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5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5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让辎重和大pào能够跟上选锋团的行进速度,李植给辎重民夫配备了一千辆四轮马车,每辆马车由四匹驮马拉动。辎重车上装载足够选锋团骑兵和战马食用两个月的粮草和豆料。李植还给李兴配备二十门六磅pào,每门pào由六匹驮马拖拉。辎重马车和pào车有了大量马匹拖拉,也能保持日行一百里的速度。
  三千兵马从范家庄出发后,一路向南,朝襄阳城袭去。
  说起来,李兴虽然名为选锋团团长,但真正带兵打仗的机会不多。每次李植率军出征,都是让李兴坐镇范家庄。李兴这些年琢磨出了不少城池防御的窍门,但对于指挥大军厮杀,经验却略显不足。
  好在有长期指挥选锋团骑兵的副团长薛三库。薛三库作为李兴的副将,这次在一旁辅佐,相信能够帮助李兴指挥好这一支精锐骑兵。
  这次李兴出兵,没有札付,也没有兵部行文,唯一有的就是盖着李植兴国伯大印的《讨尤名贵声明》。李植的一份声明出了天津没有人会认可,过路的州县估计都不会让李兴的兵马补充粮草。
  不过李植的三千骑兵带够了辎重粮草,只要在行军途中找到干净的水源就可以烧火造饭。实在不行,就用强的——没有一个小县城的城墙拦得住这三千精锐骑兵。
  三千骑兵骑着三千匹马牵着三千匹马,再加上辎重车和pào车的四千多匹驮马,在华北平原上策马奔驰,一路朝南方攻去。军马大多是红色的,远远望去,像是一片片红云在官道上飘dàng前行,夺人心魄。
  那几万个马蹄砸在地面上,让周围的地面都微微颤抖。滚滚的蹄声像是隆隆的惊雷,传出去几里远。
  大明的百姓最怕官军,远远看到选锋团骑兵扬起的尘土就逃了。
  平常的官军和流贼打仗,若是打了败仗,溃下来的败兵就像是强盗似的,抢夺农民的粮食银钱。如果是打胜了,官军嫌擒斩的首级不够,随时可能到附近的村落杀百姓,把百姓的首级当作流贼报上去,便是所谓的杀良冒功。
  反正不管怎样,惹上了官军就是要倒霉的。所谓匪过如梳,兵过如篦。一旦被官军盯上,那家破人亡就是片刻间的事情。看到李兴的骑兵大军压过来,官道两边的农民撒腿就跑,没有一个敢仔细打量这一支兵马。
  李兴在范家庄出兵时候,是受到范家庄百姓的夹道欢送的。范家庄的百姓们都知道大兵们纪律严明,都把大兵们当作守卫社会秩序的力量,对大兵们十分亲热。但到了中原内陆,百姓们却像避瘟神一样躲避李兴的三千骑兵。
  李兴从天津走到湖广,一路上没有遇到一支官军敢出来挑衅。如今范家庄强军名声传遍天下,敢犯虎贲师之锋的兵马实在是不多。即便是关宁的边军在此,也要考虑考虑。要知道,他们面对的是曾经以少敌多大败鞑子的范家庄虎贲师。
  虽然文官们受到苏州张溥的号召,集体跳脚,可能想派兵堵截李兴的大军。但到了崇祯十四年,大明的武将们早已变成了一个个军阀。真正带兵的武将们,没有一个敢拿自己苦练出来的兵马和家丁开玩笑,去和天下强军的虎贲师硬碰硬。
  李兴一路南行,也不知道所经地方的巡抚和总兵们有没有因此斗起来。
  五月二十七日,选锋团杀到了襄阳城下。
  此前李兴距离襄阳城还有一百多里时候,就已经派出六百兵马,把襄阳城其他六个城门都包围了,严禁一切人等进出城门,防止襄阳知府尤名贵弃城逃跑。
  此时襄阳城上的守军已经关闭了城门,陈列守军在城墙上。襄阳城城大墙高,城墙四围有宽阔的护城河。不过襄阳城里并没有大队兵马,只有襄阳城守备一员,麾下营兵实兵六百多。
  李兴用望远镜看着襄阳城的城头,见城头上的士兵们都有些惊慌神色,似乎没有一战的勇气。李兴朝薛三库问道:“薛副团长,你觉得我们拿下襄阳城,需要多久。”
  此时李兴决定主攻襄阳城大北门,希望能够一鼓而下。
  薛三库沉吟说道:“团长,我认为我们铠甲精良不怕弓箭,可以从城门处强攻。只要几个时辰,就能拿下襄阳城。”
  李兴点了点头,大声喊道:“火pào列阵,把襄阳城的北门zhà开!”
  中军令旗招展,把命令传到了pào兵处。二十门野战pào被从pào车上卸了下来,推到了襄阳城城门一里处,将黑洞洞的pào口对准了襄阳城北门。
  李兴站在pào兵西侧,举起了右手。
  pào兵们点燃了火pào引信,二十门火pào猛地喷出了火舌,狠狠地向后面一顿。
  大地都被这连绵不绝的pào火震了一下,抖动起来。二十发沉重的pào弹狠狠shè向襄阳城北门,砸在那包铁的木门上,砸得铁皮破碎,木屑飞舞。


第0378章 兴师伐远
  二十门野战pào打了三轮,襄阳城大北门的城门被打成了一片稀烂,倒在了地上。
  选锋团的士兵们搬来小船和木板,在护城河上搭载浮桥,往城门口攻去。
  城墙上的守兵开始还想往下扔滚石檑木,但护城河河岸的上千选锋团步qiāng手一直举着qiāng对准城墙墙头,一遇到露头的守兵就开火。城墙上的守兵没扔几块石头下来,就被打死了十几个人,再不敢往下扔檑木。
  很快,浮桥就搭好了。两千选锋团士兵踩着浮桥攻进了襄阳城内。城墙上的守兵是地方守军,长期被拖欠军饷,本来就没什么战斗力。此时他们看到天下强军的范家庄虎贲师攻破了城门,哪里还敢守在城墙上?顿时一哄而散。
  选锋团的士兵们顺利地接管了城墙,控制了襄阳城。
  襄阳城的百姓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听说城门被强人封住了,怎么今天这就有人攻城了?然后这么快,城池就被攻下了?这是哪里来的强军?百姓们慌忙逃入家中,紧闭家门,唯恐遭了兵灾。
  选锋团大兵们踩着整齐的步伐,进入了襄阳街道。当先的部队走在主街上,大声吼道:
  “兴国伯虎贲师兴师伐远,只执罪犯,百姓莫惊!”
  “打砸李家货物的士绅,杀!”
  “欺辱碱面矿矿工的衙役、弓手,杀!”
  “襄阳府知府尤名贵,杀!”
  “其余人等,各自在家安好,大军秋毫不犯!”
  士兵在城内控制了主要的街道路口,开始搜索贩卖范家庄商品的商店。很快,几家经营范家装货物,前段时间惨遭打砸的商铺店主就被搜罗出来。李兴骑在马上,对这些店主说道:“诸位本是范家庄的友商,这次风波中让诸位受了波及,我代兴国伯向诸位道歉。诸位店家,哪些人打砸了你们的货物,一一说出来,本官为你们做主!”
  那些店主被虎贲师的做派吓得脸色发白,对视了几眼,面面相觑。最后一个胆子大的店主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喊道:“大人!我家经营的十面玻璃镜,十八套玻璃酒具被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