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4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4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刘老二当时就脚底抹油想逃了,他在原地磨蹭了一会儿没有往前走,然后趁没人注意时候就往大军后面逃。但他只往后跑了五步,就有一个穿着鳞甲的闯军军官挥舞大刀朝他冲了上来。刘老二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转身又往大军前面跑去。
  那个带兵的军官见刘老二往前面跑了,不再追逐他,让刘老二舒了一口气。
  但刘老二一下子被那个军官吓到了,一下子跑得太快,居然跑到了大军的前部去了。虽然不是在最前面,可也算前排了。刘老二的前面,只有四、五排义军。
  刘老二正在琢磨义军们都走得很慢啊,大家都是怕死的啊,前面官军的大pào又响了。
  刘老二没想到的,那大pào这次shè的不是圆pào弹,而是散子pào。
  只一个刹那,前面的三、四排义军就全部倒下了。刘老二看到前排新兵身上突然就冒出血窟窿,被散子pào一穿两个洞。刘老二两步之前的一个义军新兵被散子pàoshè中了面门,一刹那整个头颅就被shè穿了。血液迸shè出来,又喷了刘老二一脸。
  刘老二一下子被喷了满脸的血,还以为是自己中弹了,用最大音量惨叫起来。
  他停在原地叫了好久,用手拼命在身上和脸上摸着,却没有发现伤口。其他的闯军军官以为他中弹了,也没有催促他上前,最后他倒是成功混到了大军的中部,不再顶在最前面。
  大军前面,官军的火铳响了。
  只听到一片噼哩啪啦的声音响起,义军的前排士兵就像是被镰刀割下的麦子,一片一片地倒在了阵前。


第0363章 不存在
  刘老二第一次见到这么威猛的火力。
  qiāng声落下以后,前面到处都是惨叫呻吟的声音,中弹的士兵在地上抽搐,血流了一地。刚才还举着刀剑的义军新兵,在那火铳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样,一眨眼就丢掉了xìng命。刘老二看到一个和自己一起糟蹋福王侍女的义军新兵,和自己算是有些jiāo情,胸口中弹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那是个十分高大的新兵,手上举着一把大刀,遇上普通官军估计可以一个战两个。但在这火铳面前,一发子弹就被了结了。
  正前方经过散子pào和火铳的打击,已经死了好几层士兵。刘老二本来在队伍中间,然而此时前面的几排新兵们死光了,他又变成了在队伍较前方。
  这哪里是打仗?这简直就是屠杀。
  义军们的斗志动摇了,无论军官们怎么呼喝,前排的义军都不敢再往前走。即便是义军军官,也被官军的火力吓懵了,有些不敢往前压。只有身后的督战马军还在驱赶大军往上冲。
  就在义军大军进退失据的一会儿,官军的火铳又开火了。
  子弹像暴风雨一样扫过义军,那些还在犹豫进退的士兵们纷纷中弹,发出了撕心裂肺地惨叫。前面一排士兵像是大风吹过的芦草,齐刷刷地倒下了。
  有些子弹没有打中最前排的士兵,在人群中乱钻,反而shè中了后面几排的义军。刘老二身边一个瘦弱的新兵小腹突然中弹了,子弹在他肚子上钻了一个小洞,鲜血啾啾地从那个洞里流了出来。这个新兵捂着伤口,却捂不住鲜血,一点点失去力气,眼看就要倒下。
  但他却不甘心就这么死去,死命抓着刘老二的肩膀不愿意倒下去,看着刘老二的眼睛里充满着求救的乞求,满是鲜血的手抓得刘老二的衣袖一片血污。
  刘老二受不了了,官军的火铳可以连续发shè,这样往上冲纯粹是送死。他狠狠把身边这个新兵的手甩开,撒腿就往后面逃去。什么督战马军也没有前面的官军可怕。督战马军用的是刀剑,而前面的官军用的是火铳。
  实在不行,就用长矛和督战的马军拼了。
  为了让更多的人和自己一起逃跑,刘老二一边跑一边喊:“快跑啊!官军的火铳又要打了!”
  “输了!打不赢的!”
  刘老二的叫嚷带动了其他义军的情绪,前排的义军害怕官军的火铳再响,呼啦啦全往后面跑了起来。这些新兵虽然在大战前还斗志昂然,但那是抢劫了洛阳带来的短暂兴奋,真打硬仗,这些新兵是没有韧xìng的。
  前排的崩溃带动了后排的崩溃,最后整个义军大军都崩盘了。
  刘老二以为督战的马军会砍杀溃兵,但刘老二跑到阵列后面,却发现督战的马军早就跑了。早在前排一线的士兵一转身逃跑时候起,督战的马军就抢在大军前面逃跑了。
  马军是闯王的根本,他们奔向了开封城下的辎重老营,大概要和马匹众多的辎重老营一起逃进山里。
  刘老二朝闯王的老营冲过去,希望能跟上闯王的步伐。
  刘老二体验了一把做贼的快感,已经没法再做一个老实巴jiāo的佃农了。抢劫大户内内侍女的生活仿佛是一个闪闪发亮的新世界,让他前面二十多年的人生黯然失色。哪怕是闯王败了,他也希望追上闯王。只要跟着闯王,就有快活做贼的机会。
  他跑着跑着,突然听到后面马蹄声如雷。
  刘老二转身看了看,看到几千官军骑士穿着闪闪发亮的盔甲,骑着高头大马朝闯王的马军追去。而自己,恰好处在这些骑士追逐的路线上。
  刘老二意识到了死亡,他慌张了,不再往前跑,拼命往两侧躲去,想躲开这些凶神恶煞的官军骑士。
  但挡在两千官军骑士面前,他已经是无路可逃。一名骑兵在马上伸出了马刀,锋利的坩埚钢马刀借着马势割在了刘老二的胸口。刘老二整个前胸被剖开,鲜血淋漓。刘老二惨叫了一声,拼命用手捂着伤口。
  但那伤口那么大,怎么捂得住?鲜血越流越多,刘老二渐渐没有了力气,倒在了开封城郊的土地上,再没有爬起来。
  ……
  李植骑在马上,看着越跑越远的李自成,摇了摇头。
  钟峰说道:“大人,闯贼早就准备好了要逃跑,选锋团就算能追杀到一些马慢的闯贼马军,恐怕是抓不到骑乌驳马的李自成。”
  李植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郑开成笑道:“这次我们大败李自成,也是大功一件了。我们的大军追砍这些闯军骑兵和步卒,起码能得一万多首级。就算闯贼这次能带少量快马逃走,但如今川楚的剿贼大军就要到达河南,大军云集下,闯贼再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李植点了点头,不再观察虎贲师追杀流贼的情景,策马朝开封城中行去。
  开封古城历史上曾多次被淹没,明太祖洪武元年重修开封城墙,改土城为砖城。城墙周长二十里二百步,高三丈五尺,宽两丈一尺;城濠深二丈,阔五丈。李植和一众军官策马行到城墙下面,见那城墙左右看不到尽头,十分雄伟。
  不过再雄伟的城墙,没有尽职的将士守卫,也是没用。若不是李植来攻打献贼,这开封城不知道能守多久。
  此时闯军已经大败,死守城池的开封城内却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