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6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6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李老四说道:“苏州的百姓们,张天如是你们苏州的人士,你们维护他,情有可原!”
  “你们苏州没有遭兵灾,不知道京畿和中原的惨状,你们抗税,情有可原!”
  “可是你们知道不知道,若再像现在这样士绅逃税,把税赋压在小民身上,天下危矣!”
  李老四正色说道:
  “张献忠几千人谷城造反,一年之间就在湖广、四川发展出五万人!李自成五百骑入河南,四个月就有三万饥民从贼!这是什么原因?这是因为湖广、四川和河南的小农们,已经被田赋压垮了,所以只要有人登高一呼,便是应者云集。”
  “我大明朝的田赋标准那么低。可为什么闯贼说‘迎闯王,不纳粮’,百姓们唯恐闯贼不至呢?如果田赋很低,百姓怎么会那么向往闯贼治下不纳粮的生活?就是因为士绅不纳税,税赋全压在小民身上,小民的田赋已经高得离谱!”
  “各地的赋税,每年都是拖欠。朝廷把小民们压垮了也收不到赋税,没钱养兵。前年清兵入关,攻破五州二十七县,京畿一片废墟!”
  “你们在江南,富庶温饱,可知中原百姓衣食无着,鬻儿卖女之苦?你们可知庶民被清军鞭打驱赶,被绑着行走几千里出关为奴的悲苦?你们可知道从贼是死,不从贼也是死的惨淡?”
  “为什么我堂堂大明狼狈至此?”


第0385章 利益
  “我皇皇大明,如此狼狈。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士绅不纳税!”
  “如果士绅纳税,赋役平摊,小民就不再遭受入不敷出的田赋之压,不会有那么多人愤而从贼!如果士绅纳粮,天下缴税的田亩能增加一倍以上,朝廷就不会收不上田赋,就有钱养兵,鞑子就不敢入关劫掠、残破乡邑!”
  听到李老四的话,下面看热闹的百姓们都有些动容。谁没有一颗赤子之心?谁愿意眼看着这大明天下垮掉?谁愿意被满清鞑子统治做包衣奴才?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如果大明完了,那温饱富足的江南也会完蛋。
  李老四说的句句在理,百姓们不禁重新审视虎贲师的行为。大多数人眼里,那满满的敌意渐渐缓和下来。
  就是一直在那里煽动百姓情绪的士绅,一时间也不敢再吵闹。几万人围着的高台,从里到外渐渐安静下来。
  李老四一甩袖子,大声说道:“然而张溥三人,却号令天下士绅对付兴国伯,反抗税赋。宁愿把这个天下亡了,也决不让朝廷从士绅口袋里掏出一个铜板!”
  “这样的人,该斩!”
  “我李老四是个粗人。大家听我的名字,就知道我的出身。但今天,在苏州,我要做一件大事。我愿意承担天下的骂名,为兴国伯斩复社领袖张溥三人,以正视听!”
  苏州的市民们,听到这里,一个个都表情复杂。虽然张溥是苏州的骄傲,可李老四说的有道理。大明朝风雨飘摇,如果士绅再不jiāo税,大明朝眼看着要坚持不下去了。
  一些士绅们见百姓已经不再仇视虎贲师,心里焦急。刑场木台的右边,一群二、三十人的士绅子弟突然大声喊道:“李贼蛊惑天下,杀我苏州衣冠!”
  “江南百姓丰衣足食,大明何曾有颠覆之险?大家切莫被他们蛊惑!”
  “如今流贼已灭,鞑子受创不敢入关,天下太平,jiāo那么多田赋有什么用?jiāo给天子挥霍么?天启皇帝修三大殿,花了天下百姓多少钱?还要更多的银子给他们挥霍么?士绅们不纳赋,士绅门下的百姓也同样受益!”
  这些士绅子弟,开始用利益煽动围观的百姓。
  确实,士绅不纳税,投献田地于士绅的百姓同样受益。那些取得功名的士绅,其本身能有多少田地呢?他们拥有的田地,相当部分是希望不jiāo田赋的刁民投献而来。士绅朝刁民收取低于赋税的地租,刁民和士绅双赢。
  最后倒霉的,只是最老实的小民。田赋全压在最老实,最不舍得将自家田地投献给士绅的小民身上。
  大明朝几百年来,人口繁衍荒地不断开垦,明末的人口起码是国朝之初的几倍,jiāo税的田地只剩下原先的一半。可见至少有一半的百姓是不jiāo税的。一些苏州的市民,家里的乡下亲戚都是寄托在士绅旗下不jiāo税的。
  这些人虽然不是士绅,却有着和士绅一样的立场。他们虽然被李老四言之凿凿的道理震动,但李老四说的是长远的前途。长远的前途太渺茫,眼前的利益在此,他们的立场一下子难以改变。
  那群鼓噪的士绅子弟中,为首一个三十多岁的读书人大声吼道:“大家冲,几万人冲上去,救下张天如!”
  听到这个读书人的鼓动,刑场旁边的人群一下子分为了几群:市民中一些人家里有亲戚是贫苦小民,被赋税苦压的,都站在了李老四一边,丝毫不动。而另一些市民,家里亲戚都是寄托士绅之下,不纳赋税的,则在那个读书人的鼓动下蠢蠢yù动。
  有些人两种亲戚都有,又或者两种亲戚都没有,则沉吟不语,不进不退。
  李老四看了看场上的几种人,冷冷说道:“言尽于此,敢抗税闹事的,杀!”
  那个读书人却豁出去了,他看到身边有些市民已经蠢蠢yù动,便一下子带头冲了上去,撞在了平台边维持秩序的大兵身上。
  他身后的读书人受到鼓舞,呼啦啦全部冲了上去,冲击维持秩序的士兵。
  士绅子弟的身后,一些市民都跃跃yù试,准备跟随士绅们一起冲击刑场,救下张天如。场面一下子十分混乱起来。
  要不是铁血的虎贲师杀名在外,让那些百姓不太敢上去,否则局面早已失控。
  李老四看着那二十多个推搡士兵的士绅子弟,一挥手喊道:“让他们进来!”
  受到冲击的士兵们得到命令,让开了空间,让几十个士绅子弟冲上了平台。那些士绅子弟一下子冲开了约束,脸上狂喜,便往平台上跑去,想要劫刑场。但他们脸上的笑容,只持续了一刹那,就全部消失了。
  李老四一挥手,一百把虎贲师步qiāng对准了他们,毫不犹豫地开火了。
  只听到噼哩啪啦一片bào豆般的qiāng响声,一百发子弹shè向了冲上刑场的二十多人,一下子把这些人打成了筛子。血柱从冲击刑场的士绅子弟身上迸出,飞溅了几米,把本来干净的行刑平台染的大片大片的血红。
  冲上平台的二十多人,甚至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全部被击毙于地。
  一百把步qiāngshè击发出的烟雾弥散,把火yào的刺鼻味道扩大到全场。火yào的味道和地上二十多具尸体的血腥味混合在一起,那味道令人作呕。
  刚才还跃跃yù试的一些刁民,此时看到平台上的尸体,脸色惨白,一个个往后面躲藏,再不敢往前。
  一个身穿杭缎直辍的富家翁看着台上的尸体,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的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