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5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5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回到乾清宫,朱由检在书房里来回踱步,神态轻松。
  一甩龙袍长袖,朱由检缓缓坐在御座上,脸上竟浮出浓浓的笑意。
  看了看王承恩,朱由检淡淡说道:“王承恩,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
  王承恩看着满脸笑容的天子,有些反应不过来,拱手问道:“圣上,外朝的那些文官都zhà锅了,圣上怎么还这么高兴!”
  “zhà锅好!让这些文官们跳跳脚!”
  王承恩愣了愣,不知道该说什么。
  朱由检看了看一脸懵懂的王承恩,笑道:“李植兵强马壮,朕一直担心他尾大不掉。如今天下已经基本无事,朕平日最担心的就是李植有谋逆之心。但今日他李植得罪死了天下士绅,朕就不担心他了!”
  “他和天下士绅为敌,士绅恨不得食其ròu,他再没有觊觎天下的资格。”
  “和天下士绅为敌,他就只能靠自己的两万兵马守在天津,哪里还能号令天下?”
  “我大明的江山,固若金汤也!”
  “至于天津的税赋,谁收都是一样的,前朝以里长收税,后来又让衙役收税,都是一样,关键是不要拖欠。让兴国伯收天津的田赋,朕也不介意。”
  “朕不会帮兴国伯,也不会帮文官们,让他们斗去吧,斗得越激烈越好!最好是结下血海深仇,从此互为敌寇,让李植从此不敢离开天津一步。”
  “朕可以好整以暇,置身事外看热闹!”
  王承恩诧异地看着天子,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把瘦弱的身子完成了九十度,唱道:“天子圣明!”


第0373章 何文腾
  四月十七日,李植正在总兵府书房里处理公文,却听到一个让他惊讶的消息。
  天津一府二州二十县的知府、知州和二十名知县全部挂印而去。
  朝会上虽然一众文官围攻天子,但天子迟迟不表态,最后闹了几天的朝会,朝廷始终没有给出处理李植的政策,不了了之。天津的文官们见朝廷不处理李植,自度没有能力反抗李植的“暴政”,干脆把大印往衙门大梁上一挂,脱掉官袍罢工了。
  既然斗不过李植,又不能协助李植“为虎作伥”,挂印而去就是这些文官们保住xìng命和前途的唯一办法了。
  李植得知消息后冷笑了一声。
  “既然天津的知州、知县们都已经罢工,那本伯接手天津的赋役征收,就更加理所当然了。”
  这段时间,天津的文官们迟迟不愿意把赋役黄册、鱼鳞图册和征税记录jiāo给李植,李植正琢磨要不要用强,要不要带兵去强征,结果等来了这样一个消息。如今天津各府、州、县的主官都不在,李植强行提取税赋文件就更轻松了。
  李植一伸手,说道:“来人!备马!崔昌武,我们先去静海县县衙取鱼鳞册、黄册和税赋文件。”
  静海县是离天津卫城最近的一个县,李植要强行提取税务文件,自然是从静海县开始。
  李植的“密卫大使”韩金信听到这话,半跪在地说道:“伯爷,如今外面喧嚣尘上,说什么的都有。伯爷还是不要出总兵府,以免有闪失。”
  李植愣了愣,问道:“有人要暗杀我?”
  韩金信很直接地说道:“伯爷要抽士绅的税,不但有人想杀伯爷,甚至想把伯爷一家灭门的都有。这些天我的眼线在各处打听,一些士绅甚至公开宣称伯爷死期不远。我们的人把这些士绅抓回来审问,却审不出什么头绪。我们的结论是想暗杀伯爷的不只是一个两个士绅,只是一下子还没有人动手。”
  李植沉吟片刻,说道:“这些士绅要玩命了?”
  崔昌武说道:“伯爷抽士绅的田赋,士绅名下的刁民便要带着田产离开那些士绅门下,不少士绅一下子可能就一无所有了。免税权是士绅的命,伯爷要了他们的命,他们只能拼命了。”
  李植站在书房里沉吟片刻,冷冷说道:“这些屑小,本伯还真不怕他们!”
  “我凭麾下两万虎贲,和这些屑小比比谁杀人的效率比较高。”
  李植挥手说道:“不怕他们!多带些人马出门,便带一百士兵同行吧,我们到静海县县衙去取文件!”
  韩金信担心地看着李植,却又不敢多说。
  李植不再耽搁,带着崔昌武和士兵们出了总兵府,打着依仗往静海县行去。
  走在天津城里,李植看到道路两边的路人和店小二一个个站在一起,看着李植的依仗议论纷纷。
  李植问道:“崔昌武,这些市井小民在议论什么?”
  崔昌武在马上拱手说道:“伯爷,他们在议论伯爷你和士绅开战,到底谁胜谁负呢!”
  李植吸了口气,问道:“他们觉得谁胜谁负呢?”
  崔昌武说道:“这些小民们不知道天高地厚,都说士绅人多势众富有天下,伯爷你斗不过他们。”
  李植冷哼了一声,正要说话,却突然听到一阵锐物破空的声音猛地从左边袭来。他只感觉眼前一花,一支重箭划过李植的脸颊前面,狠狠shè进了旁边一家店铺的墙壁上。那箭力道很大,箭头生生shè进了墙壁上的砖里面,箭尾微微颤抖。
  一个穿黑衣的人影从街道左边的屋顶上一跃而下,消失在房屋的后面。
  李植的亲卫队长大声吼道:“抓刺客!”
  看热闹的百姓见这边出事了,生怕殃及池鱼,抱头逃窜。
  二十个亲卫几脚踢开左边的院子大门,冲进院子里面抓捕刺客。过了一刻钟,一个身穿黑衣手持步弓的弓箭手就被亲卫门抓到了李植跟前,噗通一声被摁在了地上,跪了下去。
  那刺客生得高大强壮,一身劲装。看他的身手,估计是当过几年兵。
  李植担心遇到更多刺客,开始穿戴上护身的盔甲。李植的这一套盔甲是全身钢甲,配套有钢制头盔,把身体的前后全部包上,连腿都不露出来。穿上这套盔甲,就不怕弓箭了,就是比较沉重。
  李植一边穿盔甲,一边质问那个刺客;“是谁派你来的?”
  那个刺客却不肯答话。
  李植的亲卫队长见状,上去就对这个刺客拳打脚踢。亲卫队长一边踢打,一边骂道:“说出来就给个好死,不说出来凌迟你,杀你全家三族!”
  那个刺客挨了好久的打,被打得口吐鲜血,终于开口:“别打了!我说!”
  亲卫队长大喝:“是谁派你来的?”
  “是何家屯的何文腾让我来刺杀伯爷的。”
  李植问道:“没听说过这个何文腾,他是干什么的?”
  那个刺客又咳嗽了一声,咳出了一口血,趴在地上说道:“何文腾是个秀才,家里有七百亩良田,他给我一百两银子让我shè杀伯爷。”
  李植听到这话,冷哼了一声。
  一个七百亩田地的小地主,在李植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也敢对自己下杀手?看来自己真的踩到士绅的命根子了。不过这个小地主的势力有限,也雇佣不到厉害的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