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2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发青,一个个说不出话来。
  当初在大王谷,李杀神八千兵马就能把几万义军击溃,义军连李杀神的衣角都摸不到就崩了。如今这李杀神率领一万多兵马来,这边的五万多义军如何抵挡得住?
  “曹cāo”罗汝才把腿放在一个俏丽女子的腿上,正享受着女子的按摩。这罗汝才是极为好色的人物,军中随营带着四处抢来的上百名美女,供他轮流享用。
  罗汝才颇有些自负,也不是甘居人下的角色。但在一次次和官军的厮杀中,他对八大王张献忠是越来越服。这张献忠胜不骄,败不馁,鬼点子一个接一个,能把十多万官军耍得团团转。
  去年一听说接受朝廷招抚的张献忠反了,罗汝才立即举起反旗响应。后来罗汝才在湖广转战不利,干脆就投入张献忠麾下,做了张献忠的部将。
  听到惠登相的话,罗汝才有些沮丧,讪讪说道:“本来形势一片大好,怎么这李杀神突然就来四川了?”
  罗汝才吸了口气,摇头说道:“如今李杀神和小曹将军合兵一路,我们怕是打不过。”摸着身边女子的大腿,罗汝才讪讪说道:“早知道这样,去年我就不反了……”
  听到罗汝才的话,张献忠突然大声骂到:“贼杀才,你再说这样的泄气话,我便把你轰出去!”
  罗汝才被张献忠的大嗓门吓了一跳,一哆嗦把腿从小妾身上抽了回来。他坐在椅子上收了收心神,哼了一声。
  张定国站起来说道:“大帅,我们也不需要如此担心。这李植的一万多兵马未必都是劲卒,我们还是要试一试他!”
  张献忠点了点头,说道:“我儿说得对,我们不要被这李杀神吓垮了!要试一试他。我就不信了,他一万多人都那么能打?那火铳、大pào要花多少银子?”
  看了看帐篷中的众将,张献忠说道:“明日我们全军出发,到东面去试一试这个李杀神,看他麾下能打的兵马有多少?”
  惠登相问道:“若是他能打的兵马不多呢?”
  张献忠说道:“若是他能战的兵马不多,我们就围住他往死里打,一次把他吃掉。”
  罗汝才哼了一声,问道:“若是他一万多人都和安庆那时那么能打呢?”
  张献忠挥手说道:“天杀的,若是他的兵马这么厉害,我们就走!我们打不过他,躲总躲得过他。这四川各州县这么平坦,我们撒开脚掌往前跑,他拖着大pào能追得上我们?实在不行,我们就把他扔在四川,自己打回湖广去!”
  “如今官军看上去都听杨阁部的,其实根本尿不到一块去!我们回湖广游击作战,抓住机会,说不定能把杨阁部抓了!”
  听到张献忠的话,众人都是眼睛一亮。
  是呀,虽然义军打不过李植,但却跑得过李植。义军一半人有马,辎重又少,一天能行军五、六十里。官军大多马少,拼尽全力也就日行四、五十里,根本追不上献军。只要义军避战,官军极少能获得决战机会。
  官军走得慢,一旦试图追上献军,就会前后脱节。
  这半年来,张献忠就一直是在运动中歼敌。一边在前面跑一边观察后面追逐的官军,一旦发现某只官军突进脱节,就回头包围猛击。官军副将张应元、总兵方国安,都是被张献忠用这种方法击溃。
  一众流贼将领这下算是找到了主心骨,纷纷说道:“大帅说得对!”
  “大帅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干了!”


第0350章 冬衣
  十二月十三日,张献忠尽发大军,向李植攻来。
  听到斥候报告,李植有些惊讶,想不到张献忠会主动攻击自己。他立即率领曹变蛟和龙文光列出兵马,在营寨外迎战。
  李植的兵马列在一条小河后面,刚在河岸上布置完铁蒺藜,就看到地平线上出现了浩浩dàngdàng的人马。献贼的人马像是占满了整个天地,蔓延几十里,充满了整个视界,不断朝这边压过来。
  李植用望远镜仔细望去,发现流贼阵中不光有张献忠的五万多战兵,最前面还有几万饥兵。那些饥民被张献忠夺了仅有的粮食,只能依附于张献忠,手拿木棍镰刀作战。
  有些饥兵是秋天时候依附于献贼的,那时候只穿着一身单衣就从贼了。此时天已经很冷了,他们依旧没有棉衣分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对于这些饥兵来说,继续这么下去会受冻病死,离开张献忠会马上饿死。唯一的生路是砍杀一个官军首级,靠军功升为步卒。
  当上步卒了,就有冬衣穿了。
  铺满整个视野的张献忠大军行到了李植大军两里之外,停了下来。
  李植的军马布置是让曹变蛟四千骑兵护住左翼,龙文光八千川兵护住右翼,虎贲师一万六千士兵列阵中间。虎贲师士兵排出三排轮shè阵,一字延伸,每个士兵占据一米的宽度,整个战场宽度也有五千多米。
  大战在即,李植找来列阵左右翼的郑开成和薛三库,说道:“和友军接壤处的士兵shè击时候放敌军到七十步上再shè,不要让友军发现我们的步qiāngshè程。”顿了顿,李植又说:“这样shè击造成的火力不足,用多配大pào来弥补。”
  郑开成和薛三库答应下来,便去传命令去了。
  在两里外观察了李植的大军一会,张献忠军中吹响了进攻的号角。三万多饥民手持木棍、镰刀、或者一根长矛,朝李植这边冲了过来。
  三万人虽然装备简陋至极,不堪一战,但在号角声齐齐冲过来,也颇有些气势。
  李植在望远镜里观察了一阵,看到张献忠的五万多战兵纹丝不动,只有三万多饥兵朝这边冲锋,愣了愣。
  李老四也用望远镜看了一会,说道:“东家,饥兵冲上来以后张献忠的战兵丝毫不动,这是用饥兵来试探我们的火力啊!”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没办法,开火,把这些饥兵们打散!”
  中军令旗挥舞,两百门野战pào开始上yào装弹,将霰弹对准了这些饥兵。
  等张献忠的饥兵们冲到了三百米内,霰弹一门接一门地开火了。两万发霰弹弹丸向被充为pào灰的饥兵们shè去。弹丸shè中饥兵的身体,一穿就是前后两个洞。血花就像寒冬里的腊梅,一朵接一朵地在饥兵的身上绽开。
  前排的饥兵就像是被镰刀割了一刀的稻草,一下子就倒下了一大片。
  饥兵们混乱了。
  这些饥兵们早就感觉到前面的官军有些不一样。那一排一排整齐列阵的官军让人感觉杀气腾腾,这些官军身上精良的铠甲也和其他官军不一样。显然这是一支强军。果然,一冲近这支官军,饥兵们就被霰弹轰了。
  转眼间,一千多饥兵就死在阵前。
  但饥兵们却又不得不往前冲阵。他们刚被霰弹轰了一阵,献军中的五千老贼就冲了出来。献军的老贼全有马,驮马或战马。他们在马上挥舞刀剑将乱成一片的饥兵往前面驱赶。老贼们下手极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