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8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将军所言不虚?”
  “我如何会诳你?”
  查云克想了想,喜上眉梢,笑道:“我明日就送银子来入股,以后就不出海了,全靠大将军的分红过日子了!”
  李植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将军果然是义气的人!”
  查云克这下子才恢复了一些神采,喝了一口茶说道:“大将军知道不知道?阁老杨嗣昌去督师平贼了!天子赐给他尚方宝剑,让他去襄阳灭贼。”
  李植愣了愣,问道:“他督师能成么?”
  查云克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哩。他力主议和,逼死卢象升,结果清军入关大肆劫掠。若是他平贼再成不了事,天子一定会要他的命!”
  ……
  到了九月初,范家庄新城中已经建好五百多幢新别墅,有了住宅,李植就开始在周围州县招收新纺织工人。这次李植为了提高工人的收入水平,尽量把夫fù二人一起招来。这样夫妻二人拿双工资,生活水平会高很多。
  不过李植招募人手不是随意招募,为了新工人中不混入满清jiān细,李植要求应募者必须有范家庄城中居民做保。当然,虎贲师的士兵做保也可以。
  李植工厂中的职位是人人想要的好缺,附近的居民一听说范家庄招新人都想来。于是城中居民的担保就变得十分珍贵起来。
  如果有人做保进了范家庄,一辈子的好日子就稳了!范家庄居民们的亲朋好友都来讨求,希望自己能被担保,选入纺织工厂做工,成为范家庄的一员。
  李植的工人和士兵们,一下子全都门庭若市,一个个忙着处理来求担保的亲戚朋友。
  不过李植规定一个士兵和一户市民只能为一户人做保,求保者的竞争十分激烈。


第0306章 逆子
  这一天,破虏团班长雷三在食堂里打饭吃,有点心不在焉。他的七个兵打好了饭,等他一起坐过来开动,雷三却走到了另外一张大桌子上,自顾自夹起白米饭就咽了起来。
  雷三的七个兵愣了愣,派了绰号“瘦猴”的士兵过来叫雷三。
  “班长,你不和我们一起吃么?”
  雷三愣了愣,这才发现自己把七个兵扔一边了。他有些尴尬,赶紧端起饭盒走到了手下占据的桌子上,和七个兵坐在了一起。
  七个大兵这才欢喜地开动,吃起饭来。
  一边吃着,七个大兵一边聊了起来。
  “这次大都督的新工厂招人,你们为什么人做保?”
  “我保我弟弟!我家穷,我弟弟来了家里能好一些!”
  “我保我大姐一家,她求我几次了。我姐夫老实巴jiāo的,一年到头在田里种不出一碗饭吃,我不保她一家,他们要吃糠。”
  “我保我大哥,我大哥从小对我最好了,这次有机会,我要让他也过上好日子。”
  雷三听到手下们的话,见他们都为家中兄弟姐妹担保,脸上表情更加凝重,只低头扒着饭,一句话不说。
  “瘦猴”吃了一口ròu,看了看班长,说道:“班长,你是军官,你担保的人有加分,面试时候更可能应募上!你这次保谁啊?”
  雷三用手擦了擦嘴角,说道:“我还没定!”
  瘦猴说道:“你还没定啊!后天就要jiāo名单了!”
  雷三冷冷说道:“我知道!”
  瘦猴看了看班长的脸色,咧了咧嘴,不敢再问。
  雷三吃完晚饭没有回营房,而是一个人走到了自己贷款买的别墅里。别墅里的家具都是配好的,雷三用火折子把四个房间的油灯都点亮了。看着那亮堂堂的屋子,雷三忘掉了这几天的纠结,心里泛出一阵幸福感。
  再娶一个媳fù,自己就什么都不缺了吧?
  这都是大都督给自己的好日子。
  雷三正在那里欢喜,却听到楼下有人“砰砰砰”地大声砸门,仿佛要把门板砸碎。
  雷三愣了愣,赶紧下去打开了门。
  门一打开,雷三看到门外站着自己的爹、大哥和大嫂。
  雷三的爹一看到雷三,就冷哼了一声。
  “我就知道你肯定在这里!”
  雷三他爹大咧咧地走进了雷三的别墅,一拉椅子坐在了客厅里。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雷三的别墅,冲自己的大儿子说道:“老大,柳子,别愣着,来坐,你们和雷三客气什么?”
  雷三的大哥笑了笑,也拉出一张椅子坐在了客厅里。倒是雷三一个人站在那里,像是个不受欢迎的客人。
  雷三的大嫂看了看雷三的脸色,笑着拉出一张椅子,说道:“雷三,你也坐,这是你的别墅啊!你站着算什么?大家坐着说话!”
  雷三皱了皱眉头,转头看着门外的青石板路面,没有动。
  雷三他爹见雷三不坐,也不在意,而是拍了拍桌子,说道:“雷三啊,你小时候身体不好,三天两头就生病,我和你娘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如今你是出息了!做班长了!”
  “这次你们大将军招新工人,要人担保,是你报答家里的机会了。”
  “你大哥和大嫂佃种刘家的二十亩薄田,孩子都不敢生。你这次保你大哥一家到纺织工厂做工,我就算没白养你这一个儿子。”
  雷三看了看自己的亲爹一眼,没有说话。
  雷三他爹说完这句话,三个人就等着雷三答话。但雷三许久都没有发声,让场面有些尴尬起来。
  雷三他爹看了看雷三的脸色,愣了愣,有些担心起来。他站了起来,把雷三大嫂拉出来的那一张椅子拖到雷三面前,说:“雷三,坐,坐着说话!”
  雷三看了看那张椅子,没有坐下去。
  雷三他爹有些恼怒起来,冷冷看着雷三说道:“雷三,你什么意思?我让你说话!”
  雷三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这次要保杨大哥!”
  雷三他爹愣了愣,仿佛听到一个晴天霹雳,张大嘴巴看了看自己的大儿子。雷三他哥和嫂子就更是紧张,两个人听到雷三的话,已经急得站起来了。他们满脸焦急地看着雷三,仿佛听到一句噩耗。
  “雷三,你不能保杨明!我是你大哥!你不帮我?”
  雷三他爹大声吼道:“杨明和你又不是亲戚!你保他?”
  雷三冷冷看着自己的亲爹,说道:“我小时候多病,都是饿出来的。每次我去盛饭,你就说饭不够,我在家里就没有吃饱过。”
  “但是杨大哥可怜我,经常拿饭团给我吃。杨大哥家里但有ròu汤喝,他肯定端一碗给我吃。”
  “我七岁那年发高烧,你和娘都说我要病死了,撒手不管我。是杨大哥拖着他爹给我买来了yào,熬给我喝,把我救活了。”
  “要是没有杨大哥,我早就病死了!”
  听到雷三的话,雷三大哥像是一盆水从头上浇下来,重重地坐在了椅子上。雷三他嫂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雷三,气得一甩手就走出了雷三的别墅。
  雷三他大哥见状急得不行,追到了门口,大声喊道:“柳子!柳子!你别生气!”但他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