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3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3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李植兵马更壮,杨嗣昌抵制李植的利益联盟已经被瓦解。此时还跟随杨嗣昌,显然是不智之举。
  天子早就不信任杨嗣昌了,如今天子信任李植,把平灭张献忠的希望都寄托在李植身上。与其听命于猛如虎这一介武夫,倒不如听命于内有天子宠信,外有强盛兵马的太子太保李植。早点投到李植麾下,说不定就能洗刷败军的污名。
  猛如虎听到赵光远这话,脸上发青。他气愤地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赵光远,你不听调度跟随李植,不怕督师断了你的粮饷?”
  李植见猛如虎拿断粮断饷威胁赵光远,大笑了几声,说道:“即便督师不给粮,四川巡抚龙文光依旧能为诸将提供粮草,赵总兵不必担忧。”
  听了李植的话,赵广远放下了心,便铁了心跟李植干了。
  赵光远拱手说道:“下官愿听太保大人驱策调度,在阵前冲锋陷阵,尽绵薄之力。”
  李植哈哈大笑,大声说道:“刘士杰、赵光远两位将军都是一心报国的忠臣。既然二位愿意和本官并肩作战,来日擒了张献忠,我一定为二将叙功。”
  听到李植接纳了两位将领,还直言说要为二将叙功,其他的将领们对视了一眼,眼睛都有些发绿。


第0353章 堵截
  众将明白:随着龙文光、曹变蛟、赵光远等人的倒戈,杨嗣昌围堵李植的利益同盟已经土崩瓦解。
  洗刷败军污名的机会,就在眼前。此时投靠李植,只要李植打赢以后为诸将美言几句,诸将还不是就变成有功之臣了?
  如果李植一到四川就打胜仗,也不一定就说明其他将领是蠢才,这也可能是因为此前的督师杨嗣昌是个蠢才,所以才指挥不力。
  粮草龙文光可以解决,至于军饷,拖欠个把月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等剿灭了张献忠,军饷自然就会发下来。
  副将方国安抱拳而出,半跪在地朝李植唱道:“末将方国安愿意追随太子太保大人,讨灭张献忠!”
  游击邵仲光也半跪在地,大声喊道:“末将邵仲光愿意在阵前为太保大人驱策,献区区之力!”
  一时间,猛如虎部下的将领纷纷出列,十一个人中竟有七个拜在李植面前,表示愿意听李植的调遣。除了xìng格最yīn损的四个武将还站在猛如虎一边观望之外,其他的武将已经全部拜于李植之前。
  李植正愁没有兵马围堵高速逃窜的张献忠,此时见这么多武将拜在自己麾下,哈哈大笑,一一接纳。
  猛如虎没想到自己带了一帮武将来拜访李植,这些武将竟一个个把他踢到一边,全投靠李植去了。他站在中军大帐中,想发作,却又有些不敢。他脸色越来越白,一甩披风,愤怒地走出了李植的中军大帐。
  ……
  七个投靠李植的将领聚在了李植身边,对着地图听李植部署。
  这些将领已经把兵马带离猛如虎的军营,开到李植营寨周围,和李植汇为一军。这七个将领有马军八千,步卒一万三千。虽然这些明军的战斗力不高,但用来把守城池关隘堵截张献忠,还是可以借用的力量。
  李植对着地图说道:“刘士杰两千马军和赵光远的两千马军快马赶到大足县,防止张献忠攻破城池。若是献贼绕城而过,派兵骚扰拖延。若是献贼强攻城池,只要守住一、两天,我的大军就能到达城下,围歼献贼。”
  刘士杰和赵广远站了出来,拱手说道:“末将得令。”
  李植又说道:“副将方国安、游击邵仲光何在?”
  两名将领抱拳答应:“末将在!”
  李植点头说道:“你二人率五千步卒守住永川县,防止献贼回身攻打永川。”
  方国安和邵仲光拱手说道:“末将得令!”
  李植又说道:“如此十面围堵,流贼无城可入,必然会向东北方逃窜。献贼在四川被我大军包围,进退艰难,目前试图由川东入湖广。湖广兵力空虚,若献贼入湖广,我大军追之不及。我派六千人扼守川楚jiāo界处三十二道关口,力争把献贼留在川中,一次全歼。”
  “剩余六千兵马,加急赶往定远县和广安州。献贼要入楚必会经过定远县和广安州,你们用六千人守住这一县一州。”
  七名将领齐齐抱拳说道:“我等得令!”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各州县关隘,全赖各位坚守了。若守卫得力,我一定为各位报上战功首级,定不会让各位空手而归。”
  七名将领闻言大喜,大声说道:“全赖太保提携!”
  ……
  一连十余天,张献忠的兵马在川东逃窜,但附近的州县总是有明军的骑兵守卫。张献忠感觉李植已经取得川中明军的指挥权,正指挥各地明军围堵自己,坚决不把任何一个州县轻易jiāo给自己。
  张献忠离开泸州时候为了跑得快,只带了一个月的粮草。按张献忠的估计,这一个月之内肯定是能打下某个州县,劫掠一番从新补充粮草。但没想到李植指挥明军骑兵奔驰在川东平原上,死守门户,愣是让他一个县城都没有打下来。
  张献忠兵马有五万多,强攻几千官军骑兵防守的州县是能打下来的,不过那需要时间。而李植的主力部队,死死地咬在张献忠身后六十多里外,追上他只要一、两天的时间。张献忠根本没有攻城的时间。
  张献忠发现李植的大军走得极快,连续十几天日行六十多里,一点减速的意思都没有。张献忠的兵马能保持每日七十里的逃跑速度,是让步兵和骑兵们轮流使用军马保持的,如果没有那两万多匹军马,张献忠的步卒一天根本跑不了这么多路。但李植的兵马只有两千骑兵,其他全是步兵,却也能稳稳地每天走六十多里。
  这李植的兵马,当真是强得不可思议。
  州县城池打不下,途经的乡村中可以掠夺的粮食也不多。农民乡绅们听说张献忠的流贼大军来了,都担着粮食躲入了城中,乡镇中只剩下空房子。
  再这样下去,不出半个月,张献忠的大军就没有粮草,要吃草根了。
  这一天,奔袭了七十里,张献忠的大军停在新宁县城南扎营。张献忠带领五百塘马骑到新宁县县城去看了看,却又看到了城墙上迎风飘扬的“曹”字大旗。
  曹变蛟已经提前两天赶到了新宁县县城驻守,张献忠没有攻下县城的希望。
  张献忠只有回义军大营,无奈地走进了中军大帐。
  罗汝才坐在中军大帐中,怀里抱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小妾,正在那里调笑。看到张献忠黑着脸走进营寨,罗汝才啧啧了一声,把小妾放在身边的椅子上。
  “八大王,县城又被李植的人占了?”
  张献忠黑着脸坐在大帅的椅子上,没有说话。
  罗汝才叹了口气,说道:“八大王,入楚的三十二道关口也被李植派人守住了,我们怕是冲不过去。”顿了顿,罗汝才说道:“我看我们就把兵马散了,躲入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