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9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9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中年秀才有些怀疑了。
  难道这些士兵敢杀戮秀才?
  坐在地上的秀才们渐渐有些不安起来,对视了一眼,眼神里带上了一些恐慌。
  几个坐在中年秀才边上的秀才也站了起来,一起冲压过来的虎贲师士兵喊道:
  “好汉们,我们是生员!”
  “我们是秀才!”
  回应他们的,是五百士兵的沉默的脚步声。五百人走起路来像是一个人,整齐的脚步踩在青石板上,发出“嗒”“嗒”的敲打声,杀气腾腾。
  走到秀才队伍的一百米外,五百名虎贲师士兵举起了步qiāng。
  那带头的中年秀才脸上有些发白了。
  这李植的士兵,显然是准备对秀才们动手啊。他焦急地又喊了一句:“我们是秀……”
  他一个秀字没说完,虎贲师的士兵开qiāng了。
  二十名士兵站在秀才们的一百米外,摁下了扳机。象征着死亡的白色烟雾又从qiāng管中冒出,二十发蛮横的子弹像是二十个死神,一头扎进了两百多静坐的秀才身上。
  那个领头的中年秀才左胸中弹了,创口上喷出的血液溅了十几米远,一下子把前排的几个秀才头顶方巾全染红了。他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胸口的创口,全身渐渐失去了力气,往后倒在了另一个秀才身上。
  还有十几个秀才也中弹了,血液像是喷涌而出的泉水,一下子就从中弹者身上喷了出来,溅了附近其他人一身一脸。中弹的人倒地惨叫,呻吟抽搐,流出来的血红了一地的青石。
  大都督杀秀才了!
  且不说对绝食的秀才服软,放弃商税,大都督甚至连给读书人一点体面都没有留下。他对待绝食的秀才和对待闹事的青皮完全是一样待遇,完全就是无差别地屠戮,一下子就打死了十几个衣冠中人。
  其他的秀才们吓得从地上zhà了起来,如此生死存亡之际,他们也顾不上什么气节了,一个个撒腿就跑。二百秀才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绝食求死”,丢下了血流不止的受伤同伴,用尽全力往城东逃去。
  但是杀得眼红的虎贲师士兵们却不愿意放过他们,把他们当作了溃逃的敌军处理了。第一排士兵退了下去,第二排士兵走了上来,朝逃跑的秀才们开火。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中,一片白烟冒出,十几个跑得慢的秀才们中弹了,惨叫着倒在了队伍的后排。
  还活着的秀才跑得更加慌张,不少人鞋子都跑掉了,撒腿在道路上狂奔。宽大的直辍风阻很大,本来是不利于奔跑的,但这些秀才们此时却跑得飞快。


第0314章 惊呆了
  总兵府门口的闹事者被全部驱逐了,被打死的无赖和秀才的尸体也被清理到了一边,总兵府正门算是重新可以通行了。
  李植留下三百士兵保护总兵府,自己率领两百士兵出了天津城,往范家庄行去。
  天津卫城的日常防守由天津守备负责,这个守备本来是收到巡抚的命令,是被要求不放李植的兵马入城的。但他实在不敢和李植的大兵对敌——李植的兵马那是能把人数多于自己的鞑子打败的,自己那几百守兵在李植的五百人面前还不是玩儿似的?
  说起来这个守备是该有一千兵额的,但是他要银子孝敬上级,所以实募只有六百人。这六百人哪里是五百范家庄大兵的对手?
  巡抚的命令再大,也没有命大。这个守备知道阻挠李植的兵马进出天津自己必死无疑,倒是让李植的人随意通行。所以李植的五百兵马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天津卫城,此时李植也能带着两百士兵直接出城。
  李植走到半路,收到斥候回报:查登备集结的一万二千天津兵马已经走到了范家庄东北三十里外,天津能打的兵马全聚集在了一起,正在朝范家庄前进。
  李植冷哼了一声:“螳臂当车!”
  李植带着护卫到达了范家庄,还没进城就看到四千虎贲师士兵已经集结在城东北。这次选锋团抽了两千骑兵到各州县去通知商贾jiāo税,其他各团都抽调了士兵保护收税会计和护卫总兵府,各团都刚好剩下一千人在范家庄,合起来刚好四千人。
  看到李植过来了,李兴、郑开达等人策马迎了上来。
  “大哥,斥候刚才回报,查登备的人马走得很慢,估计走到范家庄要到明天了。”
  李植笑了笑,说道:“他们走得慢没关系,我们上去迎接他们。”
  李植留下两百士兵和辅兵一起守卫范家庄,自己率领四千虎贲师朝东北前进,迎战查登备的一万两千大军。
  走了一个半时辰,李植兵马找到了敌人。
  一万两千明军打着各色旗号行走在范家庄的枯草地上,周围也派出了不少斥候。得知李植的四千兵马迎上来了,天津镇的各营兵马列出了阵势:以查登备标军、镇海营为中军,以天津副将,下东路参将等为左翼,以下西路参将、上东路参将等为右翼,和李植对决。
  和兵饷充足甲胄鲜明的边军不同,天津的兵马作为内陆军镇,拿到手的军饷和装备都十分有限。平日里这些兵马也不太出来训练,窝在营寨里,所以李植也不了解他们的情况。此时李植用望远镜看过去,发现这些士兵的装备十分寒碜,远不如李植此前看到的京营和边军。
  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士兵穿着绵甲,十分之一的人穿着鳞甲,其余人都是无甲的,唯一的武器就是一把大刀。即便是穷苦的秦军,装备也好于这些天津营兵。
  李植摇了摇头,暗道查登备是带着大军来送死的。
  他把三千步兵以三排线列阵列开。把一百四十门轻pào以两门为一组,散布在步兵中间,作为步兵支援火力。
  明军的中军里,一众大明武官看着铠甲森森,大pào罗列的李植兵马,都有些脸色发白。这一万两千天津营兵虽然看上去人多,但真打起来完全不是李植四千兵马的对手。
  查登备骑在马上看着李植的兵马,冷哼了一声:“这李植还真摆出阵势来吓我,莫非他真的敢反击我?他敢造反不成?”
  下东路参将鲁达拱手朝查登备说道:“大人,我们还是不要和李植jiāo战了,他连鞑子都打得过,我们这些人马哪里敌得过他?”
  天津副将罗士斌更是毫无战意,说道:“巡抚大人,我们练一点兵马出来不容易,花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若是被李植的火铳、大pào打掉了,当真是得不偿失!”
  镇海营参将咬了咬牙,说道:“大人,我们的兵马大多无甲,我们冲上去是送死啊。”
  查登备挥手说道:“你们不要多说,此战有进无退,压上去!李植敢反击就是造反!我不信李植敢攻击我们!”
  那景州知州梁一寿也在中军,他跟腔说道:“怕什么?你们别看李植虚张声势,他一定不敢打我们!真的和我们厮杀的话,等待他的就是九边强军的围剿。”
  查登备这一次打定了主意,就是来逼迫李植的。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