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5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家的家丁砸烂了,损失惨重!那黄家本来和我家有过节,这次借机报复我家,请大人为我做主!”
  李兴一挥手,指着旁边一个排长说道:“带兵抓捕黄家动手打砸的家丁,杀!组织打砸的黄家家主,杀!审问无误后押到菜市口,午时一起行刑!”
  那个排长立刻整兵,带着地上那个店主去抓捕了。
  看到李兴的霸气指挥,其他几个店主胆子壮了起来,纷纷跪地说道:“我家店铺被砸烂了肥皂,袁家、周家两家人先后来砸两次,请大人为我等做主。”
  “我家的李家精布被烧了,一百多匹布全被当街烧的,是刘家人干的,请大人为我做主!”
  李兴大声说道:“诸位放心,打砸你们店铺的败类都会被揪出来,没有一个跑得掉。”
  李兴一挥手,两个排长带兵出列,随开店的老板们去抓捕打砸商店的士绅了。
  李兴见抓捕士绅的事情安排得差不多了,在马上大声说道:“走,去知府衙门抓捕尤名贵!”
  众兵听到命令,齐声喊“虎”,齐齐向知府衙门攻去。
  知府衙门门口,上百名选锋团士兵已经把衙门正门封锁。撞门的撞木也已经准备好了。
  那知府衙门大门是一个三间房子宽的门楼,门楼前摆着两个大石狮子,中间挂着巨大的“襄阳府署”的匾额。衙门的大门看上去十分结实,估计需要些时间才能撞开。
  李兴一到,衙门前的一个连长就说道:“二将军,我们已经确认,尤名贵在衙门里,衙门侧门和后门已经全部封锁!”
  李兴点了点头,说道:“喊话!”
  一个排长朝衙门里大声喊道:“衙门里面的人听着,兴国伯虎贲师兴师伐远,只抓罪犯,不杀无辜。你们速速打开衙门大门,跪地投降,免得攻打途中qiāngpào无眼,伤及无辜!”
  “你们速速投降,免得伤及无辜。”
  李兴见排长喊了几声没有效果,一挥手说道:“攻!”
  李兴一声令下,士兵们点燃二十颗手榴弹,扔进了衙门里。便听到“轰”,“轰”几十声巨响,衙门院子里传来一片惨叫声。
  选锋团的士兵们正要用撞木撞击衙门大门,衙门的大门被里面的人们打开了。
  一个弓手一身的血,一打开大门就跪在地上使劲磕头,大声喊道:“大将军,诸位兵爷,我们没有参与欺辱矿工的事情,请大将军放我们一条生路!”
  李兴看了看这个弓手,说道:“有没有参与,事后我们会细细审查,绝不放过一个有罪的。”
  李兴一挥手,说道:“进去抓拿尤名贵。”
  但选锋团的大兵刚冲到正堂,就看到守侧门的士兵跑过来报告:“二将军,尤名贵带着两个儿子穿着平民衣服,爬墙跳出衙门了!我们的人正在东边追!”
  李兴啐了一声,说道:“襄阳城已经被我们控制了,他能跑到哪里去?派两个连的骑兵去追捕!”
  李兴的手下们大喊得令,便去抓捕了。
  李兴走进知府衙门班房,去释放那些被捕的碱面矿矿主。
  这些矿主被抓起来后饱受折磨,三十四个矿主中已经有五个死在了班房里。李兴打开班房大门,看到班房的地上血迹斑斑,也不知道是谁的血。
  李兴拱手朝这些受尽了苦难的矿主说道:“诸位都是范家庄的友商,我代兴国伯向诸位道歉,我们来晚了!”
  那些矿主们做梦也想不到天津的兴国伯会带兵杀进襄阳城,见到李兴释放了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过了一会,等他们反应过来,便欢欣鼓舞地站了起来,不少人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没多久,士兵们抓住了试图逃窜的襄阳知府尤名贵和他的两个儿子,押到了李兴面前。
  那尤名贵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留着长长的胡子。此时他被士兵们五花大绑押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在了李兴面前,哭得涕泪jiāo加,颤声说道:“尤名贵一时糊涂,一时糊涂啊!大将军饶命啊!”


第0379章 见证
  李兴冷冷说道:“尤名贵,你抓了三十四家碱面矿的矿主,这才一个月,已经有五个死在你的班房里。你说你一时糊涂?你这一时也太长了些!”
  “劣绅打砸李家的货物,你也不闻不问,任刁民把城中李家货物砸了个遍!”
  “兴国伯对士绅收取田赋,你就响应刁民张溥的号召,阻断兴国伯的碱面。汝用心之险恶,罪不可赦。”
  “你动手关闭碱面矿产的那一刻起,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来人,将尤名贵和他的儿子全部关进班房中审问。午时一到,便押到菜市口问斩!”
  尤名贵双股战栗,竟吓得尿在了裤子里,湿了一地。他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匍匐在地上嚎叫着说道:“大将军……大将军饶我一家三个男丁……”
  他话还没说完,几个选锋团大兵就把他拎了起来,押进了班房。
  午时一到,抓捕到的囚犯们全部被押到了城北菜市口。囚犯们背chā木板,木板上用毛笔写着大大的死字,在菜市口的街道上跪了长长的一排。
  选锋团的士兵们在城里宣传这次问斩,沿着大街小巷叫嚷:
  “兴国伯大军此次征伐,已经抓拿死犯五十七人,即将于午时于城北菜市口斩首!”
  “犯兴国伯者,虽远必诛!”
  “襄阳知府尤名贵论罪当斩!城中百姓,可去菜市口见证处决。”
  “我兴国伯虎贲师纪律严明,绝不刁难城中百姓。”
  城里的百姓们见这支凶狠的官军入城半天,没有做出任何骚扰百姓的事情,胆子渐渐壮了起来。此时听说官军要处决襄阳知府,一个个抑制不住好奇,都涌到了城北菜市口取看热闹。到了午时的时候,菜市口外面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就连旁边房屋的瓦顶上,也站了不少人。
  百姓们站在一起,议论纷纷。他们互相打听,好不容易才弄明白,这支战力强悍纪律严明的官军,是天津兴国伯的大军。
  兴国伯的大名百姓们都听说过。兴国伯北据鞑子南灭流贼,是大明中流砥柱一般的大将军。兴国伯的故事,早就被说书人传颂到大街小巷。甚至还有一些戏班子把兴国伯的经历编成了戏曲,在茶楼酒馆间传唱。
  兴国伯大军征伐张献忠时候,还曾路过襄阳呢!
  搞明白了破城而入的官军是兴国伯的虎贲师后,百姓们开始渐渐认可这支官军了。能让兴国伯兴师来伐,这襄阳知府肯定做了罪大恶极的事情。
  日晷上的影子一点点挪动,最终落在了午时的刻度上。
  到了午时,李兴走了出来,看着襄阳的百姓,大声说道:“襄阳的百姓们,这次虎贲师大军之所南征襄阳,是因为襄阳的知府尤名贵勾结士绅,妄图阻止兴国伯向士绅收田赋!”
  听到李兴大声喊话,围观的百姓们停止了议论,开始听李兴说话。
  “如今国家千疮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