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3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力,将让冲击回形阵的敌人受到更猛烈的打击。
  虎贲师的前面,张献忠五万多人的大军浩浩dàngdàng,朝李植的回形阵包围上来。献贼的中军处,鼓手拼命地擂着牛皮大鼓,激励着士卒的斗志,仿佛要一口把虎贲师吃掉。
  见献军压了过来,李植的士兵们抓紧时间在阵前二十米铺满了铁蒺藜。
  献军冲在最前面的是三万步卒,这些步卒横铺了四、五里的战场,不仅要和李植的正面jiāo锋,而且要一次xìng把李植大军的左、右两方也围住,从三个方向一起冲击李植的回形阵。
  三万人浩浩dàngdàng,布满了士兵们的整个视野。
  被几万流贼从三个方向包围,确实给虎贲师的士兵们造成了一些心理压力。但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平日里严格的训练就起了作用。一万五千多士兵们在压力面前纹丝不动,抓着武器准备迎敌。
  距离五百米,虎贲师正面的一百门和两侧的一百门野战pào开火了。
  两百门六磅pào吐出火舌,那些火焰一下子把明亮的白日照得更亮。巨大的轰隆声铺天盖地传来,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战场。大地仿佛都被火pào的后座力震动了,微微颤抖。黑火yào点燃后发出巨大的力,将五斤多重的实心弹shè向密集冲过来的贼兵。
  面对这样密集冲过来贼兵大军,没有一发pào弹落空。极速飞行的pào弹狠狠地砸在前排的贼兵身上,刹那间打碎贼兵的血ròu,溅出一片ròu泥血花,然后继续朝后面的贼兵冲去。
  后面的贼兵同样抵挡不住pào弹,实心弹像打穿木板一样打穿第二层、第三层躯体,一路上撞出无数血ròu,然后在地上弹跳一下,再打穿一、两层流贼身体,然后才失去力气,撞进某个流贼的身体里停了下来。
  两百发pào弹,在密集的流贼阵型中打出了两百道血ròu胡同。
  惨叫声像是pào弹行进时候的伴奏,随着pào弹的前进从贼兵人群里bào发出来。不过这些惨叫声都很短促,被击碎身体的贼兵很快就死透了。只有少数被打断手脚的伤员没有死去,倒在地上不断地呻吟。
  死者的惨状让其他人看得心里发寒,三万步卒被大pào打得心头一颤。这官军的大pào,也太厉害了点。
  但被大pào打中的流贼毕竟只是少数人。流贼中军的大鼓敲得更响,鼓舞着冲阵的步卒们继续往前冲刺。听到鼓声,献贼的小兵们抛掉了畏缩,嗷嗷叫着朝李植的排qiāng阵冲击。
  不过在他们冲到排qiāng阵的shè程之前,他们还要承受很多。
  虎贲师的每门六磅pào都有七个pào手,人员十分充足。这些pào手们分工合作,在不冷却pào管的时候,二十秒钟就能完成火pào的装填。
  等献军的步卒们冲到三百米上的时候,虎贲师的霰弹早已经把他们瞄得死死的。
  “轰!”“轰!”“轰!轰!”
  巨大的pào击声再次响起,先是正面的一百门火pào一门接一门的开火,接下来没过多久,左右两侧的冲阵贼兵们也冲进了霰弹shè程,左右两侧的一百门大pào也开火了。两万发霰弹弹丸横扫战场,像是一场无可低档的飓风,将他遇到的一切全部搅碎。
  血ròu像是不值钱的水,从霰弹造成的巨大伤口中迸shè而出,在战场上泼洒。前排的一千多流贼像是被飓风吹倒的树林,一片一片地倒了下去,再也爬不起来。
  这官军的大pào也太猛了些,这简直是大屠杀。已经有贼兵被这样的屠杀场面吓破了胆,便要往后面逃去。不过步卒的身后是督战的塘马。他们挥刀砍向前面逃下来的步卒,逼迫步卒继续往前面冲。
  后面无路可退,步卒们只有举着刀剑继续往前面冲。
  他们冲了一百米,冲进了虎贲师的步qiāngshè程。
  在各个排长的shè击命令中,回形阵正面和左右两侧的三千五百把步qiāng一个排接一个排的开火了。
  韦老大也在这齐shè的队列中,他的排被布置在站在整个回形阵的正面东侧,算是在第一线。此时他瞄准了一个流贼什长。和其他的流贼不同,这个什长穿着一身绵甲,举着一把倭刀,算得上是装备精良。韦老大从步qiāng准星上瞄准了这个流贼什长的肚子,摁下了扳机。
  在耳边连绵不绝的qiāng声中,韦老大步qiāng上“啪”一声qiāng响几乎要被湮没不闻。韦老大shè击完,赶紧透过qiāng口上冒出的烟雾看向前面的敌人。
  令他十分失望的,那个流贼什长没有中弹,依旧抓着倭刀朝这边冲刺。
  韦老大的子弹打飞了,他急得脸上一红,却听到排长厉声大喝:“韦老大!蹲下!”
  韦老大无奈地蹲下,把shè击位让给身后的shè手。他一边蹲着装弹一边拿眼睛看着那个流贼什长,生怕这个什长被其他人打死。
  但令韦老大失望的,这个什长很快就被打死了。这个什长装备比其它流贼精良,又冲在最前面,自然是引人注意的好靶子。第二排的shè手们瞄得很准,一qiāng打在这个什长的左胸。他胸口喷出了几尺高的血花,上身被子弹的冲击力带得往后一顿,惨叫着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就再没有了一点动静。
  韦老大骂了一声贼妄八,手上飞快地装yào上弹。韦老大已经不记得自己打过多少次靶了,没有两千发也有一千五百发,总之他如今上弹极快。根本不需要等到排长给定的上弹时间到达,他就能完成装弹。
  第三排shè手还没shè击,韦老大就装好了弹yào。他蹲在地上,用眼睛在流贼群中寻找最有价值的目标。
  但韦老大还没有找到目标的时候,那些流贼步卒已经被排qiāng打垮了,像是一片玻璃突然间崩碎了。三万步卒丢下了几千具尸体和伤员,没有了一点斗志,慌不择路地朝四面八方逃去。
  第三排士兵用qiāng瞄着逃跑的流贼步卒们,却始终没有听到排长的shè击命令。
  直到步卒的身后,两万三千老贼和塘马骑着马,朝虎贲师的正面冲了上来。


第0356章 铁蒺藜
  韦老大希望这一战后,他能在qiāng托上多刻几道印记。
  韦老大每打死一个鞑子,或者三个生番,就在qiāng托上刻上一个印记。去年年底在台湾打死了三个生番,他好不容易把qiāng托上的印记增加到两个。但四月份随船回天津后,这个印记的数量就再没有增加。
  虎贲师里流传着一个说法,说只要能打死十个敌人,就能升为班长。韦老大想做军官的愿望一直没有磨灭,他希望能多杀敌人,早日当上班长。因为这个,他甚至一度申请留在台湾。台湾的一千士兵如今叫作镇海团,那里形势复杂,有远多于内地的战斗机会。
  不过他的申请没有通过,他回了天津。他按照计划成了亲,贷款买了房。
  在范家庄等了大半年,韦老大才等到出征的机会。这一次是打流贼,韦老大觉得现在的流贼也不是善茬,一个流贼也可以抵得上一个印记。韦老大希望这一战能杀五个以上的贼兵,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