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钱,自家的日子很快就能火红起来了。
  说不定,存上几年钱,自家可以买一个小院子呢。
  杨氏想着未来的希望,越来越高兴。她把剩下的ròu丝都给了石头,推开了自家的家门。
  房间里,丈夫黄贵对着桐油灯,正缝着棉衣上一块断了线的补丁。他的缝纫技术不好,缝的线歪歪扭扭的,在桐油灯下显得十分笨拙。
  杨氏见状,一把从黄贵手上抢下棉袄,骂道:“你缝什么?哪有一个大男人做这缝纫的事情的?”
  黄贵讪讪地笑了笑,说道:“这不是你‘下班’的晚,我便替你做些事情么?”
  杨氏啐道:“我戌时下班,在家还有一个半时辰,如何做不了这些事情,要你帮手?”
  黄贵摸了摸脑袋说道:“如今你去李家织坊做事,能赚那么多银子,我也该多做些贡献了么!”
  丈夫的话把杨氏逗乐了,她把头一低,吃吃笑了起来。不过她只笑了一小会就抬起了头,把油纸里的荷包蛋递给丈夫:“给你吃!”
  黄贵看着荷包蛋,脸上居然红了起来,摇头说道:“这是你做工赚的,如何藏给我吃?莫要被你的‘主管’看到了,扣你工钱。”
  “主管看到了!不过他不管,反正是给我的ròu和鸡蛋,我如何处置东家不管的。”杨氏把鸡蛋塞到丈夫嘴边,又说道:“给你吃!”
  黄贵脸上血红,挥着手说道:“我不吃!我不好意思吃你的鸡蛋!”
  杨氏不满起来,把鸡蛋往黄贵的嘴巴里塞,大声说道:“说了给你吃就给你吃啊,你一个大男人别扭个什么劲!”
  黄贵被荷包蛋顶嘴巴上,拧不过杨氏,只能张嘴咬了下去。好久没有吃到荤腥,那鸡蛋的香甜让黄贵精神一爽。
  见黄贵终于开口吃了,杨氏笑吟吟地问道:“好吃不?”
  黄贵赶紧点头说道:“好吃,好吃!”
  见丈夫的傻样子,杨氏满心的幸福。她抬着头笑了起来,笑得声音越来越大,笑声里满满的幸福。
  三月上旬,李家织坊的棉布便运到了大布商董至义店面里,通过董至义的渠道上了市。
  比寻常棉布宽一倍的李家布,立刻就吸引了各方的注意。
  茶叶坊林家的徐氏这几天要嫁女儿,没几天就要去婆家铺嫁妆了,便想给女儿做几套新衣。她走到董家在天津城南零售的布庄,立即被那宽幅的大布吸住了目光。
  “店家,这白棉布怎么这么大,比一般的棉布宽一倍。”
  店里的掌柜走到徐氏面前,得意地说道:“这是新上市的李家棉布,就是要比寻常棉布宽一倍。”掌柜举起那匹李家棉布,在棉布上比划着说道:“棉布这么宽,裁剪时候就有了更大的余地,布匹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用。以前布匹稍微一剪就出来很多边角料,现在布宽了这些边角料都变大了,这些边角料也就变成了有用的部分可以用来做衣服。”
  “而且!”顿了顿,掌柜又说道:“布匹更宽,做衣服时候前襟后襟可以直接一片剪成,不需要分两次裁剪成型后靠线缝合在一起,做衣服省力,而且做出来的衣服少了一道缝线,也更体面!”
  “李家棉布,莫非是城东做肥皂的李家?”
  “就是城东的李家!”
  “这李家人怎么这么厉害,搞出了肥皂这么好用的物事,如今又织出这么宽的棉布?”


第0038章 珍妮纺纱机
  徐氏手巧,给家里人做过不少衣服了,熟悉做衣服的各个步骤细节。布庄掌柜把话一说,她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好处,倒是对李植本事感慨了一番。想了想,她问道:“掌柜的,这宽布多少钱一匹?”
  “这李家棉布两倍普通布宽度,一匹长的布要折做两匹卖。折算后价格和其他的布匹一样,一两银子一匹。”
  “还能再便宜些不?”
  “这是新品,便宜不了了。也罢,看你诚心想买,我便少你二分银子,九钱八分一匹卖给你。”
  “好,我买一丈一尺!”
  买了李家棉布,徐氏便回到家里,拿起剪刀针线为要出嫁的女儿做起了新的衣服。果然,宽布在裁剪时候规划衣服的余地更大,为徐氏节约了不少边角料。而且那宽布可以直接剪出衣服的前襟后襟一整块,倒是省了一道缝线。
  做好了新衣服,过了几天徐氏便去女儿婆家铺嫁妆了。林家是中产之间,做的嫁妆不算丰盛,但也绝不寒碜,项链、盆桶,床上用品、箱子和衣服都有。嫁妆多做些,以后女儿在婆家的日子就好过些,徐氏并不十分节约。
  其他的东西都是普通物事,唯有徐氏用李家棉布做的衣服,吸引了女儿婆家人的注意。
  举起那套百褶裙反复看,女儿的姑姑笑着说道:“这百褶裙好稀奇,怎么不是前襟后襟缝起来的,只有背后中间有一道缝线,这么好看。”
  见未来的姑姑夸奖自己的嫁妆,徐氏的女儿心里一喜,看向了娘亲。
  徐氏走到姑姑面前,麻利地说道:“这是李家宽布做出来,前襟后襟裁剪时候就连在一起的,自然不需要再缝一线!”
  “还有这样的布?那不时以后做衣服都不用缝两道线了,都只在背后缝一条线就好了?”
  “是呀!”
  “这李家宽布真是个好东西,亲家娘你哪里买的?”
  “我在董家布庄买的。”
  “我过几日也去买几尺来做衣服。”
  李植的宽布有种种好处,在市场上很流行,收棉布的董至义也就乐于收购李植的棉布,李植的宽布便不愁销路了。算下来,织坊一个月能织出七千五百匹宽布,折合普通布匹一万五千匹。这些布匹李植以九钱一匹的价格卖给董家,再刨去棉纱成本和人工开支,织坊一个月能为李植带来一千四百多两的利润。
  织坊虽然比不上肥皂的暴利,但也成为了李植财务上一个重要板块。
  加上肥皂生意一个月三千两的利润,李植如今每个月能赚到四千四百多两。即便在富商云集的天津卫,李植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实业家了。
  有了钱还必须有保卫这些钱的力量,否则光有钱当真是一件坏事。为了震慑觊觎自己产业的小人,李植又招募了六十个人加派到自己的家丁队里。加上原先招募的十多个人,李植已经有七十多个家丁了。
  这些家丁,李植以十人为一组,从第一批十个家丁中选取武艺较好的人担任组长。七组家丁,其中两组驻扎在肥皂作坊,由钟峰率领。一组驻扎在李植家,李植直接管理,用以保护李植的家庭财产。另外四组驻扎在织坊,由李老四率领。
  李植这几个月观察下来,发现李老四虽然出身苦,但十分忠诚可靠。武艺可以训练,但忠诚却难得。而且李植未来准备用火器武装自己的家丁,对于使用火qiāng和大pào的军人来说,个人的武力并不十分重要。李植把四十个家丁jiāo给李老四,心里放心。
  李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