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7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日子好。
  然而就在孔老大日日过着这麻木的生活的时候,却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
  读书人都在传,说兴国伯要对天津的田地加税。不但原先不纳税的士绅们要增税,就连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孔老大也要增加税赋。
  孔老大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感觉是天要塌下来了。如果自己家这样的情况还要加税,自己和媳fù吃什么?兴国伯要把自己这样的人逼死?
  但回家冷静想了想,这一次,孔老大不相信读书人的话。
  兴国伯的事情,孔老大听说过无数次了。兴国伯在各县修建水利设施开发新田,招募佃农耕作。兴国伯给每个佃农分二十亩好田,分牛,还只征收三成的地租,让佃农们富得流油。不仅如此,兴国伯还招募佃农去开发小琉球,据说那里的佃农更加富裕。
  天津的农民们,都削尖脑袋想投入兴国伯门下,哪怕是抛弃家族祖业也毫不顾惜。
  孔老大不相信,这样造福百姓的兴国伯,会对穷得吃不饱饭的贫农们加税!
  果然,没过多久,就有兴国伯的税务官下乡来了,说兴国伯要给贫民们减税,每亩地只收七升一合的田赋。那些读书人散布的谣言不攻自破。
  这税率,只有孔老大现在承担田赋的四分之一!


第0396章 老叟
  孔老大听到兴国伯的新税率时候,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他家离静海县县城不远,他专门去县衙里问了。那些衙役虽然一百个不情愿,不过还是不敢撒谎,不敢挑战兴国伯的新税制。衙门们说以后县衙不收田赋了,以后的田赋,就是兴国伯收取的这七升一合每亩。
  孔老大当时听到衙役的话,心里稳稳的,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孔老大找到了村里一个唯一一个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年轻人,让他帮自己算账。看看兴国伯这么低的新税率实行后,自己要jiāo多少粮食田赋。
  那个年轻人小时候学过一年算术,算得清简单账目。他笑着看着孔老大,说道:“孔老大,你家的好日子要来了!”
  孔老大哈哈大笑,说道:“帮算算,能省下多少田赋?”
  那个年轻人用树枝在地上划拉了几下,说道:“如今兴国伯给出七升一合的田赋,你家原先要jiāo六石田赋的二十亩薄田,如今只需要jiāo纳一石四斗田赋。你家每年能多出四石六斗米面杂用!”
  听到年轻人算的账,孔老大一下子就乐开了,几乎是跳着走路回家的。
  一下子多出了四石六斗麦子,你让孔老大如何不乐?他家现在一年才收入六石麦子,兴国伯的新税率几乎让他的收入一下子翻了一倍。
  青黄不接的时候不会再饿肚子了,过年可以吃上ròu了,可以扯几尺布做新衣服了。甚至可以养得起一个儿子了!
  孔老大觉得,前几天还灰暗沉闷令人绝望的生活,一下子变得阳光明媚,闪烁着灼灼生机,令人说不出的高兴。
  七月十六日,孔老大听说兴国伯打着仪仗,亲自来静海县收取税赋了。兴国伯的仪仗进了曹老爷的院子,显然,原先从来不纳税的士绅老爷,现在也要jiāo纳赋役银子了。
  恐怕就是因为从士绅老爷身上收取了足额税赋,所以孔老大这样的孤苦农民才能大幅降税。
  那些读书人散播的谣言,说兴国伯收缙绅税,更要给小民加税的谣言,用心险恶。孔老大此时弄清楚了怎么回事,便有些恨那些满口假仁假义的读书人了。
  如果自己相信读书人的话,相信兴国伯要把自己逼上绝路,去冲撞兴国伯的仪仗,那不是要被兴国伯的亲兵打死?自己白死了不说,还要冤枉兴国伯这样的青天大老爷。真要变成那样的话,自己死后恐怕要被其他农民骂几十年。
  幸好自己不傻,没有相信读书人的假话。如今兴国伯的税务官一个村一个村的宣传新税制,把事情说清楚了。
  七月十六日,孔老大和其他受益于兴国伯税赋的农民一起撒腿跑了两里路,就为了去给兴国伯磕一个头。他们到曹家大院子门口齐齐跪下,结果发现四野里赶来的贫苦农民越来越多。赵家村的村民来了一半,韩家村的穷汉子们来了,羊家围子的农民也来了,大家都欢喜地跪在道路两边,要给兴国伯磕头。
  好久,兴国伯才穿着一身盔甲,在亲卫和仪仗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兴国伯一出来,就听到道路两边的几百穷苦农民们大喊:“青天大老爷!”
  “李青天!”
  “李青天!”
  那喊声汇成了一片,传到了好远之外。
  不再受税赋重压的农民把头磕在黄土地上,向兴国伯表达着自己的感激。
  衣衫褴褛的孔老大不敢偷看兴国伯,只狠狠地把头磕在了土地上。磕了几个头,他的眼泪就流出来了。他哭着大声喊道:“兴国伯,大青天!”
  “青天大老爷!”
  “青天大老爷!”
  ……
  七月十九日,紫禁城皇极殿,大明天子正和群臣在举行朝会。
  “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礼部尚书贺世寿手举牙牌走了出来,大声唱道:“臣有事奏!”
  “奏!”
  “逆贼李植在天津举行演习,在天津文武官员之前演示攻打京师城墙。其谋逆之心,昭然若揭。若圣上再不能冲冠一怒,传檄开战,则四海之内再无王法,士林之中再无忠臣,天下人心尽失也。”
  群臣围攻天子也围攻了一个月了,此时似乎都有些累了,一个个再不多说。贺世寿几句话就把意思说清楚。他一说完,群臣们就齐齐举牌出列,大声唱道:“我等附议!”
  “臣附议!”
  朱由检看着僵持在殿内的群臣们,叹了一口气。
  这一个多月,朝会上群臣就不说其他事情了,就抓着李植的问题不放。当然,这样的朝会并不会影响其他政务的处理。其他事情,群臣们可以把奏章送到内阁票拟,然后让天子在乾清宫批红处理。
  朝会,本来就是提供一个票拟批红之外,让官员和天子面对面jiāo流的渠道。
  但如今,群臣们已经铁了心,在这个面对面jiāo流的渠道上只说一件事,就是李植的事。
  前几天,天津传来消息,李植在范家庄举行演习,攻打四丈高的坚墙。据说李植的大pào火铳兵配合之下,只用半天就把那高厚的城墙打成了土堆,轻松拿下。据天津官员的奏章说,在李植的新式战法之下,城墙上用刀剑防守的士兵根本就是靶子而已。
  这个消息,让朱由检有些惶恐。
  四丈高的城墙,不就是京城的城墙吗?李植这是威胁攻打京城啊。
  李植羽翼已成,朱由检已经没有办法打压他了。如今他甚至可以威胁攻打京城。如果没有边军出城和李植的兵马野战,几万京营未必能守住京城。
  文官们和李植开战的说法,实在是纸上谈兵,令人发笑。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