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9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9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打开的,已经和死城一般。
  李植冷哼了一声,回到了总兵府,便派人招李兴等人来布置对策。
  但李兴等人还没来,门口就涌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两、三千天津的无赖被天津清军厅同知组织起来了,在南门聚集,高喊口号一路走到了总兵府。这些无赖都是游手闲徒,听说闹一天事可以赚一钱银子,全来了。他们此时洗干净了脸蛋,装成是城里的小老百姓,一个个装得义愤填膺。
  两千多人引来了几万人围观,一些衙役伪也装成百姓混在其中,这些衙役还时不时跑出队伍在沿街店铺门上贴传单。那传单上写的自然都是讨伐李植的内容,一些识字的百姓站在传单边读了出来:
  “罢市非我等所愿,然李植横征暴敛已经天怒人怨,我等斗升小民,日夜cāo劳赚取一碗糠稀,却还要受总兵盘剥一层,我等岂能不怒?天子已经明令禁止总兵收取商税,总兵抗旨私行!如此目无王法鱼ròu百姓,我等岂能不争?”
  这传单极富煽动xìng,小老百姓们哪里知道大明财政的入不敷出,只下意识地觉得官府征税就是不对的,更何况是天子下旨禁止的税收?大将军这样征税,也太贪婪了些。百姓们一时议论纷纷,都怀疑李植确实不好。
  闹市的无赖队伍浩浩dàngdàng地走到了总兵府,把总兵府围住了,朝总兵府大门大声喊口号:
  “总兵李植,私收商税!”
  “违抗圣旨,目无王法!”
  “明为征税,实为抢劫!”
  两千多无赖加上几万看热闹的百姓,把总兵府门口围得水泄不通。总兵府门口站岗的卫兵都被这些无赖推挤,被推进了总兵府大门中。
  到了下午,天津卫城和附近州县的两百多生员,也就是秀才,登场了。
  这些生员们今天也不读书了,全部罢课来总兵府闹事。
  这些生员大多数来自缙绅家族,家里多半有生意经营,所以和商人同声同气。即便是出身平寒的,在秀才这个群体中日日耳濡目染,也把自己当作了缙绅的一分子,也为商人们打抱不平起来。
  两百多生员头戴方巾,腰佩长剑,从城西走来。围观的百姓们见秀才们齐齐来了,赶紧把道路让开,让秀才们走到总兵府门口。即便是那些装成老百姓的无赖,见到有功名的正主来了,也赶紧把总兵府大门口的位置让开让给秀才们。
  秀才们在总兵府正门口站定,为首一个中年秀才朝围观的百姓们抱拳一礼,大声说道:“总兵大人违抗天子圣旨,强征商税,已引起天人共怒。我等学生日夜诵圣人文章,朝夕受朝廷恩禄,在此关键时刻,不能不站出来对抗暴政,还天津一个朗朗乾坤。”
  “我等二百一十六名生员,从今日起便在总兵府门口绝食。总兵大人一日不撤销商税,我们就一日不进米谷。若我等饿亡在总兵府前,我们便是为反抗商税而死!”
  听到这个中年秀才的侃侃而谈,两千多拿钱办事的无赖齐声叫好。那场面热烈,若是不明就里的人看了,还真以为整个天津镇的百姓已经全部同仇敌忾,和总兵对上了。
  不过虽然这个中年秀才说得激动,但远处看热闹的百姓们站得太远了,听不到他在说什么。这秀才说了一大通,见叫好的都是周围的无赖,有些无趣。他不再多说,带着两百多生员盘腿坐在了总兵府前的道路上,开始绝食。
  ……
  总兵府的二堂上,韩金信快步走到李植跟前,跪拜说道:“大人,不光门外有绝食的有闹事的,天津各营兵马都被巡抚查登备调动起来了,往范家庄压了过去。”
  李植愤怒地一拍桌子。
  “查登备找死!”


第0312章 青皮
  李植又等了半个时辰,李兴等人从后门走进了总兵府。
  前门已经被无赖和生员们占领,这些人自以为占了道理,十分嚣张。李兴等人若是走正门,恐怕有被无赖们围殴的风险。无奈之下,众人只能从后门进入总兵府。
  李植看了看神情尴尬的手下们,说道:“派五百士兵来总兵府,把这些闹事的无赖和生员驱逐。”
  李兴想了想,问道:“这些无赖不听我们的怎么办?”
  李植挥手说道:“不听劝阻者,格杀勿论!”
  李兴等几个武官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从李植抗旨继续收商税起,李兴等几个就有了造反的觉悟。既然已经抗旨了,那一不做,二不休,再杀几个人也不算什么了。如今做大忠臣显然是做不下去了,只能做权臣了。李植手握重兵,是朝廷平贼退奴不可缺少的王牌,到时候就看怎么和朝廷博弈了。
  违旨、杀人说起来是不得了的罪名,但朝廷如果不放过李植,逼得李植真的反了,损失最大的还是朝廷。
  这年头造反的人太多了,作恶多端如张献忠,朝廷还不是招抚了?
  此时听到李植要杀人,众人倒是没有太惊讶,都接受了。
  钟峰站起来说道:“我去调兵!”
  郑开成也说道:“我也去!”
  李植说道:“让钟峰去就可以了,郑开成、李老四和李兴回范家庄整兵,准备好调四千兵马出来,迎战一万多天津卫所兵!”
  几个武将没想到查登备还调兵来攻打范家庄,都吃了一惊。脸上一凛,这些武将们不再耽搁,便回范家庄整顿兵马。
  ……
  围着总兵府的两千多无赖十分的得意。
  他们做青皮地痞,什么时候有这么威风过?平日里虽然在街头巷尾敢嚣张一阵,欺负一下良家百姓,但一遇到有背景的富贵人家或者缙绅,还不是得夹着尾巴?否则被富家的家丁一阵捶打没处伸冤。但如今,自己这些人却堵住了天津最有权势的总兵府,把总兵堵在了家里出不来。
  几个总兵府的家丁想从前门出城,硬是被青皮们用石头砸了回去,逃回了总兵府。
  天津现在谁的官最大?当然是总兵李植!李植贵为太子太保,左都督,身份地位已经超过巡抚。青皮们听说李植还得天子信任,一句话就夺去了阁老杨嗣昌的权势。这李植英雄年少平步青云,二十三岁就做到了如此高位,人人羡慕嫉妒。
  但如今这些地痞青皮们,就是这么嚣张地封住了总兵府,让总兵府的人员进出不得。而且李植是违旨行事,青皮们堵门堵得义正严词。
  想到堂堂李植都被自己欺负,青皮们有种意气风发的爽快感。
  泼皮们在总兵府门前站着、坐着,时不时喊几句口号。有些手痒的泼皮见无事可做,甚至在道路上开始赌钱起来,仿佛这次大闹总兵府是一场春游。
  但青皮们并没有得意多久,就看到围观的百姓们突然一个个集体往来路逃去。无赖们正在那里惊讶,却看到家住东照街的一个青皮慌张跑了过来。
  “快跑!快跑!”
  无赖们把持着总兵府大门正得意,哪里愿意撒手,齐齐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