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5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5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在狭窄地形上是统治xìng的。陷阵团的火铳、大pào,还有士兵们身上那些钢甲,都让山东巡抚的标兵们有绝望的感觉。扔下了一百多具尸体后,标兵们失去了鏖战的信心,作鸟兽散,扔掉兵器脱掉了战袄逃进了城里。
  陷阵团士兵站上了四面城墙,控制了四个城门。
  北城门被打开,钟峰骑着骏马,大摇大摆地开进了济南。
  大兵进城,城中的百姓们一个个逃回了家里。他们紧锁院门,从院门的缝隙中偷偷观看这支装备精良的大军。
  钟峰看了看同行的“幕府海外厅大使”高立功,笑道:“高大使,这王公弼近在天津咫尺,麾下就这么一支不堪一击的军队,也敢挑衅伯爷?”
  高立功笑了笑,说道:“钟团长,伯爷做事打破俗套,王公弼何曾料到伯爷敢强攻济南?”
  钟峰啐了一口,说道:“不杀几个士绅头子,这些士绅以为他们可以无法无天了!”
  还没走到巡抚衙门,前面就骑来五匹快马,打头的正是钟峰麾下的一个营长。
  营长冲到钟峰面前,大声说道:“团长,抓到了想从南门逃跑的王公弼一家十二口!”
  钟峰嘿嘿一乐,说道:“带上来!”
  半晌,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年人身穿平民服饰,带着十一个穿着棉麻单衣的家人走到了钟峰面前。那山东巡抚王公弼虽然易服逃跑被抓住了,却还有些脾气,怒视钟峰大声吼道:“尔等居然敢强攻济南城?这是造反!”
  钟峰朝身边的一个亲兵说道:“扇他一巴掌!”
  那个亲兵大声唱诺,上去就啪一巴掌打在王公弼右边脸上,打得王公弼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王公弼在地上狠狠瞪着钟峰,咬牙喝道:“我是堂堂巡抚!你敢打我?”
  “再打!”
  亲兵大喊得令,又把王公弼抓了起来,啪一巴掌打在左边脸,又把王公弼打在了地上。那个亲兵左右开弓,打了王公弼五巴掌,打得年迈的王公弼颤颤悠悠快昏过去。亲兵还没打过瘾,抓着王公弼还要再打,被打得满口是血的王公弼却已经崩溃了。
  山东巡抚终于明白钟峰随时会要他的命,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脸上流下两行浊泪。
  “别打了!别打我了!大将军饶命!王公弼知悔矣,大将军饶我一家十二口的xìng命!”
  看到王公弼跪了下去,他身后的十一口人全部跪了下去,大喊饶命。
  钟峰冷笑一声,说道:“你抓捕十一家棉商的男fù长幼,如今关了大半个月了,死了几个?”
  王公弼听到这话,被打得血红的脸上一下子变得雪白,跪在地上发抖,不敢答话。
  钟峰脸色突变,厉声喝道:“死了几个?”
  王公弼跪在地上磕头不止,颤颤巍巍地答道:“死了七个……”
  钟峰冷冷说道:“这些棉商都是我兴国伯的友商,一条命抵得上你王家人的两条命。既然死了七个,你们家的男丁就全部折进去了!”


第0381章 报仇
  听到钟峰的话,王公弼身后的家人女眷中,立即就有人嚎啕大哭起来。
  “大将军,饶命啊!”
  “大将军,我等读书人不曾作恶……”
  王公弼一脸惊惶地看着钟峰,慌张说道:“我是堂堂巡抚,朝廷命官……”
  钟峰啐了一声,骂到:“老头,我告诉你,在虎贲师眼里,只有朋友和敌人两种人。我们不管你是朝廷命官,是流贼,还是满清鞑子。只要侵犯了兴国伯,就是该杀的敌人!”
  钟峰看了看王公弼身后的家人,摇头说道:“你儿子不少嘛,三个儿子?这下子全没了,当真是可悲可叹!”
  王公弼已经无力地瘫在了地上,颤抖着说道:“这还有没有王法……”
  钟峰厉声喝道:“你烧棉商棉花的时候,可知道什么是王法?你害死了七个范家庄友商,下手这么狠,可知道王法?”
  钟峰一挥手,大声说道:“押下去,等抓到其他人一起问斩!”
  把山东巡抚关押审问后,钟峰亲自杀到巡抚衙门里,去班房中解救贩卖棉花给范家庄的十一家棉花商人。
  其中一家较大的姚姓棉花商人还曾在范家庄和钟峰见过。他一看到钟峰率兵进入班房,就激动地眼睛血红,紧紧抓住女儿的手,说道:“雀儿,我们有救了!”
  钟峰带着一个巡抚衙门的管事衙役,正准备一一用钥匙打开班房的锁链。然而钟峰一抬头,看到第一间班房里就关着姚姓商人一家。钟峰愣了愣,暗道这可是熟人,他不等衙役上来,就拔出钢刀砍断了锁链,拉开了班房。
  “姚员外,让你受苦了!”
  那姚姓商人激动地热泪盈眶,跪在了钟峰面前,说道:“多谢钟团长来救命,救下我一家老小。”
  钟峰赶紧上去扶起姚员外,好声问道:“姚员外家人没有受苦吧?”
  姚姓商人听到这话,两行热泪就流了出来,擦拭着眼泪说道:“小儿子口渴,在班房里讨口水喝,被弓手们打了一顿,三天前死在牢房里。好在大儿子和两个女儿都没有挨打,挺了过来。”
  钟峰喟然长叹,说道:“我们来晚了,薛员外节哀顺变。薛员外这一次的损失,我范家庄一力承担。殴打姚员外小儿的弓手,薛员外帮我们指认出来。只要对薛员外小儿动了手了,一律斩首弃市。”
  此时形势已经完全倒转,原先沦为阶下囚的棉花商人顷刻间变成这些衙役的xìng命主宰,一句话就可以夺走这些衙役的xìng命。听到钟峰杀气腾腾的话,管钥匙的衙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喊道:“姚老爷明鉴,我一直老实管着钥匙,没对贵公子动手!”
  薛姓商人冷哼了一声,擦了擦眼泪说道:“我小女儿进班房时候走慢了一步,就被你用力一推摔在地上!”
  钟峰大喝一声:“孽障,原来竟如此猖狂!给我拿下!”
  两个陷阵团士兵冲了上来,一把摁住了管钥匙的衙役。那衙役吓得浑身发抖,跪在地上大声喊道:“大将军,我只是推了一下,罪不至死啊!”
  钟峰冷笑一声,说道:“要是兴国伯在这里,他可能打你五十大板把你放了。”顿了顿,钟峰又说道:“不过你碰上了我钟峰,你就倒霉了。我钟峰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杀人,尤其是杀你们这些贪官污吏。”
  钟峰挥挥手,让士兵们去救其他的棉商。然后他转身对姚姓商人说道:“姚员外,巡抚衙门的衙役弓手我已经全部抓来了,都抓到了巡抚衙门的院子里。你随我们出去指认,哪些衙役抓你来的,哪些弓手打了你公子,一一指认,一律处决。”
  姚姓商人被杀气腾腾的钟峰吓到了,点头说道:“那时候场面慌乱,具体哪个衙役哪个弓手我也只是看了一眼,我怕我会认错人。”
  钟峰笑着说道:“没关系,姚员外,这些胥吏衙役一个个都该杀,你认错了几个,也是无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