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6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起来说道:“哪里来的义民,快快请进来!”
  半晌,一个头戴方巾腰佩倭刀的秀才走进了衙门大堂,朝李老四跪拜行礼。
  “学生何成标见过大将军。”
  李老四站起来扶起这个秀才,说道:“何相公,你看到了张溥三人?”
  何成标说道:“我没看到三人的行踪,但我昨天灌醉了一个同年进学的秀才,套了他的话,知道三人在哪里。”
  李老四愣了愣,说道:“这么说,有不止一人知道三人的行踪。”
  何成标说道:“苏州城里知道张溥三人行踪的,不下百人。只是苏州市民都以张天如为傲,百般维护,没有人出来揭发罢了!”
  李老四沉吟说道:“既然如此,何相公为何挺身而出,举报张溥?”
  何成标说道:“这张溥控制科举,十分可恶。按我的学问,十七岁那年便该录为秀才了。但因为没钱送给复社,我硬是一次次被压下来,熬到去年二十五岁才成为秀才。士绅出身的读书人只要给张溥送银子,就能轻松取得功名,都拥护张溥。我这样贫寒出身的秀才拿不出银子,就名落孙山,自然不会和他沆瀣一气。”
  李老四赞道:“何相公说得好!我等不该让此等龌龊小人逍遥法外,欺世盗名!”
  何成标说道:“只是我进知府衙门举报了张溥,以后这苏州城的士绅都会把我当作仇寇,我在苏州是呆不下去了。我素闻兴国伯的大名,愿在兴国伯麾下,谋一份差事。”
  李老四一指崔昌武,说道:“此事简单!幕府文案厅大使崔相公便在这里,若是何相公愿意,你便到幕府做文书。你举报有功,直接从第二级文吏做起,一个月三两七钱银子月钱。”
  何成标闻言满脸的欣喜,朝崔昌武拜倒,说道:“那下属以后就跟随崔相公做事了!”
  崔昌武扶起何成标,笑着问道:“何需大礼?”
  何成标这才站直,侃侃说道:“那张溥藏身于苏州府城西鹅毛巷子钱谦益的院子里,大将军派人去城西一搜便可抓住他!”
  原来这三人被钱谦益收留了。
  李老四心中一喜,正要调兵去抓张溥,却看到一个亲兵笑容满面地跑了进来,拱手说道:“团长,张溥、张采和陈子龙三人化妆成女子想逃出苏州城,已经被东大门的兵士当场擒住了!”


第0384章 走狗
  何成标一走进知府衙门,苏州的士绅就知道何成标是去举报张溥了,赶紧把消息告诉张溥。张溥三人得了消息,知道钱谦益家已经被盯上,苏州城里是待不下了,便想方设法希望能混出城去。张溥等三人铤而走险易了容,打扮成女人,想趁乱逃出城。
  但城门口的士兵这几天查得特别严,硬是把三个打扮成女人的男人抓了出来。
  名动天下的复社领袖,一身女装,狼狈地落入了虎贲师的手里。
  李老四哈哈大笑,说道:“这下子总算能完成东家的托付,qiāng毙这三个罪魁祸首了!”
  崔昌武笑道:“李团长不如把三人带上来,我们也见识见识复社领袖的模样。”
  李老四一拍茶几,说道:“带人上来!”
  三个涂抹着胭脂口红的复社领袖被带了上来,被反手绑着手,垂头丧气地站在了衙门正堂里。这苏州知府衙门,三个复社领袖以前也经常来。但他们想不到,今天他们竟是以阶下囚的身份来到这里。
  那张溥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生着一对细长的眼睛。此时为了易容成女子,胡须都已经剃干净了。两团胭脂涂在发黄的男人脸上,看上去有些滑稽。
  李老四喝问道:“你们三人煽动天下士绅抗税,现在知罪否?”
  张溥冷哼了一声,说道:“李植败坏lún常,将税赋加于我朝优免的士绅,已为天下人之敌,我等顺天从人,何罪之有?”
  崔昌武用力一拍桌子,喝道:“张溥,你等劣绅不顾天下形势,以逃税为荣。如今朝廷缺钱缺得紧,甚至连边军的军饷都发不出。诺大的天下,万万子民,竟聚不起二十万边军剿贼。”
  “要是不兴国伯英武,率领虎贲师精锐平定了贼寇,这天下不知道多少百姓要惨遭兵祸。多少人家破,多少人身亡。那些中原百姓流离失所,在乱世中无处求生的罪魁祸首,就是你们这些抗税的劣绅。”
  张溥冷冷看了一眼崔昌武,说道:“你看上去像是个读书人。”
  崔昌武说道:“然也,我是个生员。”
  张溥哈哈大笑,说道:“你一个生员,居然和这些荼dú士绅的丘八们混在一起,真是士门败类,武夫走狗!”
  崔昌武冷冷说道:“兴国伯救国救民,是天下百姓的希望。我投入兴国伯门下,正是在兴国伯麾下为天下人计。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追随兴国伯正是实践圣人之道!尔等衣冠禽兽,只有私心毫无公利,又怎么能明白兴国伯的大义决然,虽千万人而独往之气魄。”
  张溥闭上眼睛,说道:“这天下,若不再是士绅的天下,又何必去救?”
  李老四听到这话,愤怒地一拍桌子,大声骂道:“衣冠禽兽!你可知道万万百姓之苦。这天下,是百姓之天下。为了百姓,便是要杀光你们这些劣绅,兴国伯也不会手软!”
  张溥被李老四骂得脸上一红,大声说道:“周延儒是我扶持起来的,他如今就要做首辅,你敢杀我?”
  李老四大声喝道:“别说一个周延儒,便是天子全力保你,我也替东家杀你!”
  李老四被这些自私的复社领袖激怒了,一挥手朝手下的营长说道:“在城东的菜市口搭一个高台,让苏州的百姓能看清楚这三人怎么死。今天搭台,明天午时问斩。”
  张溥三人听到这话,脸上一白,几乎就要瘫在地上。
  “周延儒不会放过你们这些李植走狗的……”
  李老四冷哼了一声,理都不理张溥。
  第二天,张溥三人被押到了菜市场门口的高台上,chā上斩标,跪在台上。
  苏州城里的百姓见张溥张天如被虎贲师抓住了,还chā上了斩标,一个个惊讶莫名。口口相传之下,几万人拥到了城东菜市口看热闹,把菜市场里外围得水泄不通。
  一些士绅子弟在人群中大声叫骂,若不是几百名荷qiāng实弹的dàng寇团的士兵维持着秩序,恐怕这些士绅子弟要冲上去救人。
  午时时候,李老四穿着大红的二品武官官袍,骑着高头大马来到了菜市口。
  李老四分开人群走上高台,朝台下的苏州百姓作了一揖,说道:“苏州的百姓们,今天,张溥三人就要问斩!”
  李老四说完话,下面的苏州士绅们骂声一片,义愤填膺。百姓们识字的不多,平日里都听从士绅的,此时听到士绅叫骂声一片,不少百姓也怒视着台上的李老四,眼睛里充满了敌意。
  张溥是江南衣冠之首,是苏州百姓的骄傲,百姓们哪里愿意看到张溥被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