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2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2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军,并没有穿铠甲。但杨嗣昌眼尖,看到这支兵马的辎重车上绑着一件又一件的盔甲。有的盔甲是一种杨嗣昌没见过的胸甲:那些胸甲没有鳞片,整体锻造成型,看上去像是明光铠的护心镜,但又比护心镜大,显然能够护住整个上身。看那些胸甲寒光闪闪的样子,杨嗣昌怀疑那些胸甲是钢甲而不是铁甲。
  而这些胸甲旁边,还绑着同样寒光闪闪的护臂、护肩和裙甲。显然这些盔甲组合起来是一套套全身甲,能够护住全身。
  杨嗣昌戎马几十年,还从没见过一支大明军队批量装备这么精良的钢甲。大明的边军一般都装备镶铁片绵甲,内地的官军甚至连绵甲都没有。从来没听说哪支官军用钢甲武装士卒的。穿这样钢甲厮杀的士兵,要有多强悍?
  除了这种钢甲,杨嗣昌还在辎重车上看到大量的锁子甲,比那种全身钢甲更多。那些锁子甲的样子更让杨嗣昌心里一抖——杨嗣昌认得这些锁子甲的制式,这不是明军的锁子甲,这全是从鞑子那里缴获的锁子甲!
  要杀多少鞑子,才能缴获这么多锁子甲?
  杨嗣昌看着李植的兵马,脸色发白。我大明,竟有这样一支绝无仅有的强军。


第0343章 督师
  李植的兵马不止人人有甲,而且每个人都扛着一把火铳。
  杨嗣昌听说李植的火铳制作精良,从来没有zhà镗的风险。火铳火力很猛,七十步外可以破甲。而且李植的新兵训练每三个月就要打废一支火铳,所以士兵们的shè术都十分高明,七十步上弹无虚发。
  杨嗣昌看着那些昂首挺胸的火铳兵,暗道要是战场上这样万铳齐发,什么样的敌人能抵挡得住?
  李植骑马行在大军中段,此时还没看到杨嗣昌。所以大军前段没有停在杨嗣昌面前,而是越过杨嗣昌的欢迎队伍,继续往前面走去。
  虎贲师行过去,那一门门野战pào更让杨嗣昌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直听说李植的大军配有大pào,杨嗣昌却没想到竟有这么多。三千虎贲师士兵从杨嗣昌前面走过,杨嗣昌就看到了四十门大pàopào车。
  这样算下来,那李植一万六千兵马,岂不是要有两百门大pào?
  这些大pào,都是小型的红夷大pào,造的十分精良。杨嗣昌盯着路过的野战pàopào车看了,发现李植的大pào上完全没有蜂窝气孔。杨嗣昌也了解一些红夷大pào的铸造,显然李植的这些大pào不是用泥坯法生产的……
  杨嗣昌原先率领十余万大军围剿张献忠、罗汝才,军中也不过有虎蹲pào几十门,弗朗机pào二十门。而李植却有数量远超过杨嗣昌虎蹲pào和弗朗机pào的红夷大pào。如果这些制造精良的红夷大pào全部装上散子pào轰zhà敌人,那张献忠的贼军会受到怎样的伤害?
  李植军马的精良装备已经令杨嗣昌惊讶无比了,但最让杨嗣昌感到难以置信的是李植军马的军纪。
  那些身穿红色军装的士兵们扛着火铳,每两百人组成一个小方阵往前走去,目不斜视。无论是道路两边的乡亲父老,还是那猪羊酒水,都没能让这些士兵们转一下头多看几眼。士兵们没有听到停止前进的命令,就毫不犹豫地越过欢迎人群继续向襄阳城前进。
  这支军队给人的感觉是,即便天塌下来了,也没有执行命令重要。
  要练多久军纪,才能把军马连成这样严整一片?普通的明军几天才练一次,恐怕训练几年也练不出这样的军纪。古人形容强军叫作“如臂使指”,杨嗣昌今天看到李植的兵马,才知道这个词的含义。
  难怪李植可以一次次打败清军。这样一支强军,即便是几万东奴包围上来也不会害怕。
  有这样的一支强军,难怪李植可以打败自己,一句话就让天子不再信任自己。自己失去天子信任后被朝野上下言官攻击,只能外出督师来证明自己。然而自己督师一年,剿贼不成,反而损兵折将。
  这关键时刻,李植又来了。李植这支强大兵马,在杨嗣昌眼里,就是攻击自己的敌寇。
  杨嗣昌看着李植的兵马,脸色越来越黑。
  杨嗣昌身边,“右佥都御史,勋阳巡抚”袁继咸也是看得脸色发白。李植的兵马在军令下一往直前的那种气势,让人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杀气,让人看得心里打鼓。
  所谓天下强军,果然名不虚传。
  袁继咸拱手朝杨嗣昌说道:“督师,这太保李植的兵马,实在是强盛啊!”顿了顿,袁继咸说道:“此部兵马一到,献贼恐怕是chā翅难飞了!”
  援剿的“蓟镇中协总兵官”猛如虎本来是个大嗓子,但在李植的军马前,他有些不敢大声说话的感觉。他压着嗓子说道:“督师,和李植的兵马比起来,我的那四千兵马就像是一群青皮无赖。”
  杨嗣昌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保定总兵张应元摇头说道:“督师,我们苦战一年,反而着了献贼的道,大败数场。如今天子派这样一支强军来剿贼……如果李植一战胜敌,我们就显得太无能了,要被天子责罚啊……”
  张应元的话,说到了杨嗣昌的心坎上。
  杨嗣昌在襄阳府坐镇剿贼,殚精竭智,取得的结果是惨败。现在天子把李植派来,显然是对杨嗣昌失去信心了。如果李植像前年、去年打鞑子那样打张献忠、李自成,大杀八方,那杨嗣昌一个无能庸碌,徒耗国库的罪名是跑不掉的。
  那样一来,杨嗣昌的官就算做到头了,能顺利退休就算是走运了。
  杨嗣昌心里盘算着,看着李植的强盛大军,不喜却忧。
  终于,李植的前军全部走了过去,李植的中军出现在官道上。
  看到迎在路边的杨嗣昌,李植在一勒缰绳停了马,却没有说话。
  李植和杨嗣昌关系不算好。那时候李植在承天门上要天子为卢象升建祠奉祀,逼得天子下罪己诏,天子从那时起就不再信任杨嗣昌。天下人都传李植一句话打败杨嗣昌,虽然这个说法有清流挑拨离间的嫌疑,但也足以证明李植和杨嗣昌不是一路人。
  李植不知道杨嗣昌会如何看待自己。李植这次带兵援剿,理论上是归于平寇督师杨嗣昌节制的。但李植如今天子的圣旨都敢不听,又岂会听命杨嗣昌?如果杨嗣昌记仇,李植就弃了杨嗣昌自己去杀张献忠了。
  当然,如果杨嗣昌配合自己,李植也不介意给杨嗣昌一点面子。
  李植停马立在那里,中军旗令兵立刻举起了停止前进的旗帜。前军后军的旗令兵把命令传了下去,很快李植一万六千大军就停在了官道上,默然肃立。
  虎贲师的令行禁止,又让杨嗣昌身边的一众将帅赞叹不已。
  杨嗣昌看到李植的那一刹那,就换上了一张春风满面的笑脸。
  杨嗣昌贵为内阁辅臣,身上穿着蟒袍玉带,却丝毫不介意李植的无礼。他不等李植和他打招呼,就大步走上去。他带领襄阳文武官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