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1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1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姐妹不识字,但是可以找读过书的人念信。三艘大船每个月就在天津和台湾之间往返一次。方老三的亲属们很快就能收到方老三的信。
  想着未来亲人们在这片新土地上的好日子,方老三越发喜欢上这片处女地,做起事来心情很好。
  郑指挥使这些天已经规划好了第一批农田的位置,这第一批新田位于小河的两岸,连绵三十多里,刚好位于扎营地的东西两侧,足够五千农夫耕作。八百农夫和四百士兵出动,在这规划的新田外围砍伐清理出一片没有草木隔离带,准备烧林子。
  一月十三,元宵节还没过完,方老三带着正带着五十个士兵在林子边忙碌,却突然看到远处升起一片狼烟。
  方老三愣了愣,怀疑自己看错了,看了看手下的一个班长。方老三手下的班长也是一脸的惊愕,从他的脸上方老三明白自己没看错。
  难道生番又来了?
  方老三大声喊道:“所有人回扎营地,所有人收工!回扎营地!”
  四十名士兵跟着方老三快步往扎营地赶去。赶了半个时辰,方老三回到了扎营地小丘上。
  方老三从营寨大门走进营寨,朝站在大门旁边的站岗士兵喊道:“怎么回事?生番来了?”
  那个站岗的士兵答道:“不是生番,是红毛来了!”


第0332章 红夷
  方老三愣了愣,没想到这次来的是红夷。
  听说红夷一个个十分高大,一身的红毛,像是赤发鬼一样。这些红夷茹毛饮血,是吃生ròu的,就和野兽一样。红夷的船队长期在福建沿海劫掠,杀了好多大明百姓。不知道这次来了多少红毛,来的红毛厉害不厉害。
  方老三带着四十名手下到达了集合点,指挥使郑晖正叉着腰在那里鼓舞士气。
  “红毛只来了几百多人,不值一提。我们连鞑子都杀过,又怎么会害怕这几百红毛?”郑晖顿了顿,大声说道:“我就希望他们船上的人马全部下船,这样我们打死他们就可以夺他们的船了。”
  听到郑晖的话,士兵们哈哈大笑,渐渐不再紧张。
  郑晖挥手说道:“这批红毛大概是突然发现我们这个营寨,他们小看我们,大概是准备进来抢一把的。我们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两个连四百人都守在壕沟后面,等红毛过来冲壕沟,我们把他们全打死在壕沟前。”
  此时外面港湾里的三艘大船都已经离港北上,营寨外面没什么可以抢的。红毛下船后估计会直扑营寨过来。营寨里有猪、羊、布匹、铁器和粮食等物资,若是这些物资被红毛抢了,开拓台湾的事情就要黄了。
  两个连长大喊得令,开始布置队伍。士兵和军官们跑到各自的营帐里穿戴盔甲拿出步qiāng和弹yào,然后跑出来站队。方老三一排四十人素来敢战,此时被布置在营寨西面最前列,四十个士兵分三列站在第一线。
  方老三身穿军官服,手持钢刀站在队伍旁边指挥。
  范家庄大兵的军服冬装和大明的鸳鸯战袄是一个颜色的,都染成红色。不过为了适应密集站阵的shè击阵需要,虎贲师军服的衣摆和袖口做得很小。军服左右襟是用纽扣扣在一起的,十分结实。裤子比较宽大,裤子下面是易于越野的长筒皮靴。士兵腰上扎着皮鞓带,鞓带上面挂着定装子弹袋,让整套服装看上去很接近后世的现代军装。
  军官的服装颜色比士兵军装更深一些。虽然士兵和军官们都穿着缴获得到的锁子甲,但是还是能从铁甲的间隙处看到下面的服装颜色。另一个区别军官和士兵的地方是头盔缨穗:排长的缨穗是蓝色的,和士兵的红色缨穗不同。连长是黄色的,营长是绿色的,团长是黑色的,师长李植的缨穗是白色的。
  此时方老三身上就穿着深红色军装站在队伍的最右边,军装外面套着一套锁子甲,头上戴着蓝缨盔甲。
  方老三在壕沟后面等了半个时辰,才看到缓缓行过来的红夷水兵。
  这些红夷水兵十分高大,普遍比陷阵团的士兵高一个头。他们头上戴着宽边帽子,穿着裙子似的军装,军装外面套着一件咖啡色的夹克,身上斜跨一个包。红夷的士兵们大多举着火绳qiāng,手上还抓着一个火绳qiāng支架。有一些红夷士兵则举着长矛,保护着火绳qiāng手。
  和山上的陷阵团一样,红夷士兵也排着三排横阵。前两排士兵是火绳qiāng手,最后一排士兵是长矛手。
  方老三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些红毛也不全是红色头发的,金发有一些,黑发的也有一些。
  红夷水兵大概有八百多人,他们站在小山底下观察了一阵山头上。显然是那几道壕沟让山下面的红夷军官有些怀疑,他们聚在军列前商量了一会。
  方老三举起右手,大喊:“步qiāng装弹!”
  四十名士兵很快就完成了装填子弹,把qiāng口对准了小山下面的红夷。
  几个红夷将领商量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冲击山头。只听到那几个红夷军官们冲士兵们喊着什么,红夷军中的军鼓就响了起来。在pào竹一样的鼓点中,红夷士兵们举着火绳qiāng,朝小山上的陷阵团四百士兵压了过来。
  距离两百步,一百八十步,一百六十步,一百四十步,红夷士兵进入陷阵团的shè程了。方老三大吼一声:“第一列shè击!”
  十三把步qiāng喷出了火舌,十三个士兵身子一顿,在qiāng机喷出的浓雾中歪了歪身形。shè击后,士兵粗粗看一看shè击的成果,便赶紧从右边退了下去。
  方老三的第一列刚shè完,隔壁的另外一个排也开始了齐shè。很快,八个排都完成了第一列齐shè。
  随着鼓点前进的荷兰水兵像是被点了名,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这些红夷水兵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有几十个人倒在了血泊中,呻吟抽搐,惨叫连连。前排还活着的红毛被溅了一身的血,整个人都变成红色的。
  小山上的白烟浓厚起来,到处都是呛人的硝石火yào味道。
  方老三拿眼睛去看前面的红夷,感觉到他们一下子被打懵了。红夷们没想到山上的明人也有火绳qiāng,而且能打这么远。在欧洲可没有这么厉害的火绳qiāng,欧洲的火绳qiāng能在一百五十码,或者说一百三十多米上能打中排队列阵的密集敌人,就已经算是走运了。
  哪怕是打鼓的红夷鼓手,也一下子停住了鼓点,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向前。
  最后荷兰人的军官跳了出来,大声吼了一句什么。荷兰人们鼓起勇气,再次朝山上行进。
  方老三冷笑了一声,举起了左手。他的左边,第二列十三名步qiāng手早已经瞄准了红毛,只等方老三下令了。
  “shè击!”
  方老三这个排再次抢在其他排前面,开始了第二列shè击。十三发子弹朝红毛的线列阵shè去,在那些迎着弹雨前进的红夷士兵身上打出了一朵朵血花。欧洲来的水兵们已经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