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9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9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兵们看到一击即溃的天津兵马,哈哈大笑。那四千人发出的笑声传到一里外去,吓得查登备等人逃得更快,脑袋上的乌纱帽掉了都没有感觉。
  ……
  带兵回到范家庄,李植召集手下议事。
  李兴说道:“大哥,如今查登备的人马被打溃,没人敢阻拦我们的会计查税了!”顿了顿,李兴说道:“反正如今也动手了,朝廷也拿我们没办法,我看我们也不要三十税一了,便十税一吧?”
  李植笑了笑,说道:“商户中也有小民,三十税一刚好,若是十税一,税率太重会误伤小民。对于那些垄断经营暴利的官商,我们以后再想办法让他们吐出银子来。”
  郑开成犹豫了一会,说道:“大人,我们要不要上奏天子,说明我等不是造反,只是被查登备逼迫才攻击天津的兵马。”
  李植说道:“要,我们要摆明立场,不能让天子觉得我们真是反了。”
  李兴愣了愣,问道:“我们那天子追究我们杀秀才的责任怎么办?”
  李植淡淡说道:“天子不敢!”
  听到李植的话,诸武官都沉默了。李植如今手握重兵,风格已经越来越跋扈,做事已经开始不断试探朝廷的底线了。李植一句天子不敢,显然考虑的已经不是大明朝的规矩,而是开始计算朝廷维护规矩的能力了。
  不过说起来,大明朝如今风雨飘摇,李植这样能战的武官对大明来说就是支撑尾楼的最后几根栋梁,天子又岂能轻易放弃?
  查登备这些文官鼠目寸光,只知道文官这一百年在朝堂上的呼风唤雨,还以为文官依旧可以对武将呼来唤去。却不知道这几年,甚至这一年来,局势已经激烈变化。大明朝的武官们,已经开始剧烈的军阀化。
  总兵参将,确实是害怕文官的。但是如果是军镇军阀,却足以和整个文官体系抗衡。要知道此时不是四海承平的嘉靖年间,不是大明威震四方的万历年间,而是崇祯十二年九月,距离原先历史上大明灭亡的崇祯十七年只剩下五年。
  众人正在那里议论,韩金信跑了进来,跪地说道:“大人!查登备等文官已经躲进了各自的衙门中,闭门不出,派家丁死守大门。”
  李植笑了笑,说道:“以为派几个家丁就能守住大门?”
  郑开成听李植话里的意思,十分诧异,讪讪问道:“大人,我们要做什么?”
  李植说道:“我们率兵进城,抓捕这次逼迫我们的官员!”


第0316章 人情
  李植率领一千士兵,冲进了天津卫城,开始抓捕这次收商税中阻挠、刁难、逼迫自己的文官。
  天津守备早就听说了查登备一万多兵马的大败,以为李植这是造反了。他麾下那些老弱病残哪里挡得住李植的虎狼之兵?他干脆把六百士兵全部收回营,闭门不出,把天津的城防拱手让给了李植。
  李植便顺势接管了天津卫城,将全城置于自己控制之下。
  李植要抓捕的官员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天津巡抚查登备,查登备这次为了阻挠李植手段用尽:他早早就让天津文官联名上奏逼天子站队,让天子下旨禁止李植收税。关键时刻甚至不惜调用军队,逼得李植向天津兵马开火。
  若不是查登备的种种布置,李植本来可以以一个大忠臣的身份征收商税的。本来李植征收一点商税,再上缴一些给天子,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但查登备硬生生把李植逼到了造反的边缘,让李植不得不做一个挑战朝廷底线的权臣。
  查登备的所作所为令李植十分恼火。既然查登备要向天下文官展示他对抗商税的义举,李植就让他求仁得仁了——李植决定不放过查登备,要他的命。
  李植要让天下的文官看一看,和自己作对是什么下场。
  五百名荷qiāng实弹的dàng寇团士兵前后包围了巡抚衙门,开始攻打这座天津最高官员的衙门。
  巡抚衙门的大门是一个门楼,有三间房宽,中间开着一个门。那门十分坚固,此时已经死死关上,后面估计还堵着东西。李植让士兵从城外搬来了一颗壮木当攻城锤,去撞击巡抚衙门的大门。
  不过那木头不称手,再加上门后面的人死死用东西堵着门,导致这撞木的效果很一般。几十个人撞了半个时辰,还是没有把大门撞开。
  李植想了想,回范家庄调集了两百枚海军水兵使用的手榴弹来,点燃二十枚扔进了衙门大院。
  二十枚手榴弹一枚接一枚的zhà开,李植感觉地面都颤了一阵。巨大的bàozhà声轰隆作响,惨叫声随着轰隆声响起,巡抚衙门中升起了一团团黑雾。等黑烟渐渐散去,便只听到院子里传来阵阵伤员的呻吟声。
  李植再让人用木头撞门,一下子就把门撞开了。
  把门撞开后,才看到那门后被手榴弹zhà得一片狼藉,地上躺着二十多个被zhà死的查家家丁,还有十几个伤员在血泊里抽搐挣扎。未受伤的家丁已经退往第二进院子,用家具堵住通往第二进院子的通道,用弓箭在那里防守。
  一个家丁队长躲在家具后面大声喊道:“李植,你率众攻击朝廷巡抚的衙门,这是造反。我劝你及时收手!否则朝廷定你为反贼,九边强军一到,玉石俱焚!”
  李植冷哼了一声,让人往家具后面扔了十颗手榴弹,便把那些家丁zhà得鬼哭狼嚎。那个喊话的声音再没有响起,大概是被zhà死了。
  虎贲师的士兵踢开那些拦路的家具,冲进了第二进院子。
  院子里的家丁这下子才知道李植武器犀利,知道今天是抵挡不住了,便护着查登备往后门逃。但巡抚衙门后门早就被李植的人堵住了,查登备哪里逃得出去?被dàng寇团的士兵一逼,查登备又躲回了巡抚衙门里。
  似乎知道再抵抗只是徒增伤亡,查登备的家丁们绝望了。他们一个个放下了武器,让李植的士兵们顺利进入了三堂。
  三堂里,查登备已经脱了官服,只穿一件搭护跪在地上,老泪纵横。查登备的身边,查云克也跪在地上,低头不语。
  看李植走了过来,查登备已经没有了一丝往日威风,哭着说道:
  “大都督!不,太保!太保不要杀我,我老了,没有用了!只是一条贱命!太保不杀我,可以向天下展示仁德!”
  李植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如今知道怕了?我以为你还要向天下文官展示你的铁骨铮铮,博取清名呢!”
  查登备哭得稀里哗啦的,说道:“查某不要清名,只求大都督饶恕xìng命。此次抗税,我从头到尾就没有谋害大都督的意思,种种手段只是希望大都督不要征商税。如今太保大获全胜,又何必夺取查某的xìng命?”
  李植冷冷看着查登备,说道:“你眼中只有私义,可有一丝公德?如今朝廷缺兵缺饷,你们这些文官却为了自己的利益抗税。若是天下人人像你一样,这个汉人的天下就亡定了。”
  “你确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