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4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
  众官听到陆化林的话,琢磨着他的建议是否可行,一时都是沉吟不语。
  李继贞想了想,摇头说道:“游街罢市之类的手段,奈何不了李植。我听闻前番李植在天津征收商税时候,已故巡抚查登备便曾经组织学生绝食,商人罢市,最后全被李植用蛮力击溃。最后查登备反而被李植抓在总兵府班房里,刑讯拷问……”
  听到查登备的悲剧,一众文官们感同身受,一个个摇头叹气,十分惋惜。
  李继贞也十分同情查登备,叹了口气说道:“挑拨农民,倒是个好主意。只是如今李植在天津一家独大。组织人手去挑拨农民的人难以置身事外,若是运气不好被李植查了出来,恐怕要重蹈查登备的覆辙……”
  听到李继贞的话,陆化林哈哈一笑,说道:“宁可玉碎,不愿瓦全。下官虽然不才,却也要为了天下士绅和李植斗上一场。巡抚大人放心,陆化林愿意组织人手到乡野散布谣言,保证让李植受到腹背夹击。”
  众官听到陆化林的话,都吸了一口气。这年头,在天津敢出头和李植斗的人实在是不多,这陆化林算是一个胆子壮的。
  众官齐齐朝陆化林鞠躬作揖,赞叹不已。李继贞激动地说道:“陆公高义,他日汗青之上,当为陆公今日之抗税义举记上一笔!”
  陆化林笑了笑,说道:“不值一提!”
  李继贞沉吟片刻,说道:“如此关头,我们天津的文官不能独力迎战李植,我们当上奏朝堂诸公,声明李植欺君背主的罪大恶极。让朝堂诸公动用各种力量,一起打击李植。朝堂诸公集体发难,便是天子宠信李植,也不敢保他!”
  “我们还要书信联络天下名士实力缙绅,声明李植今日虽只在天津盘剥士绅,他日必将此dú加诸全国!我们要集结天下的力量,围剿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李植。”
  “我们天津的文官正面其锋,大可以后退一步。后面的事情,就jiāo给天下的名士高人们吧!”
  听到李继贞的分析布置,众官豁然开朗。此时此刻,天津的士绅不能硬冲,确实应该发动全国的士林力量对付李植。众官暗道李继贞不愧是巡抚,做事就是老道dú辣。众官齐齐朝李继贞鞠躬行礼。
  “巡抚大人高见!”
  “我已见李贼之死期也!”


第0372章 观虎斗
  四月十二日,紫禁城的皇极殿上,朝会开始了。
  朝堂上的文官们,早已经收到天津文官发来的信件,都知道了李植要越俎代庖代替官府收取田赋。不仅如此,李植还要对士绅动手,要对不jiāo税赋的士绅收税!
  这真是晴天霹雳一样的消息,李植收商税引来的天怒人怨还没有平息,又来了这么一出。这李植刚封为兴国伯,就立即对士绅动手了。可见这李植根本就是天下士绅的死敌,如果任他恣意妄为,这李植一定会把商税和士绅田赋扩大到全国。
  朝堂上的文官们,个个都是士绅,哪个没有良田千亩?如果李植的士绅田赋一上,士绅失去特权,那些带田来投献的小民还不是纷纷要走?众官就要被打回原形变成贫民。李植要对士绅收田赋,是放他们的血!
  而且不止是他们家中有田地,他们更是天下士绅的代言人。哪个广有田地的士绅不给官员们送银子?士绅之所以能够免赋,社会风气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在于士绅们对官员们的孝敬进贡。每年大量的银子从免赋的田地中流入士绅的腰包,然后又从士绅的手中流入官员的口袋里。
  天下起码有一半的田地不jiāo赋税,其利益链之巨大,岂是等闲?
  士绅和官员,根本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李植对士绅收税,就是断官员的财路。所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朝堂上的文官们,已经群情愤慨。
  若不是李植手握强兵,这些文官们早就直接把李植杀了。
  鸿胪寺的官员一甩响鞭,唱道:“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户科给事中手举牙牌走出来:“臣彭有德有本奏!”
  天子朱由检身边的太监唱道:“奏!”
  彭有德大声说道:“天津总兵官李植恣意违法,越俎代庖收取田赋。其罪恶行径,已经目无朝廷法度。臣以为,当以谋逆之罪将李植革职拿办,下狱问斩!”
  听到户科都给事中的话,众官都是一片赞赏神色,看向他的眼神中满是鼓舞。朝堂上攻击李植的大戏马上就要开始,而这个彭有德,是冲在最前面的,正如奋勇杀敌的登先勇士。
  听到彭有德的话,朱由检没有多说,只是淡淡说道:“朕知道了!”
  但文官们却不愿意就此放过天子,一个接一个开始上奏。
  礼部尚书贺世寿历来是攻击李植的主力军,也不知道他是因为错误提携了李植痛心疾首,还是为了和李植划清界限,总之每次他总是头几个跳出来攻讦李植。
  贺世寿举牌说道:“圣上,李植不仅要代官府收税,而且要向天下士绅收田赋。李植此举,是要动摇我大明的根本啊?”
  朱由检看了看贺世寿,没有说话。
  朱由检利益格局,却和这些文官们不太一样。虽然从小接受的是文官的教育,读的是儒家经典,学的是圣人微言,但朱由检毕竟当了十四年的家,知道这天下,并不是文官们说的那样简单。而这些文官们,也没有他们自己说的那样正直。
  李植对士绅动手,朱由检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
  朱由检对贺世寿说道:“何为大明的根本?”
  贺世寿昂然说道:“以读书人治天下,这是我大明的根本!动摇此根本,国体就会不稳!”
  朱由检看着贺世寿,冷冷说道:“贺卿言重了。”
  贺世寿说完,首辅范复粹举牌说道:“臣范复粹有本奏!”
  “奏!”
  “臣以为,如果放任李植不管,今后李植必然越发骄纵,更加目无朝廷。李植手握重兵,屡次违抗圣旨,已是军阀无疑。如果任其收取田赋,将天津一镇的田赋jiāo到其手上,则天津必成国中之国,朝廷再无法chā手丝毫。”
  “若是如此,李植祸心更盛,恐怕会更进一步,觊觎大统!”
  “此时此刻,天子诚宜严厉警告李植,让其明白知法犯法的后果。如今流贼已经平定,数万剿贼大军随时可以调动,若使李植再行不轨,可以调动大军围剿!”
  这个范复粹,知道拿士绅的利益来和天子说,天子不会动心,便拿大明的江山社稷来警告朱由检了。
  朱由检想了想,没有说话。
  然而范复粹话音未落,就有三、四个文官一起跳了出来。
  “臣有本奏!”
  “臣有一本奏!”
  朱由检看了看zhà了锅的文官们,没有再让文官们上奏,却是淡淡说道:“朕累了,今日退朝!”
  文官们的话还没说完,天子就走了。在百官惊讶的目光中,朱由检带着仪仗,退出了皇极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