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块面饼。顾家媳fù和老母亲,那是整整两天什么都没吃,此时看到了米,顾家媳fù一脸的欣喜。
  “你哪里得来的米?”
  “我把棉袄棉裤当了,换了六十文钱来!”
  “什么?”
  听到顾老二的话,顾家媳fù十分的失望,脸上黑了下来。他还以为顾老二从哪里赚来了几十文钱呢,谁知道是棉衣当的钱。顾家媳fù想到明年冬天顾老二就没有棉衣了,顿时眼泪就流了下来:“顾老二,明年冬天你怎么过?”
  “媳fù儿你听我说!”
  听到儿子和儿媳争吵,床上顾老二的老母亲醒了过来。抬起头盯着媳fù手上的米袋,老母亲眼睛发直地说道:“我儿,我这两天都要饿晕了,我实在是抵不过了。你既然买了米,赶紧去煮些粥来喝吧!”
  说完这话,婆婆头一歪躺在了床上,再没有力气多说一句。
  顾家媳fù听到婆婆的话,再不和顾老二争辩。她咬着嘴唇,扶着墙往合租的厨房走去,生火烧起了粥。过了半个时辰,那粥便烧好了,顾家媳fù用力地端着一小盆粥,慢慢走回了自家屋子。
  闻到粥香,床上的老母亲挣扎着爬了起来。顾老二找来几个破碗,先把粥盛了给老母亲,然后才给媳fù和自己盛了一碗。
  顾家媳fù还在揪心顾老二的棉衣,背对着顾老二不肯说话。
  老母亲也不顾粥烫,用力喝了一口,便全部咽了下去。热粥流进了胃里,老母亲精神一振,这才说道:“我儿,我总算是没饿死,你也赶紧喝几口吧!”
  顾老二却不急着喝粥,而是拉着背对着自己的媳fù,说道:“媳fù你听我说,我敢把棉衣当了,是找到差事了!”
  听到这话,顾家媳fù身子一摇,慢慢转身过来:“什么差事?”
  “做李家的织工,一个月有二两银子月钱,还三餐管饭有ròu!”
  “什么?”
  “城东李家啊!就是我上次和你说的,卖肥皂的李家!他家新建了织坊,招了我做织工啦!一个月二两银子月钱还管饭!所以我才敢去把棉衣当掉的,等下个月拿到了月钱我就能把棉衣赎回来啦!”
  顾家媳fù听到这样的好消息,感觉是老天终于开眼了,她坐在椅子上愣了半天,这才高兴地笑了几声。笑着笑着,她又哭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她是高兴地哭着。
  二两月钱,足够买两百斤米,足够三口人的衣食住行。终于,自己家云开日出,有饭吃了。
  这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年头,有饭吃,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啊。
  顾老二赶紧把盛着粥的饭碗举刀媳fù面前,大声说道:“媳fù,你快吃几口粥,然后也去李家‘面试’去。我听说他家女工也招,要是把你也录用了,我们家就红火啦!”
  顾家媳fù楞了楞,然后飞快地擦掉了眼泪,端起粥碗大口地喝起了粥。喝了几口,她就拍了拍衣服上的柴火灰要往李家去,却被顾老二拉住。
  “媳fù再喝两口,别走到半路倒地上了。”
  顾家媳fù点了点头,又用力地喝了两口粥,便再不管顾老二,推开门往城东李家的院子跑去。
  招募了四百名新人,李植把织工们分为四十组。每组织工配一名组长,从肥皂作坊里选取有能力的亲戚充任,唤作主管,月钱三两。而肥皂作坊空出来的四十个岗位,则用新招募的人顶替。
  三月底,李植订做的飞梭织机就全部组装好了。李植反复和织工们jiāo代了保密条例后,警告织工泄密的后果后,才让织工们上岗工作。
  为了保护飞梭织机的秘密,李植招募人手时候并不强调织布经验,而是重视织工的老实本分。所以刚开始时候,一些织工的cāo作还不熟练。但李植给的福利这么好,织工们工作时候都十分用心。不熟练的人练上几天,也便熟练了。
  虽然工作未满一个月暂时没有拿到月钱,但是织工们还是被李植三餐有ròu的福利震撼到了。每天早上或吃馒头或吃稀饭,固定有一个鸡蛋。每天下午管饱的米饭,每人有三两猪ròu。更别提每天中午东家还提供额外的一餐,而且也有三两猪ròu!
  对于一天只吃两顿,极少荤腥的大明朝贫民来说,这简直是贵族般的待遇了。在没见过世面的贫民心里:就是那些做大生意的老爷们,在吃上面也只能这样吧?


第0037章 杨氏
  这一天,早上吃早饭时候,葫芦街黄家的杨氏用油纸把荷包蛋包了起来。中午和晚上吃饭时候,杨氏又把自己的四两猪ròu包了起来,偷偷藏到了怀里。
  正戌时“下班”时候,杨氏满心的欢喜,带着四两ròu和一个荷包蛋,脚步轻快地走回了家里。
  杨氏家里是和人合租的半个院子,一进院子,她就看到自己的两个孩子,大丫和石头正在院子里玩耍。大丫九岁了,留着一个脏兮兮的长辫子。石头才六岁,在院子里傻乎乎地玩着泥巴。
  一看见杨氏,大丫就扑进了杨氏的怀里:“娘亲回来了!”
  杨氏笑着摸着大丫的脑袋,从怀里掏出那包着ròu的油纸,得意地朝大丫眼前挥了挥,说道:“大丫,你看这是什么?”
  大丫用力用鼻子闻了闻,犹豫了一阵,这才说道:“好香!好香!好像,好像是ròu!”
  “到底是好香还是好像?”杨氏被大丫的话逗乐了。她从油纸里拣出一条ròu丝来,轻轻地送进大丫的嘴里,眨着眼睛问道:“好吃不?”
  大丫上次吃ròu还是过年时候呢。此时得了ròu丝,她狠狠地咀嚼了几下,这才用力地吞了下去。一脸的兴奋,大丫喊道:“娘,这ròu真好吃。”
  见大丫说好吃,杨氏才喜滋滋地把油纸里一半的ròu丝倒到了大丫的手上,笑道:“大丫,给你一半,剩下一半给弟弟好不好?”
  大丫双手捧着ròu丝,舔了舔嘴唇说道:“娘,都被我和弟弟吃完了,你也吃呀!”
  杨氏欣慰又得意地说道:“娘吃了好几天了,天天都吃。今天这是娘偷偷带出来给你和石头吃的。”
  大丫捡了一根ròu丝放进嘴里,用力地咀嚼着,点了点头。
  杨氏这才抬起头,正要喊石头,却看到自己儿子已经站在了大丫的旁边,巴巴地看着姐姐吃ròu,口水已经从嘴角流了下来。
  “傻石头。”杨氏挑出两根ròu丝,送进了石头的嘴里。儿子得了ròu,立刻吧唧吧唧地咬了起来,一脸的幸福。
  看到儿子开心的脸蛋,杨氏舒了口气,也感到一股幸福。
  这都是东家李家带给自己的幸福啊!要不是这织工的活计,自己家平日里哪里吃得上ròu啊?以前自己早起晚睡日日织造,一个月也赚不到一两五钱银子,丈夫在别人的葫芦店里做伙计,一个月也只有一两二钱银子。不到三两银子养活四口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能有饭吃就不错了。
  如今到了李家的织坊里做事,自己吃喝就不用银子了,加上二两银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