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9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9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果李植敢反击自己的大军,就是反贼,查登备料想李植不敢!如果李植不反击自己,自己就带兵进范家庄搜查,威胁李植把范家庄的产业密方全搜出来。想必在这样的威胁下,李植一定只能放弃商税。
  查登备自认为这个策略十分可行,哪里会容许武将们怯战后退?
  听到查登备和梁一寿的话,众将对视了一眼,一个个面如死灰。李植以后会怎么样他们不知道,但现在他们的营兵被充作pào灰是免不了了。
  李植在望远镜里观察了一阵,见查登备的兵马磨磨唧唧,突然从后面拖出了三十三门弗朗机轻pào。
  李植看到那些轻型后装pào倒是吃了一惊,想不到天津兵马虽然孱弱,却也有这么多火pào。人言大明军队本是善用火器的,看来此言不虚。
  弗朗机pào是一种早期的后装速shèpào,容易漏气,所以shè程短。但因为使用装填好的子铳上弹,shè击速度极快,在近战中发shè霰弹有相当的杀伤力。
  不过虽然历届巡抚和各营武将给查登备留下了这么多弗朗机pào,查登备等人却不通军事,不知道合理使用火pào。查登备把pào兵齐齐摆在了大军中路,此时却成为了虎贲师pào兵最好的靶子。
  两军一点一点接近。
  距离一里时候,李植喊道:“火pào开火,先把查登备的pào兵全端了!”
  一百四十门大pào早就装好了pào弹,此时pào手们看到令旗招展,立即把大pào对准了查登备的中军。
  瞄准了一阵后,野战pào齐齐开火。
  颗粒状的黑火yào猛地被点燃,变成了黑烟和火焰,将五斤多重的pào弹狠狠喷出了pào管,朝一里外的查登备pào兵砸去。一百四十发pào弹像是一阵暴风雨,将三十多门弗朗机pào组成的pào兵阵地砸了个稀烂,一下子就砸死了一百多pào兵,砸烂了十几门大pào。
  看到李植的大pào开火了,查登备这边的一万多人一下子全部惊呆了。他们本来就不是来打仗的,是来逼迫李植退让的。他们打的主意是李植被逼迫后步步退让,最终放弃收商税。但他们却没想到李植胆子这么壮,居然真的敢向巡抚的兵马开火。
  真和李植打,自己这边一万多人根本不够看啊!
  天津武官一个个把头低了下去,仿佛已经不忍心再看接下来的惨烈战局。
  查登备本来崩着的脸一下子就垮了,变得一片惨白。他猛地把腰一弯,仿佛是一个被主人发现了的窃贼,颤声说道:“李植真的敢打我们?怎么回事?”
  那梁一寿张大嘴巴看着逃跑的pào兵,好半天才说出一句:“李植怎么会敢打我们?”


第0315章 底线
  查登备不相信李植敢攻击自己的兵马,因为巡抚是有权利调兵到辖区某城中的。查登备把一万多天津兵马调到范家庄内,也是他的权力,自有他的说法。而李植因此攻击查登备,就是接近造反的行为了。
  李植之前曾因为总兵骆振定的逼迫攻击过一次上官部队,但那一次情况和这次又有不同。那时候李植除了攻击骆振定之外没做别的“坏事”,身家清白。而这次,李植违旨收商税,杀“百姓”,杀秀才,已经是反复挑衅大明朝的秩序了,查登备觉得李植这次如果再攻击自己的兵马,就是罪加一等,造反无疑了。
  在朝堂上百官的众目睽睽之下,对于犯了这么多罪行的李植,查登备认为便是天子也无法饶恕李植。如果李植敢挑衅攻击自己,便要被朝中诸公打为反贼。
  但查登备没想到,李植胆大包天,还是动手了。
  李植一动手,查登备的处境就变得十分危险。以后有没有九边的强兵来围剿李植,还是两说。但查登备逼反有功大将的罪名,可是不轻。
  查登备骑在马上,慌张起来,嘴唇不自觉地微微颤抖。
  查登备身边的梁一寿,也是双目圆瞪,面如死灰。他是这次发难的狗头军师。如今李植真的豁出去了,不管朝廷如何处理李植,他梁一寿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战场上面,查登备的pào兵阵地上一片狼藉。
  一下子被端掉一半人,剩下还活着的一百多pào兵哪里还敢推跑车上去作战?一个个面如死灰,转身就跑。
  “李植造反了!”
  “李植动手了!快跑啊!”
  前面可是数次打败鞑子的范家庄大兵,兵马强盛的声名传颂天下,查登备凑出来的这点天津兵马哪里够看?哪怕对面只有四千人,打败一万两千天津营兵也是绰绰有余。pào兵一逃,其他营的士兵一阵耸动,几乎就要崩溃。
  各营督战的家丁冲上去追砍逃跑的pào兵,好不容易把一百多pào兵又追了回来。但这些pào兵被打得七零八落,还完整的pào组不超过五个,已经无法cāo作大pào。
  李植举着望远镜看着对面的情况,冷笑一声。
  “就这样的兵马,也敢来我范家庄挑衅?迎上去,击溃他们。”
  李植的兵马敲起军鼓,主动上前,一点点朝查登备的大军压去。
  看到威震天下的范家庄大兵压过来,天津各营的兵马已经有些混乱了。范家庄的大些大兵一个个头戴盔甲,身穿从鞑子那里缴获的锁子甲,阵列森森,一看就是久经战火的老兵。此时四千兵马朝查登备的一万多人压过来,除了踩地的脚步声没有声音,那气势令人窒息。
  这样的强兵,在大明朝绝无仅有,哪里是查登备的一万多人拦得住的?
  还没开打,查登备这边便不断有士卒要逃。督战的家丁们也害怕,手脚也发软,却还要不停地追砍逃跑的营兵。
  李植看着乱成一片的对面,冷笑了一声,喊道:“霰弹,开火。”
  令旗招展,将李植的命令传了下去。
  巨大的轰隆声接连响起,一门门火pào猛地往前喷出火舌和白烟,便往后一挫退滞五六米。硝石和硫磺的刺鼻味道更加浓厚,统治了整个战场。距离三百米,一百四十门野战pào朝查登备的人马喷出了霰弹。
  一万多发铁弹丸像一张铁网,向那些惊惶不安的天津兵马袭去。极速飞行的钢铁一撞上血ròu之躯,便是鲜血四溅。鲜血和碎ròu像是不值钱的玩意,喷得到处都是。
  惨叫声一时间从四面八方响起,伤员们捂着伤口倒了下去,在地上呻吟抽搐,力气越来越小。
  查登备的一万二千人马,崩溃了。
  本来这些营兵就不敢挑战大杀八方的范家庄虎贲师,李植一万多人能打两万多鞑子,这一万多天津营兵哪里是李植的对手?他们只是来逼迫李植的。但没想到李植真的敢做乱臣贼子,朝这边开pào了。
  此时目睹了李植的大pào火力,天津的营兵们更是一个个吓得双腿发软。
  轰一声,天津的营兵们化作了溃兵,朝四面八方溃去。就连督战的家丁也失去了勇气,随着溃兵往远处泄去。
  查登备等军官目睹大溃败,不敢停留,赶紧调转马头,往天津卫城逃去。
  虎贲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