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6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6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都御史,皱紧了眉头。
  郭朝堂却不看李植的脸色,对着李植说道:“总兵这次有大祸临头了,知否?”
  李植压住火气,淡淡问道:“我怎么大祸临头了?”
  郭朝堂侃侃说道:“总兵发兵襄阳、济南和苏州,屠戮士林领袖,地方缙绅和朝廷命官,已经犯下灭族大罪。他日朝廷大军一发,总兵的兵马顷刻间灰飞烟灭,总兵九族可灭也。”
  李植听到这郭朝堂放肆的话,冷笑了一声,说道:“那本伯该如何呢?”
  郭朝堂等得就是这句话,他看了看李植,说道:“如今总兵闯下的大祸已经无可挽回。我劝总兵审时度势,早日自首。若总兵安抚好范家庄的兵马,单骑入京城自首,或许可免族灭之灾。以一人之身,换来一族之平安。”
  李植听到这话,没有说话。
  看来文官们,对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才会使用上这么荒唐可笑的郭朝堂来带话。
  文官们既想拿下李植,杀了李植为张溥报仇,却又忌惮李植的虎贲师。如果朝廷召唤李植到京城去,埋伏刀斧手拿下李植,大概是能杀了李植的。但那样一来,惊慌失措的李兴等人毫无疑问会造反。
  两万虎贲师战力惊人,朝廷不知道要调多少兵马来才能平叛。在满清和李自成的牵制下,朝廷能不能调出十万大军来平叛,这是一个问号大大的问题。
  文官们虽然恨李植入骨,但也不傻,知道李植手握强兵,轻易不能杀害。只有有把握打败虎贲师,才能夺取李植的xìng命。然而他们想来想去,也没有办法抽出十万边军来讨伐李植。
  百般无奈之下,他们便用下三滥的手法,让郭朝堂来威胁李植,劝李植安抚好虎贲师,然后去京城自首。
  然而李植不是傻子,不会上这样的套。听到郭朝堂的话,李植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人鄙视了。
  李植愤怒地一拍桌子,喝道:“你回去和朝中上窜下跳的屑小说清楚!不要心存侥幸,我李植是杀了张溥、两个巡抚和三个知府,不过这些都是该死之人,我李植杀得堂堂正正,没有人能因此找事!”
  那个郭朝堂被李植的怒火吓了一条,嗖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副撒腿要跑的样子。
  半晌,他看李植没有让人抓自己,脸上的慌张才稍微淡去。
  “总兵这是要和满朝文武对抗了?”
  李植淡淡地看了这个左佥都御史一眼,冷冷说道:“滚!”
  那个郭朝堂听到李植的滚字出口,吓得脸色发白。他看了看屋里站立的虎贲师大兵,满脸的惊惶,立刻撒腿往门外逃去。跑得太急了,他出门时候在门槛上绊了一下,连冲几步才稳住身形,差点就摔倒在地上。
  屋里的虎贲师亲兵们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把这个左佥都御史笑得满脸血红。
  李植冷冷喝道:“朝中文官,就是这样的下三滥?”
  ……
  送走了可笑的左佥都御史郭朝堂,李植在范家庄外举行了一场演习。
  这次演习,李植邀请了天津一府二州二十县的全部文武官员来观摩。虽然李植如今闯下大祸被满朝文官攻击,可能前途不保,但李植毕竟有两万精兵控制着整个天津镇。文武官员们就算看淡李植的未来,也不敢在天津镇反抗李植的召唤。


第0393章 大开眼界
  演习当天,天津的文武官员全来了,坐在李植搭建的木棚里观摩演习。
  李植演习的,是虎贲师模拟攻击防守严密的坚固大城。演习使用的城墙长一百步,由李植此前派人建好。城墙高四丈,宽八丈,外包青砖。城墙外面挖掘深深的护城河,宽十丈。
  来观看演习的天津官员们第一眼看到李植建的一段城墙,都愣了愣。这城墙的高度和厚度,分明是模拟京城的城墙啊。其他地方城市的城墙,哪有这么高大的?
  李植要演习攻打京城?
  这李植贼胆包天,发兵攻打几千里之外的城池,杀戮巡抚、知府。如今朝中文官和天子正在争吵,为如何处理李植吵得天翻地覆。难道李植破罐子破摔,准备带兵打进京城去了?
  李植这是铁了心要造反了?
  看着那又高又厚的城墙,应邀观摩的文武官员们心里都一阵惊悚,惊疑不定。
  李植站在观摩的木棚前,朝官员们说道:“今天我们范家庄虎贲师演习攻打坚城,感谢各位官员百忙之中拨冗而来。”
  官员们官位都不高,最大的也就是各路兵备道,在兵强马壮的李植面前都有些惶恐。此时他们见兴国伯说话这么客气,一个个赶紧拱手作揖,纷纷答道:“兴国伯言重了。”
  “我等是来长见识的!”
  李植一挥手,朝旗令兵大声喊道:“演习开始。”
  令旗挥舞,五百名pào兵推着四十门十八磅重pàopào车行了过来。pào车们在城墙一里外停下,pào手们把大pào和pào车分开,熟练地给大pào清理pào膛,装yào上弹。
  看到李植有这么多重型红夷大pào,观摩演习的文武官员们顿时发出一片赞叹声,官员们纷纷赞叹李植的兵马强盛——这些文武官员们都是官场的老油条,在李植的地盘上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异心,生怕李植当场把自己拿下。
  但看到这么多大pào,官员们心里的其实动什么心思的都有:有的文官如丧考妣,在担心朝廷收拾不了武力强大的李植。有的文官觉得李植和文官有仇,担心李植随时会用这些大pào拆了他的官署。有的武官当真是被惊到了,为这么多重pào在一场小演习中出现而惊叹不已。
  有的武官被李植的实力震惊到,打定主意要想办法巴结巴结兴国伯,若是能让兴国伯垂青,那前途,啧啧……官场上都传曹变蛟因为帮李植守一次范家庄,生生从李植那里分了一千多献贼首级,直接得了太子少保的官衔。曹变蛟的经历,让武官们眼热。
  四十门重pào瞄准了一里外的城墙,开火了。
  一声接一声的巨大轰隆声传来,声音大得像四十声惊雷一样。四十门重pàopào口吐出火舌,那红色的火光汇成一片,远远看过去像是一条火线。
  四十发沉重的pào弹shè向一里外的城墙,“轰”“轰”地砸在城墙上,把城墙外面的那些青砖砸成了粉碎。城墙在pào弹的轰击下摇摇yù倒,大片大片的内部夯土被震垮,倒了下来,垮在了护城河里。
  火pàoshè完了一轮,pào手们冷却pào管,又开始了第二轮shè击。
  看到大pào的恐怖威力,木棚里的天津官员们眼睛都看呆了。这四十门红夷大pào齐shè的场景实在太惊世骇俗,在这样的pào火轰zhà下,哪种城池的城墙受得了?再高峻的城墙,被这大pào轰上十几轮,还不是要变成尘土?
  大pào一直打到那一百步的城墙全被打成土坡为止。辛苦建设的青砖城墙,在四十门大pào面前也就坚持了几个小时而已。
  城墙被打垮,士兵们推着二十个高大的井栏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