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醉仙楼门口站有吕思齐的家人迎宾,看到许敏策来了,那家人满脸堆笑说道:“许老爷大驾光临,我家主人脸上有光。许老爷请,随我往顶楼去!”
  许敏策把一个贺寿的礼单jiāo给了吕思齐的家人,那吕思齐的家人赶紧接下,抛下其他客人,带领许敏策和李植往楼上走去。
  醉仙楼有三层,此时坐满了人。底层摆了十张桌子,桌旁坐的都是些普通商贾,大概是那隆盛行吕思齐的往来伙伴、零售渠道。这些商人虽然也穿着绸缎衣服,但却没什么气场,和许敏策这样的豪商无法相比。
  第二层摆了四张大桌子,坐的就是些大商人了。这些商人不但衣着华贵,而且谈笑之间另有一股气势。李植站在楼梯口扫视一圈,发现卖纯碱给自己的薛员外也位列其中。


第0032章 总兵官巢丕昌
  薛员外正端茶喝水,也看到了走上楼梯的许敏策和李植。他看了看许敏策,又看了看李植,冲李植笑了笑。
  李植冲那薛员外虚虚抱拳,算是回礼。
  那带路的家人见李植停下来,又开口说道:“二位顶楼请!”
  有许敏策带领,李植毫不客气,直往顶层而去。
  顶层就是豪商的聚集地了,诺大的空间里只摆了两张桌子,对着一个戏台。此时宾客已经基本到齐,凉菜酒水已经摆上了桌子,主桌上坐了七个人,副桌上坐了五个人。
  坐在主桌的寿宴主人穿着一身大红潞绸圆领,一身的喜气,站起来向许敏策行礼道:“许公来了!好久没见到了。”
  “吕公别来无恙!”
  和吕思齐打了个招呼,许敏策站在两张桌子中间看了看,似乎在琢磨该坐哪。那个带许敏策上来的家人看了看李植说道:“许公,我家官爷、我家主人和七大商号老板,主桌上只有九个位置,莫不如请您这小友坐在副桌?”
  主桌上只为八大商号的老板,以及一个未到的“官爷”设了位置。许敏策当然是要坐主桌的,李植就被这家人打发到副桌去了。
  许敏策听到这话,挥手说道:“既然如此,我和我这小友都坐在副桌吧。”
  听到这话,那吕家家人愣了愣,没想到许敏策要去副桌上落座。
  许敏策为了和李植坐一起放弃坐在主桌的机会,显然这是把李植的重要xìng放在其他重要宾客之上。主桌上的七个贵客听到这话,都好奇地打量了李植一番,暗道这是谁家的公子,竟这么被许敏策看重。看来今天许敏策不是来赴宴的,是带这小朋友来看热闹的。
  不过这些大商人都是极有修养的人,只是微微看了一眼,便不再关心,任许敏策自己行动。许敏策也不客气,大咧咧走到副桌坐了下去。
  副桌上的五个人都是主桌上贵客的亲友,地位稍低,见许敏策过来,这五个人纷纷站起来行礼问好。许敏策只是微微抱拳,便算是回了礼。
  李植见状,也跟过去坐在了副桌上,坐在许敏策的旁边。
  众人入座后,吕思齐也不急着开始宴会,只捻着胡须坐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待着谁。
  见李植坐下来,许敏策便笑着对李植介绍道:“那桌上七位,就是如今天津的八大商号老板了。坐在中间的那个就是隆盛行的吕思齐,是天津总兵官巢丕昌的表兄,来天津两年了,生意做得一般般,最喜欢jiāo友看戏。坐在他左边的是源兴行的老板查云克,便是如今天津最大的商人了,他是天津兵备道查登备的侄子,表面上是做丝绸生意,其实是靠他叔叔的关系做通番东洋的买卖,每年收入以十万计。坐在他左边的,是咸进商号的老板陆化荣,此人是天津清军厅同知陆化林的弟弟。”
  顿了顿,许敏策说道:“此人最好欺压小商人,仗着他哥哥的权势强买强卖,名声很差。你和他打jiāo道要小心。”
  许敏策说到陆化荣,李植便看了陆化荣一眼。但李植的目光一放在陆化荣身上,那陆化荣便感觉到了,转头过来盯着李植。
  李植不敢再看,赶紧把目光收回。
  坐在席位上,许敏策小声地和李植介绍着主桌上的人物,一一点评。李植初次见到这种场面,只忙着点头,把许敏策的话记在心里。
  众人聊天jiāo流,又等了一刻钟,这才听到楼梯下传来一声唱喏:“总兵官大人驾到!”
  听到这话,顶楼上的十几个人都站了起来,齐齐看向楼梯口。
  半响,一个身穿红色武官常服的高大官员从楼梯下走了上来。头戴乌纱帽,脚上穿着皂靴,胸前绣着狮子补子,那武官虽然小眼睛塌鼻子,但在一套衣冠的衬托下显得十分威武。
  见那武官到来,十几个主人宾客纷纷跪在了地上,大声唱道:“总兵官大人在上!”
  明代虽然由明太祖明令:下官见上官不需要跪拜!但在实际生活中,上位者位高权重,地位较低的人员见到上官都是行跪礼的。醉仙楼顶层的这些商人在平民百姓眼中是豪门,但在总兵大人面前也只是小人物,一个个都跪在了地上。
  相传海瑞在南平县当县学教谕的时候,延平府知府闻言前来考察,大家都跪唯独海瑞不跪,海瑞左右两边的手下也都跪下行礼,他立于中间,此形状像个笔架。随行而来的延平府的同知十分不爽,遂给海瑞起了个绰号“山笔架”。这个称号从此广为流传,伴随海瑞一生。
  许敏策一个举人,地位比不上当教谕的海瑞。巢丕昌在天津卫城仅次于巡抚,地位远高于一般的知府。此时许敏策看到总兵大人,当然也跪在了地上。
  他跪在地上,拉着柱在那里的李植说道:“李小弟你还不跪下?这是正二品都督佥事,当今天津总兵官巢丕昌,在天津只列于巡抚大人之下。”
  总兵官就是明末对一地一镇兵马的总管武官了。总兵官在地方上管辖各种军事事务,往上只对巡抚或者总督负责,地位极高,是武官的最高职位。天津虽然在明末已经成为商业城市,但在政治上,在名义上还是个卫城,属于卫所军事编制,所以天津总兵官对天津的各种事务都可以伸手管理,权力很大。
  李植作为一个穿越者,是极为反感明朝的跪礼的。但此时在场面上众人都跪了下来,李植不跪就要闯祸了,他无奈也跪了下来,匍匐在许敏策的边上。
  第一次,李植在明朝见识了权力的力量。
  有这样一个表兄撑腰,难怪吕思齐的买卖可以做到这么大了。
  见李植跪了下来,许敏策才舒了一口气。
  见到众人下跪迎接,总兵官巢丕昌虚虚用手一抬,口中说道:“免礼!”
  众人看到巢丕昌手上一抬,就纷纷站了起来,目送巢丕昌入席坐在了主位上。入了座,吕思齐便和他表兄巢丕昌谈笑。主桌上的其他人时不时穿chā一句闲话,聊得十分愉快。说了几句,众人便开始夹菜吃,宴席便算是开始了。
  一道道热菜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