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2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州,蓟辽的兵马都被牵制不得动弹……”
  “十万多大军围剿张献忠,当真是不少了。然而这一群文官武将一个个束手无策。难道除了李植就无人可用了么?那么多总兵,那么多巡抚围剿,就连一个张献忠都平灭不了?”
  王承恩咬了咬牙,说道:“圣上,事到如今只能那个调李植平贼了。宁愿以天津一镇付李植,也好过让整个川蜀被张献忠蹂躏啊!”
  朱由检听到这话愣了愣,停下了脚步。
  王承恩说道:“圣上,李植再跋扈也只是个藩阀,并无反心。若是让献贼做大,那可是见谁杀谁,要一路杀到京城来的啊。”
  “而且闯贼李自成如今也破围而出突入河南,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风雨。剿贼的兵马都在湖广,中原十分空虚。若是不尽快平定献贼,恐怕整个中原都再无宁日。”
  朱由检站在乾清宫中间,看着宫外那层层叠叠的飞檐斗拱,没有说话。
  王承恩不敢再多说,弯着腰小心地陪在一边,等待天子做定夺。
  许久,朱由检开口说道:“王承恩,你说的有道理。宁以天津一镇付李植,不能把中原川蜀全部jiāo给流贼蹂躏。”
  “传旨,让李植带兵入蜀,平灭张献忠!”
  ……
  天津总兵府内,李植摸着崔合的大肚子,笑道:“再过一个月,就要生了呢!”
  崔合瘪嘴说道:“她老在肚子里踢我?”
  李植笑道:“他踢你疼不疼?”
  崔合挽着李植的胳臂,瘪着嘴说道:“有时候疼,有时候不疼。”
  李植俯身贴着崔合的肚子,说道:“给我听一听。”
  李植正在那里要听胎儿的声音,却被床下面跑个不停哇哇乱叫的儿子李欢吵到了,听不清崔合肚子里的声音。
  李植朝儿子喝道:“李欢,不要吵闹!”
  李欢睁着大眼睛看着父亲,大声说道:“我要吃糖!”
  “吃什么糖?”
  “状元糖!”
  李植无奈地从桌子上拿了一块状元糖给李欢,说道:“不准再吵了!”
  李欢志得意满的接过状元糖,一把就塞进了嘴巴里。
  李植这才俯身到崔合肚子上,仔细听了一会。
  “哈哈,我听到了!她在动!”


第0341章 尴尬
  李植正在那里和崔合说话,却看到亲卫队长跑了进来,说道:“大人,来圣旨了!宣旨太监在门外等着呢!”
  李植愣了愣,却不知道这个时候来圣旨是做什么的,说道:“让太监们进来吧。”
  李植换上官袍,走出了房间,看到门仆带着五个宦官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一个太监高高举着一封圣旨,往自己这边走来。
  看到李植身上的正一品官服,那个太监走上来笑道:“太保大人,圣上的圣旨来了!”
  李植点了点头,带着几个亲卫跪了下去,喊道:“臣李植接旨!”
  那个太监点了点头,打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献贼肆虐川楚,连败官军。闯贼从陕西突围而出,亦不可不防。此二贼非李植所部兵马不能制。急调李植兵马南下,限期一月拔营,先平献贼,再平闯贼……”
  李植愣了愣,没想到天子又来给自己指派任务了。
  想了想,李植接过了圣旨,和为首的太监问道:“这位公公贵姓?”
  “咱家姓黄。”
  “黄公公,麻烦你转告天子,本官这个月没法发兵。”
  那个黄姓太监闻言一僵,暗道这李植居然又要抗旨,脸色一下子十分难看起来。他讪讪问道:“太保大人,此月不能发兵,却是什么原因?”
  李植侃侃说道:“我家夫人这个月就要生产,我要守在她身边。生孩子是大事,加上我家夫人胆子小,若是没有本官陪伴说不定要惊了胎气,到时候就麻烦了。等我家夫人生完了孩子,我才能拔营出兵。”
  那黄公公听了李植的话,脸上十分尴尬。从古到今,还没听说因为女人生孩子而导致大军不能发兵的。这李植已经越来越不把天子的话放在眼里了,因为夫人的生产,就要抗旨。
  “太保大人,那张献忠势力一日盛于一日,再拖一个月,恐怕更难平定啊。若不是到了非常时刻,天子也不会调太保的兵马。”
  李植摇头说道:“这事没有办法,天子若是等不及,便调其他兵马平贼吧。”
  那黄公公把心一横,说道:“太保不发兵,咱家回去没法jiāo代。咱家也不回京城了,咱家就在太保家住下来了,等太保发了兵,咱家再回京城。”
  李植笑了笑,说道:“无妨,我这里房间多的是,我给你们收拾几间房子住下来便是。”
  ……
  乾清宫里,朱由检听到小宦官的报告,无奈地坐在了御座上。
  这李植,是越来越不把自己这个天子放在眼里了啊。自己要他一个月内发兵,他居然因为妻子要分娩为理由抗旨。自己这个天子,如今在李植眼里还有没有分量?
  如果妻子分娩就不能带兵打仗,那大明的武官还有几个能在外征战?如果是别的武将这样回答天子朱由检,朱由检早就夺了他的官位了。
  然而李植不一样,李植是朱由检最后可以依赖的一支武装。是大明最后一支敢战,能战的强军,连鞑子都害怕。此时此景,朱由检还真只能巴巴地等着李植发兵,没有一点能力追究李植抗旨的罪行。
  朱由检尴尬地坐在御座上,说不出话来。
  王承恩看了看朱由检,说道:“皇爷,这是好事啊!”
  朱由检愣了愣,讪讪问道:“这如何是好事?”
  王承恩说道:“太保大人不怕这一个月内献贼再次做大,要下个月才发兵,说明太保大人胸有成竹,是有十二成把握歼灭献贼、闯贼的。正因为太保有此信心,才不计较这一个月,两个月的出兵时间。”
  王承恩拱手说道:“奴婢贺喜皇上。想来献贼、闯贼此战后必被太保消灭,估计要不了几个月,中原就再无大贼。”
  朱由检看着王承恩,知道王承恩这是给自己台阶下。此时虽然十分尴尬,但他也不由得佩服王承恩的口才。
  朱由检又看了看杨嗣昌的塘报,想到这十二分危急的军情,不禁深深叹了口气。
  ……
  八月二十七,崔合临盆了。
  李植抱着李欢,站在总兵府第三进院子里,等待房间里接生婆的消息。李家重要的亲戚们,或者说李植的下属们,都站在李植后面等待。
  李植十分疼爱夫人,崔合在范家庄诸将眼里自然也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更何况崔合是御赐一品诰命夫人,这身份本来就不一样。崔合产子,也是天津的大事。
  李植的下属,只要稍微和李植有点亲属关系的,全来了。
  此时李欢正趴在李植的肩膀上,他被李植抱着,在亲戚堆中四处顾盼,颇有些自得之色。
  李植拍了拍李欢的后背,说道:“李欢,你要有弟弟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