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1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刚入团的时候,韦老大还怀有幻想,以为自己可以在虎贲师中青云直步当上军官,过几年把自己村里的发小全部招进虎贲师里。但没想到现实十分残酷,韦老大入伍后花了三个月才分清左、右,弄清楚该往左转还是往右转。所谓的成为上等兵升为班长的想法,最终证明是个幻想。
  一年多了,韦老大一次上等兵都没做到过,至今仍是一名基层士兵。韦老大慢慢接受自己没有当军官才能的这个事实了,回到韦家围子再也不和发小们吹嘘。
  韦老大慢慢觉得,做一名普通大兵也没什么不好的。一个月有三两月钱。上个月父母帮韦老大说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邻村最漂亮的姑娘。明年四月,韦老大就回去成亲。
  不过成亲之前,韦老大出征了。这一次韦老大所在的连队被调上了船,随船来到了小琉球。和韦老大部队一起来的还有八百匠人,说是要开拓“殖民地”。
  所谓“殖民地”,是大都督发明的新词。顾名思义,就是繁殖子民的地方。听说大都督要逐渐运送更多的农民来,要把整个小琉球能种田的地方全种上,变成汉人的海外土地。
  大都督还把小琉球叫作台湾,说小琉球这名字会引起误会,以后这个岛就称为台湾岛了。
  开拓殖民地说起来是好事,但实际cāo作起来,却是十分麻烦的事情。
  韦老大跟着三条大船来到了小琉球北部,在一个海湾上了岸。上岸后韦老大跟着班长到处勘探地形,画地图,最后否决了这个登陆点,又随船往南面开了五十里。到了新地方发现还是不好,又往南开了五十里。
  折腾了几天,否决了五、六处地方,郑指挥使终于选好了地方,让匠人和士兵们上岸干活了。
  首先是烧荒。指挥使选了小河边一个高出周围土地的小山头,让士兵和匠人们在山头下面砍树砍出隔离带,然后就一把火把山头上的干枯树木全烧着了。大火烧了整整两天,在山头上烧出一片遍地焦黑的空旷土地出来。
  在这片空旷的焦土地上,一千人下船扎营了。


第0329章 生番
  扎好了营,烧砖瓦的匠人们便去找黏土,烧石灰的匠人们则去找石灰石。
  韦老大则随着班长四出搜索,确定周围的地形,描绘地图。
  这一天,韦老大这个班走到密林深处,发现了一处生番营地。
  生番就是台湾岛的土著,这些土著的文明还处在渔猎游耕阶段。台湾的生番有不同的族群,韦老大这个班发现的这一群生番住在竹子和茅草搭建的屋子里:那屋子用粗大竹子chā入地面做屋架,在这个竹架子上面搭上其他竹子做地面和屋墙,然后在屋顶覆盖茅草做屋顶。
  那些生番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男女都穿裙装。他们脸上纹着各种颜色的图案,看不见皮肤颜色。
  韦老大发现这些生番后,生番们很快也发现了韦老大这个班八名士兵。这些生番们对待外人十分不友好。一见到韦老大八个人,三十个生番们就嚎叫呼号着,举着刀剑长矛冲了上来。
  韦老大的班长下令士兵们自由shè击。
  韦老大早就给步qiāng装好了子弹,此时举起步qiāng就瞄准了一百步外冲过来的一个生番头领。那个头领看上去比较老,手持一把铁头长矛,其他的生番都围在这个头领旁边。
  韦老大摁下了扳机,火花猛地从火门处冒出,“啪”一声巨响,接着整个步qiāng往后一挫,从qiāng口喷出了火舌和烟雾。韦老大的肩膀顶在qiāng托上,此时肩膀被步qiāng的后座力顶的一冲。等韦老大抬头再看那个生番头领时候,那个头领已经倒在地上抽搐了。
  韦老大兴奋地喊道:“我打死了头领!”
  不过没人搭理韦老大,大家都在shè击,装弹。韦老大也赶紧开始再次装弹。
  这边的士兵很快就打了十几qiāng,几乎是一qiāng放倒一个生番。很快,这边的火力把那些生番吓到了,他们丢下了地上的伤员,撒腿往远处逃去。
  班长没有追击这些土著人,而是带队回扎营地,向郑指挥使报告。
  郑晖听说不远处就有生番,皱了皱眉头。为了防止意外,郑晖让士兵们在营寨外围布置了警哨,日夜轮班监视营寨附近的安全。
  三艘大船已经返航,船上的物资全部堆积在营帐里。小山山头的营寨是这第一批移民的核心,是万万不能丢失的。
  周围的地形已经基本摸清楚了,地图已经画出来了,不需要再外出侦查了。韦老大从此不再离开营寨,每日只做些基本的训练,其他时间就是挖保护营寨的壕沟。有时候下山和战友一起砍伐树木,修建通往黏土矿和石灰采集点的道路,做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十二月二十四号,韦老大和一个战友正在小山下面砍伐木材。
  “韦老大,你说这小琉球,不,台湾岛好不好。”
  韦老大一刀砍在眼前的杉木上,说道:“这岛挺好的,有阳光有水,就是……”
  韦老大又一刀砍在杉木上,顿了顿,说道:“就是太荒无人烟了!什么……”韦老大又一刀砍在大树上,“什么都没有,除了树就是树……”“这叫什么?这叫化外之地!”
  “不是有野人么?”
  “那些野人也算人么?话都不会说……”“我们出征四个月就回去了,到时候……”“到时候就不用待在这化外之地了!”
  “你回去就娶媳fù了?”
  “俺媳fù,那是十里八乡……”“十里八乡的俊姑娘,也就……”“也就俺配得上!”
  韦老大的战友笑了笑,狭促地说道:“听说韦老大你刚入营时候,说一年就要做军官!”
  韦老大脸上一红,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一刀狠狠地砍在杉木上,沉声说道:“那时候不懂事……”
  两人正在砍木头,却突然看到东面的警哨处升起了狼烟。
  很快,小山营寨上的集合号角声就吹响了。韦老大和战友对视了一眼,丢了伐木刀,撒腿往小山上面跑去。
  韦老大跑到营寨内,连长已经在整队了。没多久,各个警哨处的哨兵全部跑了回来。点起狼烟的哨兵和郑指挥使汇报着什么。郑指挥使一脸严肃地走到士兵们的前面,大声说道:“生番来攻击我们了!所有人,进入shè击位置!”
  韦老大不但怠慢,从背上取下了步qiāng,开始给步qiāng上yào装弹。装好了弹yào后,他站在壕沟后面,准备战斗。
  营寨外面挖了三道深壕沟,料想生番们冲不上来。
  韦老大等了半刻钟,才看到出现在山脚下的生番们。
  三三两两,那些生番从树林里走了出来,站在山脚下。他们朝山顶上的营寨看了一会,发现山脚下没有危险,便有人往树林里跑,大概是去汇报情况。过了一会,几个头戴花色帽子,帽子上chā着长长羽毛,身材粗壮,显然是酋长的生番走了出来。跟在他们后面,越来越多的生番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