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1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大家烧荒开垦新田,修建灌溉水渠,其间还打退了一次生番,一次红毛。毕竟这台湾岛如此富饶,觊觎争夺的人还是很多的。
  指挥使打生番和红毛的时候,赵老三几次和指挥使说,给自己一把刀,自己也和那些大兵一起战斗。指挥使当时没有理睬赵老三,叫赵老三一边去,但过后却对赵老三高看了一眼。分房子的时候,指挥使第一个分给了赵老三。
  赵老三到台湾两个月,就分到了一间砖瓦房子。这可是刮风下雨都不漏水的房子,赵老三只有每年jiāo租时候在缙绅郭老爷家进过这样的屋子,在静海县堂叔家走亲戚时候睡过一晚这种砖瓦房子。赵老三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也住上了这样的好房子。
  屋子外面还带有一个厕所,十分的方便。
  分房子的那一天晚上,赵老三和媳fù抱在一起哭得稀里哗啦的。媳fù跟了自己过了三年多的苦日子,现在总算要盼来好日子了。
  赵老三的媳fù当时擦着眼泪,说好日子都是大都督给的,要给大都督供一个长生牌位。赵老三便去找那些泥瓦匠中会做木工的,帮自己做了大都督的长生牌位。
  那些泥瓦匠听说赵老三要给大都督供长生牌位,没收赵老三的钱就帮赵老三做了。
  没过多久,到了五月时候,郑晖又把赵老三列为第一批分田的农民。赵老三便有了可以耕作的水田。
  足足四十亩有灌溉渠的肥田,就在赵老三的村子不远。
  赵老三当时看到那四十亩水田,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给办事的吏员摁了手印,就哭着跑回了自己家里,给大都督的长生牌位磕了三十个响头。
  赵老三知道,要不了多久,自己家就会富起来了。比堂叔家还要富。
  五月十三日,更惊喜的事情发生了——赵老三在自己的田里除草,居然看到了大都督。
  大都督很年轻,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但大都督就是大都督,自有一副威严尊荣,和自己这样的小百姓完全不同。赵老三当时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声。
  当时,大都督居然走到了自己面前,朝自己问话。
  “你叫什么?”
  赵老三当时结结巴巴地答道:“小的,小的,小的叫赵老三。”
  “赵老三,你学会种稻子了?”
  赵老三骄傲地抬起头,说道:“回大都督,小的学会了。太平县的那些稻农手把手教我的,我知道怎么播种,怎么chā秧,什么时候灌水,都知道了。等今年我种出稻谷,便按郑指挥使说的,分一石粮食给太平县的师父做学费。”
  大都督点了点头,似乎觉得赵老三说话还算清楚,便多问了赵老三几句:“你这一季晚稻能产多少谷子?”
  赵老三答道:“听太平县的师父说,一亩地能产一石五斗的稻子。”
  大都督听了赵老三的话,沉吟了一会,似乎是在计算什么。
  半晌,大都督说道:“好,你们这一季晚稻,便只收五成地租。明年种上两季稻子,再收六成地租。”
  赵老三愣了愣,没想到几句话,大都督就给自己减了一成地租。
  大都督旁边的郑指挥使算了算,大声朝跪在地上的农民们说道:“大都督收五成地租,第一年农民每个男丁可以收十五石粮食进自己家里,相当于三十两银子。”
  “这只是大半年的耕耘所得,相当于每个男丁或壮女每个月能赚三两七钱五分银子!夫fù两人一个月算下来赚七两五钱银子。”
  赵老三不会算数,他当时听到郑指挥使的计算,就激动得气血往脸上涌。帮大都督做佃农,夫fù两人一个月可以赚七两五钱银子?
  自己以前在郭家做佃农,一年到头刨去吃喝,也赚不到七两银子。
  赵老三跪在地上,抬着头看着大都督傻笑。
  好日子终于来了。


第0339章 五十米
  郑晖看着赵老三激动的脸蛋,说道:“大人,你可把这些农民们激动坏了。”
  李植笑着和郑晖说道:“农民们跨越重洋随我们来台湾开拓新田,自然要给他们一些甜头。第一批农民得利了,后面的农民才会源源不绝跟来。以后就这么定下来了。若是能赶上种早稻的,就收六成地租。如果赶不上早稻,只能种一季晚稻,就只收五成地租。”
  郑晖拱手说道:“大都督仁德,下属佩服。”
  李植点了点头,不再在地头视察,骑上马往回走。
  郑晖一路上算了算,又和李植说道:“大人,如今开始耕作的有六万余亩水田,预计今年年底能收稻谷九万石。大都督收五成地租,就是四万五千石。台湾的水田不需要jiāo纳屯田子粒,这样算下来,这六万亩水田半年的地租就超过二十万亩天津旱田一年的地租。”
  李植听到这话,点了点头。
  之前听高立功说台湾的水田收入是天津旱田的几倍,只是一个概念。真的把田开出来了,才切身实际地感觉到这里的事半功倍。大半年收益四万五千石地租,相当于九万两白银,以八个月算,相当于每个月收益一万多两白银。
  而这才仅仅是一个开始。随着舰队的扩大,台湾后续的扩张会越来越快。
  这台湾的开拓,利润实在丰厚。后续的发展,大有可为。
  ……
  五月中旬,李植随船队返回了天津。
  如今范家庄新城的城墙已经修好,范家庄的城内面积扩大了一倍。两座城之间的城墙,也就是范家庄原先的南城墙被拆除了。新城旧城连在了一起。
  不过新城刚一建好,就被新军军营和扩大的纺织工厂占据了不少地方。尤其是纺织工厂,每个月都在扩大——如今李植有了日本市场,可以倾销自己的廉价精布,李植准备把纺织工厂扩大到一万五千人的规模。
  一万五千人的工厂会为李植带来巨大的利润,估计每个月都会有几万两银子,可以支持李植的其他事业。
  不过纺织工厂的扩大无法一蹴而就,扩产不但需要建造机器,修建厂房,还需要建造别墅给工人居住。范家庄附近的泥瓦匠几乎都被李植雇来了,他们日日不停的搬运建材,打桩砌砖,糊泥刷粉,把范家庄城南变成了一个大工地。
  不断扩产的纺织工厂这几个月产出了不少李家精布,全部堆积在仓库里,几乎把仓库都堆满了。
  好在从五月底开始,李植的船队就开始跑平户航线了。李植没有把查云克和天津张家六条海船买来——那些小船也需要一套船工,效率实在有些低。但是李植把这六条小船的熟练船工全部雇佣了,让他们在自己新造的船舶上出海。
  五月上旬登州、莱州的造船匠们又造好了五条尖头大船,装上蒸汽机后,五艘新船便在五月下旬开始跑日本航线。如此一来,李植便有十五条大船跑日本航线。这些蒸汽机轮船不需要等待季风,日日在中日之间来往,运量惊人。
  除了李家精布,李植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