这个院子来拿。这样多人进出一个院子,花些功夫便能查出来!”
  “鞑子如此猖狂,这是欺我大明朝无人么?天子的锦衣卫不做正事,伯爷的密卫可不是吃素的。”
  韩金信这些天重金买通了京城最大的三个青皮头子,在京城大街小巷不动声色地广布人手,顺藤摸瓜,找到了鞑子印刷传单的院子。只要冲进这个院子,鞑子cāo作京城舆论的事情就算是人赃俱获了。
  旁边的虎贲师排长说道:“韩大使好手段,这次事成了,伯爷要更重用韩大使了!”
  韩金信心中得意,yīn恻恻地笑了笑,摸了摸下巴上的山羊胡子。
  韩金信颇有耐心,他站在窗户边,盯着那个院子,却始终没有下令动手。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下子就过了半个时辰,韩金信一直一动不动地站在窗户边。直到他看到一个小商贩打扮的人担着一副扁担走出了那个院子,韩金信才冷哼了一声:“yù盖弥彰!这样体面的院子,怎么会有这种小商贩进出?这一定是运送传单的人!”
  韩金信朝身边的虎贲师士兵一挥手,说道:“没错了,包围这个院子,进去拿人!”
  四十名虎贲师大兵等得就是这个命令,他们大声唱诺,走出了埋伏的小民居。士兵们先从巷子后面绕过去,看死了院子的后门。然后才包围了院子的正门,几脚踢开了院门。
  “兴国伯虎贲师拿人!所有人跪下!阻拦者格杀勿论!”
  院子里几个家丁看到二十名士兵冲了进来,知道事情败露了,目瞪口呆,撒腿就往后门跑。但他们没跑几步,就看到后门也被踢开,如狼似虎的虎贲师大兵挥舞着刀剑从后门冲了进来。
  院子里的人知道无路可逃了,一个个狼狈跪地,不敢反抗。
  虎贲师的士兵们进院子搜查,很快就搜到了两台活字印刷机,以及几个cāo作印刷机的鞑子细作。
  锋利的坩埚钢刀剑被架到那些印刷工脖子上,轻轻一压就在脖子上压出浅浅的口子,流出血来。那些印刷工被吓得涕泪横流。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
  “跟鞑子干了多少年了?”
  “我只干了两年,没做过什么坏事,爷爷饶命啊!”
  韩金信捡起散落一地的传单,果然看到传单上油墨未干的挑拨字句。
  韩金信冷笑一声,冷冷说道“恐怕这次指挥鞑子细作的人不是奴酋皇太极。否则以皇太极的老谋深算,我们肯定不会这么顺利抓到他们的把柄。”
  ……
  皇极殿上,天子朱由检正在主持朝会。
  这些天,朱由检也被满城的议论影响了。现在整个京城都在议论兴国伯,都说李植是谋逆无疑了。城中不断出现的传单,不知道是谁印的,都说李植要取代明朝登极为帝。无论是宫中的宦官还是宫女,都知道兴国伯要造反了,都巴巴地劝天子兴兵讨伐。
  昨天下午,甚至有十几个小宦官声泪俱下的朝朱由检磕头,劝朱由检为大明江山计,该早作打算,讨平兴国伯。
  就连朱由检,也不由得受到这种舆论影响,开始怀疑李植确有反心了。
  朝会上,看着群臣们,朱由检说道:“朕计划招李植入京,若是李植不敢来,就定他谋反大罪!若是事情发展到那一步,朕决定撤了宁锦防线,调关宁军入关讨伐!”
  听到天子要调关宁军,朝会上的文官们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情愿。
  关宁军盘踞在宁锦一线,一年要花朝廷四百多万两银子。按照大明武官的德xìng,这些钱当然不会全花在士兵身上。很大一部分,经过武将们的转手,都送给了朝中诸公。所以朝中的文官们,历来都极言关宁军作用重大,不可裁撤。
  如果天子撤了宁锦防线只守山海关,那关宁军以后不就没用了,迟早会被撤掉么。关宁军孝敬了那么多银子给朝中官员们,官员们此时听说天子要弃了宁锦防线,有些不舍得。
  但是不放弃宁锦,又根本没有其他兵马讨伐李植。
  这真是个两难的局面,文官们有些进退失据。
  朱由检把文官们的样子看在眼里,冷哼了一声,正要说话,却看到一个锦衣卫跑了进来:“范家庄参将李兴在午门外,请求上朝奏事!”


第0400章 自毁长城?
  听到锦衣卫的话,文官们一阵耸动。
  “这李植当朝会是儿戏么,我等在此议论国事,他弟弟想来就来?”
  “就是李植亲自来,也要先去兵部报备,领取牙牌才能上朝。这李兴二话不说就像上朝,违礼逾矩甚矣!”
  朱由检想了想,却说道:“李兴是李植弟弟,他来了能把事情说清楚。让李兴进来。”
  百官面面相觑,一些人睁大眼睛看着天子,似乎是想骂朱由检败坏礼制,又不敢开口。另一些人抱着看戏的态度站在一边,暗道李植的弟弟来了,看天子和李兴会说些什么。
  许久,李兴从午门一路走进来,进入了皇极殿。
  在百官的注视下,李兴恭敬跪在殿中,高声唱道:“臣李兴叩见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由检见李兴礼数恭敬,十分满意,抚须说道:“李兴你突然要参加朝会,所奏何事?”
  李兴喊道:“这个月,京城中出现种种谣言,皆言兴国伯要造反。其中种种荒谬言论,与事实相距甚远。吾兄兴国伯李植,日日为国家社稷cāo忧,因此才在天津向士绅收田赋,向商贾收商税。无非希望充实国家财政,让朝廷有钱练兵杀奴。其忠心耿耿,天日可见。”
  “然而一些屑小,却乘机煽风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