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1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自尽了。
  只要拿下张献忠,可以说天下就再无大贼。就算李自成再突围而出,追剿张献忠的大军汇合追剿李自成的大军齐攻李自成,那李自成也绝无生路。
  兴归山位于川楚jiāo界一带,说起来是易守难攻的雄山峻岭。然而此时献军一败再败,对阵官军时候已经毫无士气。围剿张献忠的官军中最能战的是左良玉部,献军最怕左良玉。只要左良玉用心搜山攻打,张献忠是chā翅难飞,只有被杀被俘一个结局。
  然而在此关键时刻,左良玉动摇了。
  左良玉这些年来极为跋扈,无论带兵经过哪里,他都是纵兵大掠,劫掠钱财fù女,作风和流贼几乎没有区别。正是因为有纵兵劫掠的收益,才让左良玉的兵马士气高昂敢战能战。
  杨嗣昌作为剿贼总督,对左良玉是不得不用,却又十分不满,处处猜疑,一心想削弱左良玉。
  左良玉是援剿总兵,挂平贼将军印。明代的宣府总兵、辽东总兵、援剿总兵等总兵有将军号,称为镇朔将军、征虏将军、平贼将军等。这些有将军称号的总兵地位高于一般的总兵。
  左良玉挂平贼将军号,战时可以节制其他总兵。
  杨嗣昌为了削弱左良玉,此前和贺人龙说,只要贺人龙敢战,就让贺人龙取代左良玉的地位。
  然而玛瑙山,何家坪大捷后,左良玉连取大功,杨嗣昌又改变了主意,想留下左良玉。贺人龙羞愤之下,把杨嗣昌的话说给了左良玉听。左良玉从此每日猜忌杨嗣昌,处处保存实力,不敢搜山死战。
  张献忠显然感觉到了这一点,决定再加一把火,便派使者来游说左良玉。
  此时在夔州城外,左良玉的中军大帐里,张献忠的使者就跪在左良玉面前,侃侃说道:“将军骄纵已久,屡屡不听帅令,又在多地四出劫掠。杨阁部久有不满。如今因为我家大帅张献忠在,所以杨阁部才重用左将军。若是我家大帅不在了,左将军的祸不久矣。”
  听了这个使者的话,左良玉脸上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许久都没有说话。
  那个使者看着左良玉的脸色,知道火候已到,再不多说,拱手退出了左良玉的营帐中。
  左良玉坐在大帐中,看着帐外的兵马,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左良玉的部将赵柱走入了大帐,问道:“大帅,明日我率三千人入山搜贼,大帅有什么要jiāo代的么?”
  左良玉看了看赵柱,说道:“明天不入山搜贼了!”
  赵柱愣了愣,有些反应不过来,问道:“不搜山了?”顿了顿,赵柱拱手说道:“大帅,献贼已是强弩之末,我部再加一点力,献贼就要灰飞烟灭,此时是最好的时机。”
  左良玉淡淡说道:“这段时间多雨,搜山作战太艰难,待雨季过了之后,再做打算!”
  赵柱张了张嘴巴,觉得左良玉这命令有些不可思议,却又不敢多问。
  ……
  五月十三日,李植带着郑晖和亲卫骑马走在新竹的新田边,看着正在田里播种育秧的农民们,心情愉快。
  高立功在浙江太平县联系了两千户种稻老农后,李植便派船把他们接了过来。如今这七百户太平县老农和八百户天津农民按照每成丁或壮女二十亩的配额,栽种刚刚修好灌溉渠的七万多亩水田,是新竹的第一批农民。
  高立功还在福建联系了一批耕牛,李植用轮船运到了新竹,借给了农民们。
  此时农民种的是晚稻,五月播种,预计十月底收获。新竹这里烧出厚厚一层草木灰的新田极肥,若是管理得当,估计这一季稻子就有每亩一石五斗的收成。虽然今年这些水田只能种一季,收成也远超天津的旱田。


第0338章 好日子
  李植看着水田里郁郁葱葱的禾苗,朝郑晖问道:“如今新竹有多少人了?”
  郑晖答道:“大都督,如今新竹有各色人员一万五千多人。其中农民一万二千人,三千七百人分了田,开始耕作。剩下八千多农民还没有田,这些农民每个月发二两银子月钱,在修建灌溉水渠。另有陷阵团士兵一千人,也在帮助农民修灌溉水渠。有泥瓦匠两千人,在为农民修屋子。最后还有一些烧石灰和砖瓦的匠人。”
  李植点头,问道:“如今造了多少间屋子了?”
  “如今已经造了砖瓦屋子六千多间。除了两千新到农民还住在帐篷里外,其他人员已经全部住进砖瓦屋子中。”
  李植点了点头,继续往前面骑去。
  ……
  赵老三是报名到小琉球垦荒的第一批人。
  报名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小琉球是什么地方,只听人说是南方的一个大岛,上面有野人。报名的范家庄吏员说开荒的人是做大都督的佃农,每人分二十亩佃田。
  赵老三是知道大都督的佃农有多富的。他的一个堂叔就在静海县种大都督的私田,现在富得流油。堂叔三十多岁了,膝下已经有一儿一女,却还张罗着要再生一个儿子,说养得起。
  赵老三以前想做大都督的佃农,但是那要老佃农做保。赵老三的堂叔有好多亲戚要保,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轮到帮赵老三做保。
  赵老三过得苦,他在郭家地主家佃租十三亩旱田,和媳fù二人住在两间土屋子里,过着紧巴巴的日子,一年到头也赚不到一件新衣服,每年都有一两个月要吃糠稀。成亲三年,赵老三都不敢和媳fù合房,就怕生了孩子出来白白饿死。
  他眼巴巴地看着堂叔家的富裕,十分地羡慕。
  但是今年机会来了,赵老三那天听村里读过书的人说大将军招人开荒小琉球,不需要人做保。他想都没有想,第一个冲到报名点摁了手印。赵老三和那个负责报名的范家庄吏员好说歹说,说如果开动了一定把自己第一个带上。
  不知道是不是赵老三的热情感动了那个报名的吏员,还是赵老三和媳fù两人年轻力壮符合大都督的标准,大都督真的第一批把赵老三带到了小琉球——现在被大都督叫作台湾的大岛。
  来台湾的船上很颠簸,赵老三吐了三、四次,赵老三的媳fù也吐了好几次。不过两人都没有怨言,好不容易有了跟着大都督干的机会,赵老三不会因为这一点颠簸就打退堂鼓。
  到了台湾,下了船,赵老三发现这台湾岛是一个十分富饶的地方。
  成片的树林,成群的野鹿,一条小河穿越其中。站在扎营地的小山上望过去,小河两岸是一望无垠的平原。这显然是一个耕田的好地方,把那些树林一烧,就是最好的农田,这地方种的庄稼一定会有好收成。到达台湾的当天晚上,赵老三就和媳fù在帐篷里又蹦又跳。
  一起来的开荒农民们被赵老三感染,那天晚上都蹦呀跳呀闹了起来。大家围在火堆边,憧憬着未来的好生活,一个个都是兴高采烈的。
  后来的事情很顺利,指挥使郑晖大人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