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2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2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将定装子弹放入qiāng口,再用通条舂实。
  一连串的动作,骑兵们完成的十分熟练,只有了十几秒就完成了再次装弹,再次朝前面的流贼举起了步qiāng。
  他们首先瞄准的,就是那个大喊大叫的流贼首领。
  “啪!”
  “啪!”
  两声qiāng声响起,还在呼号鼓舞士气的流贼校尉胸口和小腹同时中弹。肺部和肠子被子弹搅成了一团浆糊。碎ròu飞溅,血液像是泉水似的涌了出来。他惊讶地用手捂着伤口,却捂不住那迸出的血液。血液像是从水管里流出来的水,迸shè在马上,一直流到地上。
  身上的力气快速地消失,剧痛排山倒海地袭来,他脸上越来越白,再没法在马上保持平衡,噗通一声跌倒在马下。
  看到首领中弹身亡,其他的流贼们脸色发白。
  这支官军实在太强悍了,居然在几十步外就夺去了这边校尉的xìng命。没有了首领,这战斗还怎么打?现在该冲还是该逃?
  流贼们这边正在犹豫,那边的四十把步qiāng全部开火了。
  距离六十步,子弹像是长了眼睛,一发发地扎进了前排流贼的身体里。最勇敢,冲在最前面的流贼们像是被点了名,身上绽出一朵朵血花,一个个倒在了马下。
  一匹战马被子弹打中了脖子,剧痛下人立而起,把身上的流贼塘马狠狠摔在了地上,摔了个半死。那战马在原地奋蹄跳跃了几下,打乱了后面四、五个塘马的冲锋步伐,却没法战胜脖子内部巨大的伤口。它嘶鸣了几声,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三十多个塘马被子弹shè中,失去了继续抓住缰绳的力气,惨叫着倒在了马下。他们身上的绵甲毫无防御作用,被锥形子弹一穿就是一个洞。
  流贼们慌了。
  这些塘马不是铁血的战士,他们是欺软怕硬的流贼。他们奉行的方针是有好处上,没好处逃。他们哪里敢和这么精锐的敌人硬碰硬?还没冲上去就死了近六十个塘马,冲上去还要死多少人?输赢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自己的命能不能保住。
  塘马们在选锋团骑兵五十步外乱成了一片,有人驱策马匹往两侧逃去,有人想调头往后逃,有人还在往前冲。马匹和马匹撞在一起。还有斗志的塘马大声喝骂想逃跑的塘马,整个队伍混乱成一团。
  选锋团的战士们把步qiāng往马鞍上的qiāng套里一塞,拔出了上好弹的手铳冲了上去。
  看到一身钢甲的选锋团士兵冲了过来,好多塘马下意识地策马就逃。这支四十人的官军太精锐了,杀气腾腾,转眼间就杀死了近六十个塘马。和他们对拼一定讨不得好,只有逃跑才能拣下一条xìng命。
  如果还活着的一百多塘马众志成城,继续顶着火铳冲上去,也许能打赢?不过这不是流贼的思维方式,他们考虑的不是输赢,而是能不能保住自己的xìng命。
  显然,要打败这支精锐的官军,不知道还要牺牲多少塘马xìng命。
  距离十五步,冲锋的选锋团士兵用手铳朝塘马们开qiāng了。
  一片震耳yù聋的qiāng声中,四十把制作精良的手铳朝最勇敢没有逃跑的几十名塘马shè出了子弹。手铳的破坏力没有步qiāng大,但在十几步的距离上,即便是这种稍弱的伤害力也是毁灭xìng的。
  子弹从刻有膛线的qiāng管中迸出,高速旋转,朝短短二十米外的流贼shè去。子弹shè进了流贼的胸口shè进了他们的头颅中,shè进了他们的咽喉,把遇到的所有人体器官和组织撕成碎片,搅成血糊。
  只一个瞬间,就有二十多个塘马被手铳打翻在地。
  最后还有勇气的塘马们,也被这次短距离的shè击打崩了。崇祯十年安庆大败的yīn影再次笼罩在这些塘马心头,他们一个个伏在马背上,调头往原路狂奔。
  选锋团的战士们拔出了马刀,却找不到一个敢和自己厮杀的流贼塘马。一百多塘马扔下一地的同伙尸体,往泸州城中逃去。
  选锋团的士兵们哈哈大笑,高举马刀庆祝胜利。
  冯义调转马头,朝士兵们说道:“抓活口!把受伤未死的塘马抓回去审问!”
  ……
  泸州城内的知州衙门里,张献忠踩在跪地哭泣的一名塘马什长身上,大声骂道:“贼妄八,你们两百人被四十个人官军打成这样?连校尉都被打死了?”
  地上的什长哭得涕泗jiāo流,大声喊道:“大帅,那四十名官军不是一般的官军,恐怕是崇祯十年我们在安庆遇到的那支可怕官军。”


第0349章 张献忠
  “隔着一百多步,我们就被打死了几十个人,再往前冲,又被火铳打死几十个人。最后那些官军还拿着短火铳上来,又打死了几十个人。”
  “那些官军骑的马比我们高大,身上的盔甲比我们精良,一个个杀气腾腾,我们哪里敢和他们厮杀?”
  “大帅,那恐怕是李杀神的兵马啊!我们能捡回一条小命逃回来,已经是万幸了!”
  听到这个什长的话,张献忠脸上一凛,又想起崇祯十年的那一段狼狈记忆。那一仗,刘家义军七万兵马设伏,把四万多官军包围在大王谷中,本是十拿九稳的大胜仗。但官军李植的八千兵马前冲后杀,生生用火铳和大pào打败了义军的包围。最后义军几万人狼狈奔逃,被官军一路追杀,伏尸百里。
  那一场败仗后,张献忠就再无力对抗官军围剿,一败再败。最后张献忠靠贿赂陈洪范,在熊文灿那里花了好多银子才求得招抚,保住了一条xìng命。
  安庆大战,是张献忠心里不愿多提的惨败记忆,一想到那个杀神般的李植,张献忠晚上都睡不着。李植八千兵马那堂堂正正却又无懈可击的力量,让张献忠感到畏惧。如果官军都像这李植一般,自己还做什么贼?早早隐姓埋名去做个绒线商人罢了。
  那一战之后,流贼们都把李植叫作“李杀神”。后来李杀神一直没有再来和义军作战,听说在北方大战清军,打了很多胜仗。张献忠想不到这次在四川,自己又遇到了李植,遇到了这个杀神。
  张献忠脸上越来越黑,站在正堂中间默然不语。
  张献忠的义子,被称为小尉迟的张定国大声问道:“不知道这李杀神这次率领多少兵马来?”
  “混天星”惠登相原是一家独立的义军领袖,也有一万多兵马。但如今在官军压力下,他已经带领全部兵马投靠张献忠。张献忠治军和谋略胜于其他义军,义军在张献忠麾下往往能起死回生,远胜于各家兵马各自为战。
  不过惠登相虽然算是张献忠的部将,却仍有一定的独立xìng。他的兵马这些天四出刺探周围的官军,掌握的情报比其他义军都多。
  听到张定国的询问,惠登相说道:“据我的孩儿们回报,那李杀神和小曹将军、新任四川巡抚龙文光汇为一路,合计大概有三万人马。其中李杀神的兵马,怕是有一半,足有一万多人。”
  听到惠登相的话,义军众将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