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9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9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没有要我的xìng命,但你要的是天下人的xìng命。我不为天下人杀你,与天理有亏。”
  查登备听到这话,脸色变得惨白,跪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起来。
  跪在一边的查云克抬头说道:“都督大人,那时候你说欠我一个人情。”
  李植点头说道:“是。”
  查云克说道:“那我便用这人情,求你放过我二叔查登备,留下他的xìng命。”
  李植笑了笑,说道:“本来你的跑海买卖是依赖查登备的巡抚位置的,查登备一旦被夺官问斩,你的跑海买卖就做不下去。你虽然有四条船,但没有查登备的庇护根本无法出海,你的生意收入将会全部断绝。按照这个思路,我如今就该把你入股我商船的银子还给你,不给你分红。但看在你人情的份上,我允许你继续在我的商船里参股分红!”
  “至于查登备的xìng命,不是你这个人情可以保下来的。”
  查云克闻言脸色一白,磕头伏地,不敢起来。李植说得对,一旦查登备失势,他查云克就该失去生意收入。但如今李植依旧每年分几万两银子给他,这是天大的面子。一个人情换了每年几万两银子,李植已经十分慷慨,查云克已经无法要求更多了。
  查登备听到查云克求情也没有用,把头抵在地面上,哭得稀里哗啦的。
  很快,抓捕天津下东路兵备道于涛和景州知州梁一寿的士兵也得手了。两个文官是反抗李植商税的急先锋,这些天都随查登备的大军出征范家庄。查登备的兵马溃败后,两人都藏身在天津中路兵备道府中。但韩金信的线人透露了二人的行踪,李植的士兵还是抓到了这两个文官。
  两个文官也被押到李植的面前。


第0317章 脸面
  那个景州知州梁一寿十分没有骨气,看到李植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以头抢地,大声呼道:“太保大人大量,饶小的一命。小的以后在家中为太保供奉长生牌位,日夜供奉!”
  李植笑了笑,冷冷说道:“你不是说我与天下人为敌么?”
  那梁一寿左右开弓,跪在地上,“啪”“啪”一巴掌又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说道:“梁一寿是个蠢才!大将军为天下人计,收取商税,正本清源利国利民,岂是与天下人为敌?实在是天下人之救星!”
  看了看查登备,那梁一寿怀疑是查登备出卖自己。梁一寿不知道李植密使的侦查能力,觉得李植知道自己在这次抗税活动中出大力,肯定是查登备出卖自己。否则那么多文官不抓,李植为什么费尽力气把自己抓出来?
  梁一寿往前爬了两步,大声说道:“太保,太保大人!我要揭发!我要揭发查登备!此次事端罪魁祸首全是这查登备!全是他诡计多出要对付太保大人,要不是他,我们早就偃旗息鼓了!”
  查登备见梁一寿把脏水泼自己头上,气得满脸血红,指着梁一寿骂到:“梁一寿你个畜生,让无赖闹事,让秀才绝食,让商贾罢市,让大兵压城,这四个主意全是你出的!你的计策把我害到这个田地,如今你还赖在我身上?”
  那梁一寿眼睛一横,大声说道:“天日昭昭!这四个主意若不是你查登备出的,我梁一寿便被雷劈死。”
  查登备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指着梁一寿说道:“你……你……”
  他指着梁一寿“你”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出来。
  梁一寿噗通一声磕头在地,朝李植说道:“大人,这查登备罪大恶极,切不能放过。他仗着自己是巡抚,对其他文武官员颐指气使,是这次反抗太保的祸首。小人之前也是畏惧查登备的权势,才勉强依附之。若是大人放过小人,小人以后到处歌颂大人的恩德,让世人知道大人的气度。”
  李植看了看这个梁一寿,叹了一口气。
  堂堂大明朝的文官,一州知州,竟是这样一个毫无气节的小人,张口就扯谎,这大明朝如何能不遍地狼烟?李植对历史只是粗知,但也知道满清取了北京之后,原先那些自诩忠义无双的大明文官纷纷投降,甚至出城相迎。
  大明朝的财政已经接近破产,而这些文官却丝毫不担心国家灭亡,还在为各自的利益攻讦内斗不休。
  这些无耻文官,实在是大明朝灭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李植看了看梁一寿,说道:“梁一寿,你不要狡辩了,我的密使早已经打探清楚,这次抗税的种种,都是你一力策划,前后张罗。”
  “你不仅这次抗税,你在景州帮助缙绅霸占民田,手上还有十几条人命官司。你这次绝对是逃不掉,我要你的狗命!”
  那梁一寿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植,眼中慢慢流出了眼泪出来,拼命地在地上磕头。
  “小的那时是一时糊涂,大人放过小的吧!”
  “小的把收取缙绅的银子全部送回去,再做主把那些田地还给佃农们!”
  “大人饶命!饶命啊!”
  李植懒得再理梁一寿,转头看向天津下东路兵备道于涛。那于涛倒是还硬气,虽然手上被绑着,他还是梗着脖子站在那里,斜着眼睛看李植。
  “于涛,你还不知罪么?”
  那于涛冷笑说道:“我等堂堂清流,受命于天子备守一方。我等毫无过错,而你李植反抗圣旨收取商税,如今要我知罪?当真是天下最可笑的事情。”
  于涛拱手朝京师方向做了一礼,大声说道:“便是你李植杀了我,我也是为天子而死的朝廷命官!”
  李植冷哼一声,说道:“你也算朝廷命官么?”
  李植看了看韩金信,韩金信立刻从怀里掏出一本文册。韩金信已经把天津上下文官的龌龊事情弄得门清,汇集成册。他翻了几页找到了于涛的事情,大声读道:“天津下东路兵备道于涛,崇祯九年在任上指使手下吞并民家布庄二十三户。二十三户人失了生意,家破人亡,便有四人当年冬天病死,冻死,还有一人上吊而死。”
  “崇祯十年,于涛以检查空饷为名,敲诈天津下东路参将、守备,勒索财货五千两。”
  “崇祯十一年春,于涛为了夺人妻子,派人打伤沧州小民刘民贵,刘民贵不久发病身亡。于涛强娶刘民贵妻子为妾。”
  “崇祯十一年秋……”
  听到韩金信把自己的下作事情捞得门清,一条一条读出来,于涛镇定的脸上逐渐慌张起来,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于涛自诩清流,最重声名,实在是怕这些下作事情传出去毁了自己的名誉。吞并商铺、敲诈武官还好,那谋人妻子的事情传出去,绝对要让自己成为千夫所指。
  李植笑道:“这些天我会让我的密使们审问你,如果你配合,供出罪行jiāo出证据,便有好吃好喝的。若是你坚持不松口,那我的密使就要刑讯斥候了!”
  于涛听到这句话,面如死灰。李植要对自己上刑?这手段,是不让自己站着死,是要自己身败名裂地死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