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5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但填埋工作刚开始,城上就传来一声轰隆巨响。
  李老四以为是城上的守城大pào开火了,有点担心填壕士兵的安危。他屏息静气,想看看pào弹从哪里飞出来。
  但他等了半天,却始终没看到pào弹落下来。
  李老四正在那里发愣,却看到城墙上一个守兵惨叫着捂着面孔,在城墙上乱冲,最后竟从城墙上摔了下来,掉在了城墙和护城河之间的土地上。那个守兵摔了个半死,却还是死命捂着脸庞,惨叫连连。
  李老四笑了笑,朝崔昌武说道:“守兵的大pào,怕是zhà膛了!”
  崔昌武笑道:“自从倭寇之患平息后,江南几十年无战火,士兵不习cāo练。没想到竟技艺生疏至此。人言嘉靖年间几十个倭寇就杀溃几千明军,甚至敢攻打应天府,今日才知传言不虚。”
  李老四笑了笑,没有说话。
  zhà了一次膛后,城上的守城大pào就再没有响起。恐怕城上的守兵平日里是从不cāopào的,这一下子zhà镗一次,再没一个人敢去cāo作大pào。
  李老四放下心来,让士兵们加大力度填埋护城河。
  dàng寇团士兵们身上穿着全身钢甲,根本不怕城墙上零零星星shè下来的弓箭。特别是井栏做好后,步qiāng手们爬上井栏用步qiāng居高临下对准城头,打死了三十几个冒头出来shè箭的守兵,守城士兵们就更不敢shè箭。
  花了五天,dàng寇团士兵把苏州城东北角两百步长的一段护城河填平了。
  此时井栏已经做好了一百多个,一千士兵站在井栏上压制城头上的守兵,苏州城的守兵们根本不敢离开雉堞,一个个冒着腰躲在垛墙后面。要不是守城的军官看着,估计城墙上的士兵们早就一哄而散了。
  第一营的士兵们做好了长长的梯子,架上城墙往城墙上爬去,也没有守兵敢冒头出来shè箭。
  士兵们爬在梯子上,两人配合点燃了手榴弹,一枚一枚地往城墙上扔去。
  只听到一片轰轰巨响,几十枚手榴弹在城墙上zhà开了花。躲在城墙垛墙后面的守军倒了大霉,一个个被手榴弹里zhà出来的碎铁渣子刺伤,鲜血淋漓。一些挨得近的,要是离手榴弹bàozhà点只有两步,更是活活被zhà死。
  每个攻城士兵腰上都别着三颗手榴弹,弹yào充足,梯子上的陷阵团士兵们不停地往城墙上扔手榴弹,zhà得城墙上的守军鬼哭狼嚎。
  守军们崩溃了。
  这仗没法打,一冒头就要被步qiāng手打死,躲在垛墙后面也要被zhà弹zhà死。再看看天下强军虎贲师的装备,看看那些钢甲,这城墙如何守得住?
  一些守军撒腿往城墙下面跳去。这些守军的溃逃很快带动了其他的守军,最后守在城墙东北角的一千多守军全部逃下了城墙,逃进了城内躲藏起来。


第0383章 女妆
  dàng寇团的士兵从城墙上走到了八座城门处,从城墙上控制了苏州全城。
  城门被打开,吊桥放下,钟峰率领兵马进入苏州城,开始抓捕此行的目标。
  dàng寇团的士兵们结队走在大街小巷上,大声喊道:
  “兴国伯虎贲师兴师伐罪,只执罪犯不扰民居,百姓勿忧!”
  “复社张溥、张采、陈子龙,煽动天下抗税,杀!”
  “打砸范家装货物的劣绅,杀!”
  “纵容败类打砸的苏州知府,杀!”
  “其余人等,一概无罪。百姓守好家门,我虎贲师秋毫不犯!”
  百姓们见这杀气腾腾的军队占领了全城,都惶恐无比,死死关上院门不敢出来。不过也有个别胆子大的,见这些士兵并不扰民,还打开家门站在门口看热闹。
  很快,密卫大使韩金信的线人就找到了李老四,向李老四汇报张溥的行踪。
  “李团长,事情不妙啊。昨天张溥、张采和陈子龙三人还住在城东的汪举人家,今天眼看城池要被攻破,他们就从汪家搬出去了。目前也不知道逃到哪处人家里了。”
  李老四闻言皱了皱眉头,说道:“这还能让他们跑了?”
  线人吓得跪在地上,说道:“大将军,小的只是一个汪家的一个仆人,也不能时时盯着三人。三人得隙脱逃,藏入民居,小的根本问不出个究竟来。”
  崔昌武吸了一口气,说道:“李团长,苏州城这么大,要藏三个人实在太容易,这一旦藏了起来,怕是难以揪出来。”
  李老四挥手说道:“让士兵们控制城门,只许女子进出,严禁男子外出。”想了想,李老四说道:“如今苏州府在我们控制中,这三人跑不掉。先去抓砸货的士绅和纵容士绅的苏州府知府。”
  dàng寇团的士兵找到了被打砸货物的店主,让他们带路,很快就把砸货的士绅和家丁全部抓了起来。一个连的士兵攻进了苏州府知府衙门,把准备上吊自杀的知府控制住了。收藏张溥并且让张溥私自逃跑的汪家家主也被抓了起来,作为重要胁从犯论罪。这些被抓住的罪犯,全部关入牢房中,等待抓到张溥三人后一同问斩。
  钟峰骑着马进入了知府衙门,把衙门当成了临时的指挥所。
  衙门大堂里,崔昌武坐在下首,朝李老四说道:“李团长,如今我们怎么办?”
  李老四想了想说道:“首先要审问汪家人。张溥三人离开汪家搬到其他地方去,汪家人说不定知道一些线索。其次要广发布告,全城通缉张溥三人。三人在城中逃窜,总有人看到行踪。对百姓要晓之以义,让他们知道三人煽动抗税对天下人的危害。”
  崔昌武点了点头。
  李老四很快登出了布告,在全城大街小巷张贴。但过了六天,汪家人那边没有审出什么线索,也没有人揭下布告举报张溥三人的行踪。
  一众军官们每日带兵在城中巡逻,却丝毫找不到张溥的踪迹,都有些气馁。这一天,营长们结束了白天的巡逻,坐在知府衙门里议论。
  “这张溥是苏州人的骄傲,城中百姓颇为袒护他,不愿意举报。”
  “团长,若是有人成心隐瞒,将三人藏在院子里,日日不让他们三人出门,我们哪里抓得到?”
  “难道要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搜查?这苏州城这么大,五千人要搜到什么时候才能搜一遍?”
  李老四吸了一口气,说道:“苏州城太大,搜不过来。我们只有多帖布告,增加悬赏奖金。对市民晓之以义,动之以利,鼓励市民举报。”
  一个营长说道:“若是三人坐轿子进别人家门,然后就藏在里面不出,恐怕也没有百姓看到他们的行踪。就算是悬赏千两银子,也未必有人赚得到这银子。”
  李老四沉吟不语,心里有些焦急,暗道莫非好不容易攻下苏州,却要被这三个人逃脱?
  李老四用手指敲着桌子,正在那里思索,却看到一个亲兵跑了进来,欣喜地喊道:“团长,有人揭帖举报张溥三人的行踪!”
  李老四和一众营长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是大喜过望的欣喜。李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