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5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流贼复起又平,平又复起,正是因为小民所承担的田赋太重,官逼民反!”
  “士绅们通过贿赂官员,歪曲大明的税赋制度,像硕鼠一样不纳税赋。他们不但自己不纳税,还接受jiān猾刁民的投献,帮助其他刁民也不纳田赋。”
  “因为士绅不纳税,朝廷一贫如洗,百姓流离失所。”
  “兴国伯要杀的,就是这些劣绅和贪官,妄图阻止兴国伯向士绅收田赋的劣绅和贪官。”
  听到李兴的话,围观的百姓们才知道兴国伯为何杀到襄阳来,脸上渐渐动容。张献忠去年刚刚肆虐湖广,百姓们都知道流贼来了是怎样的灾难。所谓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谁也不会看到大厦将倾而无动于衷。
  虽然市井小民们自己无力改变这个世道,但是兴国伯有这样的力量。兴国伯正本清源匡正天下,百姓们都是认可的。
  站在后排听不清李兴说话的市民焦急地询问前排的市民,想弄清楚李兴说了什么。前排的百姓便转过身去,把李兴的话说给后排的百姓们听。李兴的言语,一排一排地往后传了出去。
  等市民们把自己的话传开了,李兴才高声说道:“在尤名贵之流的贪官和劣绅眼里,小民就应该被敲诈盘剥,士绅就应该免赋免役,坐享刁民的投献,不劳而获!即便是朝廷收不上赋税,国家因此败亡,他们也毫不介意!”
  “兴国伯向士绅收税,他们就发动天下士绅打砸兴国伯的商品,阻断兴国伯的原料!”
  “故此,虎贲师兴师伐远,将这些国家败类擒杀于襄阳城内!”
  “今日,襄阳城的百姓们,就在菜市口见证虎贲师斩杀这些劣绅贪官!”
  围观的百姓们听到李兴杀气腾腾的话,一个个脸色发白,不敢议论说话。
  李兴转身对行刑的士兵喊道:“准备动刑!”
  士兵们首先把步qiāng对准了打砸商铺的士绅和家丁,把qiāng口对准了他们的后脑勺。
  这些人感觉到冰冷冷的火铳对准了自己的脑袋,一个个哭得泣不成声。黄家的家主大声喊道:“大将军,大将军我知道错了,我愿意双倍赔偿玻璃店的损失!”
  周家的家主磕头不止,大声说道:“大将军,我出钱,我出钱把那些被砸烂的肥皂买下来,算是我出钱买的!”
  负责行刑的排长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大军从天津杀出来你们才醒悟,已经太晚了!”
  李兴一挥手,二十几把步qiāngshè出子弹,顿时把三家劣绅和他们的家丁毙于道路之上。
  杀完了左边的劣绅和家丁。士兵们又把步qiāng对准了右边的襄阳府知府尤名贵、他的两个儿子、以及二十多个殴打欺辱碱面矿矿主的衙役、弓手。
  步qiāng架在这些官吏脑袋上,官吏们吓得泣不成声,一个个拼命在地上磕头,希望李兴能饶他们一死。
  尤名贵流着眼泪不停磕头,大声喊道:“大将军,我是朝廷命官,你不要杀我!我为官二十年积有家财十七万两,全部献给大将军,大将军饶我一家三口!”
  李兴冷笑一声,挥手说道:“行刑!”
  啪一声,清脆的qiāng声响起,尤名贵后脑勺中弹,头颅上绽出一朵血花。他惨叫着睁大了眼睛,身子一歪,倒在了青石板铺就的道路上。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响起,二十多个贪官污吏,连同尤名贵的两个儿子,全部毙于血泊中。


第0380章 巴掌
  五月二十八日,钟峰按兴国伯李植的命令,率领五千人的陷阵团攻到了济南府府城,讨伐阻断山东棉花供应的山东巡抚王公弼。
  济南是山东省城,城高楼峻。
  济南府的城墙最初为夯土筑成。洪武四年,济南城墙包砖。城墙周长十二里四十八丈,高三丈三尺,阔五丈。门四:东曰齐川,西曰泺源,南曰历山,北曰汇波。城楼十一座,垛口三千三百五十个,旗台五十五座,pào楼各四座。
  山东巡抚王公弼麾下有标兵三千,加上守城乡兵八百,共有三千八百人守在济南城上。说起来,这样的防御力量十分可观。
  不过陷阵团是热武器时代的军队。这些高峻的城墙,这几千守兵,在陷阵团面前,都配不上对手两个字。
  钟峰这次出征,带上了四十门十八磅pào。这些十八磅pào口径四寸三分,每门大pào重三千二百斤,加上pào车重四千多斤,需要十二匹驮马才能拖动。
  因为这些沉重的大pào,范家庄到济南六百里路途,陷阵团走了十六天。
  陷阵团大军到了济南城下,济南城中早已知晓陷阵团的到来,关闭城门摆出了死守的姿态。三千标军对巡抚的忠诚没有问题,他们在城中拆卸房屋筹集檑木,摆出姿势要和陷阵团死战一场。
  钟峰看着城墙上站立的山东标兵,笑了笑说道:“螳臂当车!”
  钟峰一挥手,四十门十六磅pào移到了城墙两里外,齐齐瞄准了济南城北城墙的中段。
  “开火!把城墙砸塌!”
  四十名pào长点燃了大pào上的火绳,火绳渐渐烧尽,点燃了pào膛内的大颗粒黑火yào。只听到震耳yù聋的四十声巨响,巨大的火舌从pào口中冒出,让人眼睛一闪不得不闭上眼睛。四十门大pào产生了巨大的后座力,震得附近的大地一片颤动。
  陷阵团军官们的战马们吓得一阵嘶鸣,甚至跑了出去。
  四十发沉重的pào弹齐齐shè向了被瞄准的一段城墙,砸在那些包裹夯土的青砖上。巨大的冲击力让城墙剧烈抖动,仿佛地震,吓得这段城墙上的守兵慌忙逃窜。
  在pào弹的巨大冲力下,青砖刹那间就被pào弹打成了粉末。城墙边缘的女墙一下子就垮了,摔在了城墙脚下,变成了碎砖。城墙里面的夯土也被四十发pào弹震下了一大片。城墙和地面之间不再有陡峭的直角角度,垮下来的夯土落在地面上,让城墙变成了一个坡。
  城墙上的守军第一次见识到这么多重pào轰击城墙的盛景,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
  pào击接二连三而来,一次次地砸在城墙上,把一段又一段的城墙打垮。大pào打了一个上午,最后把两百步长的一段城墙全部砸毁,把包砖的这一段城墙砸成了一片土坡。垮下来的夯土,把护城河都填平了。
  本来严整的济南城城墙,被打出一个巨大的口子出来。
  陷阵团的士兵们手持装好子弹的步qiāng,从这一段土坡上爬上了城墙。
  开始时候,还有几个标兵营军官想组织冲锋,阻止陷阵团的前进。但在陷阵团士兵的一排排步qiāng齐shè中,标军营的士兵们很快就发现,他们根本不够资格做范家庄大兵的一盘菜。
  范家庄的大兵们站在土坡上,以十人一排进行三段连shè,像大屠杀一样杀戮试图冲上来的标兵。山东巡抚的标兵们一次次鼓起勇气冲上去,又一次次被陷阵团的士兵打溃,最后一个个慌不择路地跳下城墙。
  虎贲师的装备实在太精良了,那一排排齐shè的步qiāng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