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3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去。
  骑到前面,张献忠知道为什么溃军都不往前走了。官道上,一支一百人的队伍列在道路中间,正用火铳对着溃散下来的献军骑兵。这队伍穿着红色军装,身上挂着全身钢甲,显然是李杀神的大兵。这一百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布置在这里,把溃逃的骑兵吓得都不敢向前冲。
  附近拥过来的献军骑兵有几千人,若是平时,这一百人当然拦不住几千骑兵。但此时献军已经溃败,士兵们毫无斗志,没有一个骑兵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冲击这一百人的火铳阵。
  仅仅一百人,就阻断了官道,让几千溃下来的骑兵只能逃往别处。
  张定国大声喊道:“大帅,前面有官兵!”
  “驴毛球!”
  张献忠骂了一声,左右看了看,发现溃兵们都拥上右手边一条上山小路,就策马往上山的小路冲去。后面就是李植的骑兵大军,原路返回是死路一条。此时此刻,已经没有选择了,便是走山间小路也只能闷着头往前逃。
  十几个献军头目策马跟上了张献忠,骑上了山。
  山路起伏不定,道路狭窄,张献忠走得很艰难。他担心官兵的骑兵追上这条小路,骑行时候不停地往后面张望。
  张定国喊道:“大帅,我们走的艰难,李杀神的骑兵也好不了,他们追不上我们的!”
  听到义子的话,张献忠心里稍安,集中精神策马往前跑。
  走了两里山路,道路上有一个分岔口。张献忠选择道路较为平坦的左边骑了过去。没想到在左边的岔路上走了半里,又看到前面溃下去的义军骑兵折返回来。
  张定国抓住一个骑兵大声问道:“前面怎么回事?”
  被抓着的骑兵哭丧着脸喊道:“小尉迟,前面的路上有五十个官军火铳手,冲不过去!”
  张献忠没想到李植在这里还有兵马布置,像是被人用一桶冷水从头浇下。失神地喊道:“天灭我也!”
  张定国大声喊道:“大帅,我们折返回去走右边那条岔道。”
  既然李植在左边的岔路布置了人马,那右边的岔路又怎么会没人防守?张献忠知道那条小路也是绝路。但此时此刻,已经没有选择了。逃路的关头人不会考虑那么多,目前唯一的出路,就是右边那条山道岔路。
  张献忠点了点头,策马往来路奔去。
  ……
  华彰是选锋团的一名连长。他是范家庄的土著,崇祯七年将军大人来到范家庄时候,他就应募进入了选锋团。这些年,经历了大小战斗近十场,他已经成为了连长。
  他的麾下,有两百名堪称精锐的选锋团士兵。
  此时按照将军大人的布置,他率领两百名士兵埋伏在这条小山路的右侧灌木中,用步qiāng对准了溃逃下来的流贼兵马。不过那些狼狈逃窜的贼兵他们不感兴趣,一一让他们从小路上溃了过去。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击杀张献忠。
  许久,他们看到十几个人簇拥着一个中年人,骑着高头大马冲了过来。来人的后面,还跟着七、八个骑着马的女人。显然,这一行人是献军的高级头目。两百人顿时高度紧张,用qiāng对准了这些骑士,就等华彰的开qiāng命令。
  一个排长见华彰迟迟不下命令,爬到华彰身边问道:“连长,这不是张献忠?”
  华彰盯着来人看了好久,摇头说道:“这逃跑还带着女人跑的,是罗汝才!”
  排长点了点头,退了下去。二百人放罗汝才通行过去,只等着张献忠上来送死。
  过了几分钟,十几个骑着高头大马,身穿鲜明铠甲的献军将领在官道上出现了。
  ……
  张定国看了看前面,见没有义军从前面折返回来,欣喜地说道:“大帅,这条路是通的,没有官军!”
  张献忠同样有些兴奋,大声喊道:“冲!冲过去进了山,那些溃兵迟早会聚拢回来。等李杀神回了天津,这大明还不是任我们驰骋?”
  跟随张献忠的众将一阵兴奋,快马跟着张献忠往前面冲去。
  走了一里路,前面狭窄的山路边上有一片浓厚的灌木丛。张定国拿眼睛看了看那些灌木丛,却觉得不对。他突然后背一凉,感觉全身掉进了冰窟里。
  “大帅!前面有埋伏!”
  张定国话音未落,藏在灌木丛里的官军开火了。
  只听到噼哩啪啦几声qiāng响,骑在马上的张献忠身上突然飚出了几条血柱,他用手捂着伤口,失力从马上摔了下去。
  “大帅!”
  张定国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从马上滚了下来,死死抓住中弹的张献忠。
  张献忠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大小创口,缓缓说道:“我的儿,我不行了。你快从树林里逃出去,以后等李杀神回北方了,收拢溃……溃兵……再振……再振旗……”
  话说到一半,张献忠就头一歪倒在了血泊里。
  张定国疯狂地抓着义父的肩膀,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道:“大帅!”


第0358章 县衙
  十二月二十九日,投靠李植的诸将聚在梁山县县衙,喜气洋洋地看着放在草席里的张献忠尸体。
  这张献忠人高马大,大鼻子大眼,一脸长须,一看就是一个大贼。
  此前张献忠在四川左突右冲,官军一盘散沙各自为战,屡屡被张献忠各个击破,大败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在献贼以走致敌的战术下,官军顾此失彼,丢了不知道多少州县。可以说是拿献贼毫无办法。
  而太保大人入蜀不过一个多月,便整顿各军号令,严密布防。如今太保一朝擒杀献贼,功勋卓著。而跟随李植在各个州县围堵防御张献忠的各个将领,也全部从败军之将,变成了有功之臣。
  功劳报上去,天子必有重赏。众将都觉得自己这次抛弃无能的杨嗣昌投靠李植是英明之举。不但这次立了功,而且以后跟李植建立了关系,跟上了太保大人的步伐,升官发财的机会多了。
  众将围在张献忠的尸体旁议论着,琢磨着这一次李植会给自己分多少战功。
  众将中,隐隐以曹变蛟为首。首先他官衔最高,是正一品左都督。其次他帐下兵马功劳最大,这次围堵张献忠贼兵的围剿中起关键作用的是骑兵,而曹变蛟帐下四千兵马全是骑兵,这半个月赶在张献忠前面守住了不少州县。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曹变蛟是第一个投靠李植的将领。因为曹变蛟的带头,才有了其他将领的跟随。
  想来这一次大胜后,太保大人不会亏待曹变蛟。
  同样的,众将也十分看得起龙文光。龙文光这次作为四川巡抚,给各路兵马提供粮草,对剿灭张献忠有运筹帷幄之功。只要李植帮他美言几句,这升官是免不了的。他那八千川兵虽然没有参战,但他是第二个投靠李植的,料想李植也会给他分些首级战功。
  其他的将官,功劳相对就小些。
  梁山县知县站在最下首,陪着众将呵呵傻笑。在列的都是大官,他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