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1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只往桅杆和水桶后面躲藏,乱成一片。血液和碎ròu洒在荷兰船的甲板上,混合着中弹者的惨叫声,那场景仿佛是修罗地狱。
  李植船队的每一枚pào弹shè中敌船,都会在荷兰船只内发出巨大的bàozhà,把船壳里面脆弱的内部组织zhà得一团乱麻。如果pào弹落在人员密集的首层甲板和第二层火pào甲板上,就是大屠杀。
  如果落在船壳边上bàozhà,pào弹能把船壳zhà出大洞。
  对shè了八轮大pào,李植的八艘船上只是破了几个洞,损失很小,荷兰人的船却是惨遭重创。且不说那些被开花弹zhà死的水兵,就连二层甲板上的pào手也损失惨重。不少船只已经被突入船只内部bàozhà的开花弹杀伤了大量的pào手,已经凑不够开pào需要的人员了。荷兰人shè出的pào弹,越来越少。
  有几艘船被开花弹在水线下面zhà出大洞,全靠水手们用木板堵住破口,才勉强没有沉没。临时钉上的船板并不完美,会不停地漏水,需要水手们不停用水泵从底舱吸水才能保证船舶浮在水面上。
  看着战场上越来越不利的形势,福雷斯顿脸上有些发白。
  李植的船速度比荷兰人的船快,荷兰人没法冲上去接舷战。而李植的pào弹会bàozhà,打pào战荷兰联合船队也不是李植的对手。
  这样下去,联合舰队的战舰只会一艘一艘地被李植打沉。
  福雷斯顿是个老船长,他很快就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困境,做出了最后的决断。
  他大声喊道:“所有船转舵,我们逃!”
  大副卡隆说道:“可是李植的船比我们的快,我们的舰队逃不掉……”
  福雷斯顿说道:“舰队分开,向八个方向分头逃跑,甩掉李植后到热兰遮汇合。”
  福雷斯顿要让整个舰队上演大逃亡了,连成建制退下去都不指望了。船队分头逃跑,只求李植不会分八路追击,让荷兰人能逃下几条船。
  大副卡隆脸色惨白,点了点头,跑到了旗令兵那里传令。
  八条伤痕累累的荷兰pào舰看到了旗舰挂出的旗令,放弃了越来越形势不利的pào战,调头往八个方向逃去。
  看到红毛掉转船头逃跑了,李植的船队里响起震耳yù聋的欢呼声。得胜的水手们高举双手庆祝胜利。就连船上的三千多农民们也长舒了一口气,一个个大声叫好!
  “好啊!大都督就是厉害!”
  “大将军打赢了红毛!”
  “跟着大都督干没错的!”
  红毛可是台湾附近的一霸,吕虎见李植这么轻松就击溃了红毛,崇拜地看着李植,说道:“大都督的开花弹太厉害了!”
  李植用望远镜看了看荷兰人的船只,冷笑了一声,对吕虎说道:
  “荷兰人想逃,我们的八艘pào舰分为四路,追击荷兰人最大的四条船,击沉敌舰后在新竹汇合。”
  李植舰船上的pào兵都是选锋团中抽出来的老手,但新船上的船工不少是新手,cāo作船舶并不十分熟练。李植担心兵分八路追击,会有某一路船上的水手们出岔子,所以退而求其次兵分四路,每路都以两艘船追击荷兰人的一条船。
  十艘船分为四路,朝荷兰人的四条大船追去。
  李植率领两条pào舰和两艘没有pào的轮船追击荷兰人的旗舰。荷兰人的旗舰此时在东南风中往西南方向逃跑,速度并不快。李植的轮船用蒸气作动力,在南风中开出了九节的高速,可以轻松咬着荷兰人的旗舰,时不时就追到荷兰人一里之内shè上一轮pào弹。
  开花弹不断地shè入布雷丹号的船尾,在荷兰旗舰的腹中bàozhà,把那艘巨大的军舰zhà得一片狼藉。
  新星号和德信号左右两舷轮流开火,打了一百多发pào弹,终于把荷兰人的军舰打得投降了。
  荷兰人挂起了白旗,收了帆,乞求明人放他们一条生路。
  李植让二十名pào兵上去把荷兰人全绑了,然后自己登船检查了荷兰人的旗舰。
  李植以征服者的姿态登上了荷兰人的大船,在荷兰人的旗舰上检查了一番。李植希望能在西方人的船只上找到一些有用的技术,补充在自己的船队上。但检查的成果却让李植很失望。
  “垃圾!”
  “垃圾,荷兰人这个时代的技术怎么这么垃圾。”
  荷兰人这个时代并没有太多领先明人的技术。无论是他们的火绳qiāng还是他们的大pào,都十分粗陋,比不上李植的技术。
  唯一让李植有些兴趣的是荷兰人的pào车,那pào车用滑轮组和麻绳缓冲火pào的后座力,让荷兰人的三十六磅重pào能够装上木质帆船。
  水兵们在船上翻了个底朝天,翻出一万多两银子。
  李植看了看那些青铜大pào,说道:“这些青铜大pào的材料倒是值些钱,把这艘船拖到新竹去,把大pào融了换铜!”


第0337章 跋扈
  川楚jiāo界的夔州城外,左良玉的中军大帐里,左良玉看着张献忠的信使,脸上yīn晴不定。
  此前,张献忠在玛瑙山和何家坪接连大败于官军,张献忠只能带领几千人突围逃窜入川楚jiāo界的兴归山中。如今,张献忠已成苟延残喘之势,只要左良玉施以铁拳入山剿贼,张献忠恐怕就要大难临头。
  此前玛瑙山之战,张献忠占据玛瑙山固守,本想以逸待劳击败官军。谁知道官军左良玉、贺人龙和郑崇俭等将帅团结一心,迎着张献忠山上的工事猛攻。官军不但团结,还收买了投诚的流贼刘国能伪装成给张献忠运粮的农民,在张献忠军阵中大肆放火,里外夹击张献忠。
  官军那时内外合围,差一点就阵斩了张献忠。
  张献忠率领几千精锐,冒死突阵,从官军包围的薄弱处冲了出来。而张献忠麾下的其他人马,就全部被官军围歼了。
  张献忠麾下的扫地王曹威,白马邓天王等全部被官军斩杀。飞山虎、过天龙、扒山虎,走山飞、过天蟒、钻天鹞、上得天、下得海、展翅飞、霍宗等先后被俘。张献忠的妻子被俘后被官军杀死,张献忠八岁的儿子被俘后自刎。张献忠另外两个妾也被俘,军师徐以显、潘独鳌也在水石坝被俘。
  献军的一万多骡马,全部被官军夺取。张献忠的印信,虎符,金鞭等,全部落入官军手中。张献忠几万人的大军,几乎全军覆没。
  不仅如此,张献忠从玛瑙山突围后,在何家坪迎战官军四川副将张令的时候,又被官军包围。左良玉、贺人龙等再率十万大军包围张献忠。张献忠抵挡不住,率军再次突围逃跑,从此躲入了兴归山中,收拢人马蛰伏不出。
  消息传到京城,天子大喜过望,进杨嗣昌太子太保,进左良玉太子少保,发御前赏功银一万两,再发五万金,锦帛千端为军赏,期望官军能一鼓而下,擒拿张献忠。
  此时的流贼陷于低谷,不但张献忠躲入深山中,李自成也躲在山里面。李自成被官军围于鱼腹山中,军中将领许多人都出降于官军,李自成弹尽粮绝,差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