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4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被李自成高看了一眼。李自成为了表现自己礼贤下士的姿态,遇到大事都要询问牛金星一番。
  牛金星琢磨了一阵,含糊地说道:“此事颇难抉择。若战,则有全军覆没之风险。但若是逃,好不容易聚拢的饥兵自然会逃散,到时候便大势去矣……”
  摸了摸胡子,牛金星不敢下结论,只是唏嘘摇头。
  李自成见牛金星没有方策,转头看向李岩,问道:“李公子觉得如何?”
  李岩看了看李自成,拱手说道:“闯王,如今若是不战而逃,我们收拢的饥兵恐怕要全部逃掉,我们声势将大减,恐怕只能躲入山中。但若是上去鏖战,又有全军大溃,被李植追杀的风险。”
  李自成点头说道:“正是如此!”
  李岩说道:“我听说李植军中以步卒火铳手为多,骑兵不多。不如我们多把军马留在辎重老营里,上去和李植决战。若是胜了,自然是好。若是败了,我们的三千塘马带着老营的军马转身便逃,那李植也追不上我们。”
  听到李岩的话,众将都沉默了。此时此地,恐怕也只有这样一个办法了。
  李自成想了想,点头说道:“便依李公子的赞画,把军马多留在老营中。万一败了,我们便逃入山中,再蛰伏一年。”
  ……
  二月二十九,李植的大军行到了开封城郊外。
  前面,李自成的三万贼兵弃了开封城的包围,朝李植的兵马压过来,似乎要和李植决一死战。
  李植骑马立在一个小丘上,用望远镜观察李自成的兵马。
  李自成的贼兵大多是从贼不久的新兵,大多数身上都没有盔甲,唯一的武器是一把长矛或者大刀,十分简陋。有几千人骑着马,身上穿着绵甲,似乎是押阵的老贼。这些老贼列队在无甲的饥兵后面,起着督战队的作用。
  这些贼兵整体上看过去没什么战斗力,列的队列稀稀拉拉,没什么阵型。李植暗道这年头明军的战斗力实在是低下,洛阳城的防守实在是空虚,竟被这样一群刚刚聚在一起的贼兵攻下。
  闯军的队伍中有三十多门虎蹲pào,大概是从洛阳缴获的。不过这种小pào打不远,估计顶不住虎贲师pào兵的一轮齐shè。唯一能让人注意的是闯军中旗帜很多,在春天的风中猎猎作响,似乎代表着这支起义军颇高的士气。
  刚刚成军,就打下了大城洛阳,就能杀入福王府中劫掠一番,确实激动人心。
  李植骑马回到中军,朝旗令兵喊道:“全军摆回形阵,前进迎敌!”


第0362章 义军
  刘老二是去年十二月投靠闯王的新军一员。
  他本是河南府新安县的农民,距离洛阳不远。他家里佃租袁家老爷的十六亩旱田,但他平日里不事耕作,喜欢在乡镇上游手闲戏,把耕作的事情都扔给了父母。去年河南大旱,他家田里种不出来年的吃食,他便琢磨要做点什么事情出来。
  他想抢那些城里的地主老爷的粮食,那些老爷都存了几年的粮食,抢一户缙绅就够几十户人过一年。那些缙绅十分的可恶,外面都饿死人了,那些缙绅也不开仓放点粮食出来救济穷人。宁愿粮食在仓里烂掉,他们也不会拿给穷人救灾。
  不过刘老二只认识几个青皮,人手不足,他们不敢动手。
  后来好消息传来,名震天下的闯王来了。刘老二不做他想,立即投了义军。进了义军大营,他分到了一把长矛,充为步卒。上个月,义军攻破了洛阳,刘老二提着这根长矛跟着闯王,在洛阳狠狠地劫掠了一番。
  人生第一次,刘老二那样扬眉吐气。
  那些平日里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缙绅老爷们,都匍匐在自己的脚下瑟瑟发抖。那些粮仓里的粮食,不知道存了多少年,搬也搬不完,都被充作了军粮。在福王府里抢出来的金银财宝一箱一箱的,闯王当时就给三万义军每人发了三两赏钱。
  福王府里的侍女,一个个都被义军士兵们轮流享用了。刘老二那一天也做了一回男人,在一个侍女身上逞了一回威风。
  刘老二每次回想起在洛阳的那几天,就忍不住要咧嘴笑。那才是人过的日子!
  打下了洛阳之后,闯王更要打开封。开封是河南巡抚老爷的驻地,是河南的省城,更加富庶。若是能随闯王拿下开封,那好日子恐怕自己做梦都想不到。
  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就在义军包围开封城的时候,官军来了。刘老二也不知道来的官军是哪一路,闯王也不让士卒们乱猜,只说官军只有一万多人,义军人多,义军肯定能打败官军。
  刘老二也不害怕这些官军,这年头做官军要被当官的坑死。当官的喝兵血吃空饷,让士兵穷得驴打滚,饭都不管饱。做官兵还不如做贼,官军能有什么战力?就看洛阳的那些守兵就知道了,闯王大军一到,官兵立即起义投诚,哪里还需要打?
  这一支攻过来的官军,估计也是一样。
  这一次大战,刘老二所在的队伍被布置在大军中部。刘老二还有些可惜,暗道要是在大军前面才好。杀个把官兵,说不定就能升为马军,有马骑有ròu吃了。
  刘老二怀着惋惜的心情,走上了战场。
  但到了战场上,刘老二发现他想的一切,都是错的。
  前面站的那不是不堪一击的官兵,那是一万多杀神。
  一开战,两军距离一里多的时候,官军阵前的大pào就轰隆作响。那大pào的声音,比打雷还响,仿佛是一百多个惊雷在不远处zhà响。
  官军的大pào不但响,而且准,只打了一次,就把闯王的三十多门虎蹲pào全打烂了。
  刘老二当时就有发懵的感觉,这是哪一路官军?怎么这么厉害?
  等闯王让大军往前冲的时候,刘老二就留了个心眼。他走得慢,趁伍长不注意脱离了自己所在的伍,一点点缩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但后面也不是绝对安全,官军的大pào太厉害了。刘老二只往前走了六十步,官军的大pào又响了。一发pào弹从天而降shè进了刘老二前面的义军人群中,一下子就把刘老二几步之外的一个义军肚子打穿了。
  血液和碎ròu飞溅出来,溅了刘老二一脸。
  那枚pào弹打穿了一个义军之后去势不减,又砸在另一个义军新兵的大腿上。中弹的新兵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大腿就被打断了。那pào弹在地上弹了一下,又撞在了第三个义军的肩膀上。就在十几步之外,刘老二亲眼看到那个义军的整个右肩zhà开,右手一下子就和血ròu模糊的身子分开了。
  pào弹砸碎了第三个义军的肩膀后砸进了第四个义军胸口,把那个义军的胸前肋骨砸得粉碎。那个义军被pào弹的力量带得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吐了一口鲜血,一声不吭地死了,身子撞在后面的其他义军身上。
  这官军的pào弹,当真是太可怕了。对面的官军绝对不是一般的官军,这一仗打不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