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3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3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随李植去追击张献忠,如今会是何等景象?
  不过虽然心里苦涩,但是李植如今权势熏天,众人都生出了巴结之心。等李植爬起来接了旨,一堆文臣武将就围着李植,七嘴八舌地恭维道:
  “太傅劳苦功高,这个升赏是理所当然的。”
  “太傅如此年轻就身居高位,将来必能再升一阶!”
  “太傅拿下闯贼,便要封伯了!”
  李植笑着朝北方拱手一礼,笑道:“全凭天子提携!”
  众人见李植提到天子,一个个站直了朝北方拱手,唱道:“天子圣明!”
  ……
  天子要李植驰援河南,剿灭李自成。
  李自成崇祯十三年下半年从巴西鱼复山逃出,以五十骑冲围而南进入河南,仅仅几个月就发展出几万贼军。
  正月二十二日,李自成率三万流贼攻陷了洛阳。洛阳不但是个大城,城中更有天子朱由检的亲叔叔福王。李自成这些年被明廷围追堵截,对明廷的恨刻骨铭心。抓住福王后,他竟然杀了福王剁他的ròu,和鹿ròu一起煮了吃,名为“福禄宴”。
  得知叔父死于贼手后,天子震怒非常,急令各地兵马援剿河南流贼。张献忠既然已经被李植擒杀,四川就安定下来了,天子将川楚剿贼大军抽出来一大半,全部派往河南。曹变蛟等人,都在李植身后往河南赶来。
  此时在河南,李自成攻陷洛阳后又围住了开封,希望能像攻陷洛阳一样一鼓而下拿下这座大城。
  但开封的防守,却比洛阳要坚固得多。开封是宋京金都,城厚土坚,城防设施十分完善。而以开封周王为首的城中勋贵官僚又十分团结,据城力战,李自成的三万兵马围攻一个月,还是没法拿下城池。
  李植的兵马在襄阳只歇息了一天,就一路往开封开去。
  河南大旱,一路上,李植看到的乡村大都残破。也不知道是遭了贼还是因为大旱逃难去了,到处都没看到人烟。
  李植一路上千里行过来,没看到一处有效的水利设施。这明末天灾着实不少,不是这里蝗灾就是那里大旱。而且明末政治上又混乱,官员们忙着结党营私,没有人组织农业。稍有天灾就要变成巨祸。
  李植走了十五天,走到许昌附近,距离开封不过二百里。
  越近开封,周围的农村就越萧条,甚至十几里都看不到一处人烟。闯贼在开封附近劫掠,开封的百姓不是逃难去了就是从了贼,哪里还有人守在乡村?
  李植这天正骑在马上行军,却突然看到前面的士兵一阵喧哗。几十个士兵像是见了鬼,不再前进,一个个手慌脚乱地让在路边。
  李植皱了皱眉头,让全军停下步伐,跳下马往骚乱处行过去,看看究竟。
  走到士兵前面,李植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fù女趴在地上爬行,手上举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那fù女也不知道饿了多少天了,瘦得皮包骨,似乎就要连爬行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手上的婴儿也明显营养不良,脸色苍白,在颠簸中一声不吭的,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那个fù女显然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却拼命地往大军中间爬行。士兵们看到这fù女的惨状,都没有阻止她。
  看到身穿官袍的李植走出来,那个在地上爬行的fù女突然来了一些力气,抬头喊道:“大将军,救救我的儿吧。”


第0361章 李自成
  李植想扶起地上的fù女,但看她那虚弱的样子,似乎根本站不起来。李植从那个fù女手上接过那个婴儿,朝身边的亲卫说道:“拿米汤喂这孩子。”
  听到李植的话,地上的fù女眼睛一亮,整个人都精神了一些。李植这才去扶她,但一碰到她的手,就觉得这fù女身上很烫,显然是在发烧。
  这么虚弱的时候发烧,恐怕是很难救活了。那个fù女见儿子有人救了,身体一软又倒在地上,似乎所有的力气就要用完,虚弱地说道:
  “大将军救我儿……大恩德……”
  李植问道:“你是遭旱灾了么?”
  那个fù女已经迷迷糊糊,眼看就要昏过去。
  “闯王抢了我的粮……杀我丈夫……”
  话没说完,这个瘦弱的fù女就昏了过去。
  李植叹了口气,暗道这么虚弱的高烧病人怕是救不活了。不过他还是让医疗队的人过来,把fù女抬过去救一救。
  郑开成看着昏迷的fù女,叹了一口气,说道:“闯贼军粮全靠劫掠,有粮时候还好,没粮时候就劫掠乡里。刁滑jiān民见了贼来就从贼,倒是欢迎闯贼。不愿从贼的老实百姓则要被抢劫一空,甚至丢掉xìng命。”
  “先遭旱灾,又遭兵灾,实在是可怜。”
  李植点头说道:“这次一定把李自成打趴下,不让他再为祸中原!”
  李老四说道:“东家,如今张献忠已灭,在川楚围剿献贼的大军都发向河南。如此大兵压境之下,只要击溃闯贼一次,闯贼就再没有重新崛起的希望了。”
  李植点头说道:“确实如此!”
  ……
  李自成是个精瘦的中年汉子,不过三十四、五岁的样子。他身材不甚高大,但下巴上留着密密的胡须,看上去颇有威严。他的鼻梁很高,一双细长眼睛向上斜着,让他的面孔看上去有些凶悍之色。
  此时在中军大帐中,李自成把日日戴着的毡笠放在腿上,穿着缥衣坐在众将中间,默然不语。
  牛金星吸了一口气,说道:“闯王,本来这八大王张献忠在四川拖住十几万官军,正利于我们在河南发展,形势一片大好。没想到李植入蜀一个月,张献忠就败了,如今几万官军拥到河南来,形势实在是不妙。”
  李自成的侄子李过大声说道:“闯王,这李植一战就击杀了张献忠,势头正劲,我们还是不要和他开战为妙。”
  李自成的大将刘宗敏却大声说道:“黄口小儿!怎能如此胡说?我们好不容易聚拢了三万义军,能不打?若是一逃,这些兵马就全散了。到时候只剩下几千人马,能干什么?难道又跑进商洛山去,日日担心害怕官军搜山?”
  眼睛一翻,刘宗敏喝道:“我们连洛阳城都能攻下,就这么怕李植的兵马?”
  李过大声说道:“这李植天下强军,从来就没败过,我们打得过他?”
  刘宗敏将大刀一横,说道:“不杀一杀,怎知道谁雌谁雄?”
  李过冷哼了一声,骂道:“莽夫!”
  刘宗敏大笑一声,站起来把手拍在李自成的肩膀上,大声说道:“我刘宗敏确实是个莽夫,若不是莽夫,怎么连妻儿都杀了,只一心随闯王在官军堆里厮杀?”
  两人还要争论,却被李自成打断了。李自成挥了挥手,示意刘宗敏和李过不要再吵。他看了看牛金星,问道:“牛先生觉得此番该退还是该战?”
  牛金星经李岩的推荐加入李自成的团队,刚刚入伙,本来没什么资历。不过他是举人出身,是闯军中少有的文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