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7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两一年的数字,李植眼前一亮。这天津一镇的田赋,果然巨大。如果cāo作的好,不但可以减轻小民的负担,还可以为自己创收。
  李植问道:“良友,这一千八百五十一万亩田地中,不纳税的占几成,纳税的又占几成?”
  谢良友吸了吸鼻子,说道:“伯爷,经我们的统计,按历年的田赋收据,这些田地中有四成是完全不纳赋的。天津一镇没有宗室藩王,这些不纳赋的田地主要是有名士绅的。另有三成的田地,是纳正常赋税的。剩下三成,是纳重赋的。”
  “大概有半成的小民,种着薄田,靠挑水灌溉,却被衙役欺负,要缴三斗以上的田赋,苦不堪言。”
  李植点头说道:“我们把征收的总赋税增加二成,并把税收平摊到所有田地上,让逃税的缙绅纳税,我们不但能减轻小民负担,还能增加一些收入!”
  谢良友拱手说道:“伯爷圣明。伯爷平摊田赋到所有田地,最受盘剥的小民因此受益,恐怕这些最贫苦的百姓,再没有饥饿之苦。”
  “而伯爷增加两成税赋,每年可以多得折色银三十一万五千两,得本色田赋六万三千石。这新增的田赋不需要起运,也不需要留存于府、州、县,可以归伯爷便宜使用。”
  听到自己的新税制度可以让自己赚这么多银子,李植哈哈大笑,十分高兴。


第0395章 贫民
  大明朝的整体税收数字,还是十分可观的。
  万历十五年,大明的总税田是七亿零一百万亩,总田赋是二千六百六十九万石。到了崇祯十四年,因为三饷的加派,征收的税收更多。即便是按照万历十五年的田赋数字,按崇祯十四年的粮价,崇祯朝每年的总税收也至少有六千六百七十二万两银子。
  这个数字看上去十分惊人,似乎足够大明朝招募兵马平贼却奴,但是实际情况是,这些征收的田赋并不全部缴入国库。
  明代各地的田赋可分为两类;其一,起运;其二,存留。“省直银粮,名色虽不一,大约田赋、均徭二项,不离起解、存留两款”。所谓起运,就是运到中央政府或其他省的府、州、县或各边镇、都司、卫所等军事区域的部分。存留就是留供本地开销的部分。
  地方上收取的大量税收是直接供给给卫所、都司和地方衙门的消耗,真正上缴给国库的,只占其中很小一部分,一年不过几百万两。如嘉靖二十八年,国库“太仓库”岁入不过三百九十五万两。正因为如此,天子朱由检才如此缺钱,要不断加征税银。
  但对于在地方上征税的李植来说,这庞大的税收基数是个好事情。他稍微增加二成田赋,就能得到很大的收益。
  增加二成田赋后,李植每年可以多得折色银三十一万五千两,得本色田赋六万三千石。按现在粮食市价,六万三千石本色麦子相当于十五万七千两银子。加上折色,李植一年可以从天津新税制上赚取四十七万二千两银子。就算刨去一千多名税务人员的开支,还有四十万两净赚。
  李植得知自己的征税方法可以为自己赚四十多万两银子,十分高兴。
  李植心情愉快地带着谢良友和两百亲卫来到了曹姓缙绅家,收取新税制下的第一笔税银。
  曹姓缙绅没有反抗李植的意思。李植在天津大开杀戒杀了那么多官员,天津的地主们哪里还敢和李植作对?虽然jiāo纳赋税很可能让jiān猾下人带着投献来的田地离开。但是银两田地毕竟是身外之物,此时还是顺从兴国伯的新税制,保住xìng命为上。
  曹姓缙绅家里有旱田一千七百三十一亩,如今李植均平田赋,他每亩地每年要jiāo纳七升一合的田赋,一千多亩地合计jiāo纳一百二十三石麦子。
  曹姓缙绅乖乖地从粮仓里取出一百多石麦子,jiāo给了李植的税务官。
  李植成功地收取了第一笔田赋,正要离开曹姓缙绅家里,却突然看到一个亲卫跑了过来,大声说道:“伯爷,外面聚集了几百农民,不知道做什么,一个个全跪在了道路两侧!”
  李植愣了愣,看了看门外。
  谢良友讪讪说道:“莫非是陆化林煽动农民的余波还在,农民听说伯爷来了,要闹事?”
  李植想了想,笑道:“出去看看。”
  谢良友死死拉住李植,说道:“伯爷万金之躯,切莫以身犯险!”
  李植无奈地朝亲卫们一伸手,喊道:“拿盔甲来,穿上!”
  ……
  孔老大是一个三十二岁的农民。
  他三代单传,是孔家唯一的男丁。他家在赵家村有二十亩旱地,是祖上传下来的薄田。按理说,家里有二十亩田地也不差了,但孔老大和媳fù却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孔老大的苦日子,全在于他势单力薄,被衙役们欺负了。
  孔老大亲戚少,不认识什么关系。加上他xìng格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在赵家村形单影只,其他赵姓的村民都不太搭理他。
  孔老大二十五岁时候,娶了隔壁村一个脑袋不灵光的女人做媳fù。
  平日里,孔老大和傻媳fù两人可以说是赵家村里的孤家寡人,倍受城里衙役的欺辱。那些衙役们把一层一层的田赋全加到孔老大的田上,什么“折余”,什么“寄米”,什么“膏股银”,总之有各种说得出说不出的明目,硬是把孔老大的田赋加到二斗五升每亩。再加上每两折色银子二钱的“火耗”,最后孔老大竟要为每亩田jiāo纳三斗田赋。
  孔老大也想过反抗,可每次孔老大拖欠田赋,那些衙役就派差人带枷锁来抓孔老大。孔老大没有亲戚,明着被欺负了也不敢闹事,最后只能一次次被衙役们欺负,二十亩薄地每年jiāo纳六石的田赋。
  而这二十亩旱地本来就地薄,又没有灌溉水源,全靠到一里外的小河里挑水灌溉,一年也就能产出十五石的粮食。刨去每亩一斗三升的种子,刨去每亩三斗的田赋,孔老大每亩地只能收获三斗麦子,一年只有少得可怜的六石收益。
  六石麦子磨成米面,要养活两个人。每年青黄不接的时候,孔老大和媳fù都要饿肚子。孔老大三十二岁了,傻媳fù也二十九了,如今膝下没有孩子。
  他们生过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全因为饿肚子得病,生生病死了。
  孔老大不是没想过带着田地去投献,但是那些缙绅老爷一听说孔老大jiāo这么高的田赋,就知道孔老大是衙役们的欺压对象。收纳孔老大为仆人是会让衙役们没人可以盘剥的,是要得罪那些衙役的。
  最后没有一家士绅老爷愿意接受孔老大的投献。
  孔老大和媳f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过着这没有希望,在温饱线上挣扎的生活。也许哪年一闹灾荒,孔老大和媳fù就要饿死了。每次孔老大听村里的读书人说闯王闯将的事,孔老大心里就偷偷希望闯王能来天津。
  跟着流贼闹一场,也比过着这毫无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