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30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30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一些。
  这四十一万两银子,除了十万两上缴天子外,李植还有三十余万两结余。这些结余,李植准备拿来扩充部队。
  募兵之前,李植先统计了一下旗下产业的收入开支。
  如今李家精钢一月份一个月能卖出五千斤,月利润从四千两变成了七千两。
  而李植的玻璃镜产业,在开通了平户的贸易后销量也显著增加,每个月的利润从平均两万一千两变成了平均两万九千两。同样,玻璃酒具产业,在开通平户市场后销售量大涨,每月盈利从以前的平均一万七千两涨到了平均两万二千两。
  李植两条贸易船,每个月有两万多两的收入。刨去查云克信德号的三成股份,一个月平均下来也有二万两收入。
  加上纺织工厂扩产后利润大增,利润大增:有了日本平户的销路,纺织工厂每个月都在扩大,如今已经扩大了两倍,已经有五千多纺织工人。纺织工厂的利润,也从八千两变成了二万二千两。
  如今李植一个月利润高达十三万四千两白银。加上商税平摊到每个月有二万五千两银子,李植每个月收入近十五万多两。
  这个收入水平比以前大幅增加了,大头是海洋贸易带来的。海船每两个月可以跑三趟平户,给李植各项产业带来了巨大的需求,让李植的产业利润大大增加了。
  开销方面:李植养有一万二千精兵,还有城防pào兵一百三十人,每个月的月钱加伙食就要五万五千两。另外每个月训练打靶花费的硝石火yào也不少,大概要三千两银子。加上步qiāng作坊,龙尾车作坊、以及各种行政人员的开支,李植每个月支出约七万两。
  一加一减,算下来李植每个月有净利润八万余两。
  有这八万两净利润,李植决定再招募八千新兵。一个士兵一个月月钱三两,加伙食花销一两五钱,每个月开销四两五钱,八千新兵每个月花费三万六千。刨去新兵的花销,李植还能保持利润盈余在五万两的水平,保持财政健康。
  按理论上的月收入,李植可以募集更多士兵,但那样对财政是十分危险的。这年头兵荒马乱,产业波动剧烈。
  比如崇祯十一年秋到十二年春的这次满清入塞劫掠,京畿道路全部不通,李植的产业没有原材料运入也没有产品卖出,停工了大半年。如果不是靠以前的积蓄支撑,李植的产业和大军就要崩溃了。
  这乱世中的经营,财政上不能绷得太紧。
  ……
  得知李植要招募八千新兵,李兴、钟峰等军官十分高兴。多了八千新兵,他们的身份也会水涨船高更进一步,更有实力。他们聚到了总兵府,和李植一起讨论雇兵的事宜。
  “大哥,如果有两万精兵,我们可以对阵五万鞑子不落下风!”
  李植沉吟说道:“鞑子被我们痛宰了两次,不知道会不会有了教训,改变武装形式。皇太极是个十分狡猾的人,不可不防。”
  李老四点头说道:“鞑子的亲王,贝勒们都是兄弟子侄,又团结又狡猾。如今吃了两次我们的亏,一定会想法设法改变战法。”
  钟峰笑道:“无论如何,有了这八千新兵,我们的实力会大涨。那些文官们以后就更要听我们的了!”
  众人听到这话,哈哈大笑,都很畅快。
  李兴挥手说道:“就是天子,考虑天津的问题时候,都不能不考虑我们的两万大军!”
  众人对视了一眼,十分得意。
  李植说道:“我们虎贲师威名远镇,有不少屑小觊觎窥视我们。这次招募新兵,人数远超以往,要担心的是混入jiān细。此次招募手续上要严,应募者首先要有当地乡老做保,要带上户贴来应募,还要有虎贲师的在役士兵做保。”
  钟峰说道:“一名士兵可以为几人做保?”
  李植说道:“一名士兵可以为五人做保,这样我们就可以从六万应募者中选出八千精锐。如果招募的新兵中混入jiān细,做保者斩!”


第0323章 异心
  李兴从总兵府出来,带着亲卫打着旗牌仪仗往范家庄骑去。
  如今李兴是都指挥同知,范家庄游击,官拜从二品,也是响当当的大官。路上行人见到游击将军旗牌开路,尤其是“范家庄”游击将军,知道来人身份不俗,纷纷让开道路。
  李兴正往前走着,看到远处也行来一支旗帜队伍。李兴仔细看了看远处的旗牌,看到“山东承宣布政使司右参政”,“山东提刑按察使司佥事”,“整饬天津中路兵备”几个旗牌。前面来人,正是新任天津中路兵备道杨秀明。
  山东承宣布政使司右参政,山东提刑按察使司佥事是杨秀明身上兼任的官衔,杨秀明真正干的事情,是天津中路兵备道。
  范家庄正是归天津中路管辖,这个中路兵备说起来是李兴的直属上司。李兴正要让仪仗让开道路,却看到前面杨秀明的队伍已经挪到了道路左边,把道路中间让给了李兴。
  李兴愣了愣,还以为自己身后还有大官。但李兴回头看了看来路,却没看到官员仪仗。
  这兵备道杨秀明,是把道路让给李兴的。
  李兴想了想,带着仪仗笑着迎了上去。他走到了杨秀明马驾前,在马上拱手说道:“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杨大人。”
  本来按照大明的规矩,李兴这个游击将军见到上官兵备道是要行跪礼的。但李兴有兄长李植撑腰,倒也不把兵备当作上官,拱手就算是见礼了。
  而且如今杨秀明已经把道路给自己让开了,自己再行跪礼当真要吓到杨秀明。
  杨秀明跳下马来,站在李兴马边拱手说道:“多日不见二将军,二将军别来无恙。”
  李兴见杨秀明跳下马把自己称为二将军,暗自好笑。
  李植是大将军,自己就是天津的二将军了?看来抓捕了查登备等四个文官后,天津的文官们已经没有一点胆量和李植分庭抗议了。如今这个杨秀明都要巴结李兴一句“二将军”,和自己行礼要跳下马来,哪里还有一点上官架子?
  李兴笑道:“今日李兴有俗事缠身,改日再去兵备府上拜访,告辞了!”
  “二将军慢走!”
  李兴志得意满,一挥马鞭往前面行去。
  ……
  蒋充坐在十几户街坊中央,淡淡地喝了一口茶。
  蒋充如今是虎贲师的骨干了,已经是陷阵团连长。他崇祯七年九月应募加入选锋团,从小兵做起,依靠战功于崇祯九年升为破虏团班长。后来陷阵团成立,他又调到陷阵团做排长。崇祯十一年底十二年初他率兵随将军大人在京畿杀鞑子,依此战功,升为陷阵团连长。
  如今蒋充手下有一百二十四士兵,一个月月钱九两,已经是范家庄的中层军官。
  这次蒋充回到范家庄“老城”,是来为十几户街坊做保。
  所谓范家庄老城,其实就是李植来范家庄做百户管队官之前的范家庄。这一片区域已经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