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8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8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决定去找爹爹玩耍。他在楼上张望了一阵,见爹爹在楼下,便要从楼梯上爬下来。
  大喜如今三岁了,是顾老二的第一个孩子。以前顾老二家里穷,娶了媳fù也不敢合房造孩子。但自从顾老二在纺织工厂做事后,顾老二就和媳fù合房了。合房没多久顾家媳fù就怀孕了,生下一个大胖小子。不仅如此,去年,顾家媳fù又生了一个女儿,如今顾老二已经是儿女成双了。
  顾老二在工厂有二两的月钱,加上顾家媳fù在家织布赚的钱,顾家每个月有三两多收入。这些钱供养三个大人两个孩子足够了,何况顾老二还不在家里吃饭,一家五口人过的是温饱的生活。
  顾家媳fù天生节俭,她主持家用不但让一家四口人吃饱穿暖不落体面,还每个月能存下半两多银子。这四年多顾家已经存了三十多两银子了。三十多两可是一大笔钱,一想到这一笔储蓄,顾老二就十分自豪。
  唯一让顾老二揪心的是媳fù不愿意单独租一套别墅,硬是要和别家合租房子。儿子三岁了,和nǎinǎi住一间房,一岁的女儿睡在摇篮里,睡在顾老二的房间里。家里人和何家人共用客厅、厨房和茅房,有些拥挤。
  不过媳fù节约,说起来也确实有道理。
  顾老二见儿子在楼梯上爬,赶紧上去抱住了儿子,拍了拍儿子的脑袋说道:“大喜不要乱爬,会摔的!”
  大喜看了看爹爹,含着糖说道:“娘亲去哪了?”
  顾老二笑道:“你娘亲去面试工厂的工作了,要是娘亲得了差事,我们就去租一整套别墅!”想了想,顾老二说道:“那样大喜你就有自己的房间了!”
  大喜拍了一下手说道:“大喜要自己的房间,nǎinǎi晚上打呼噜,好大声音的!”


第0305章 担保
  顾老二把儿子抱了下来,拿着一个自己做的纸风车给儿子玩,让他在桌边绕圈乱跑,自己喝着茶等待媳fù。
  等了一个时辰,顾家媳fù回来了。她走在巷子里满脸的喜色,兴致极高。但她又有一种当家做主的喜悦,仿佛翻身做主人了,故意想让一家之主顾老二着急一会。她进门时候却故意装作轻松的样子,不慌不忙地走进客厅。
  顾老二焦急地问道:“怎么样了?”
  顾家媳fù不答他,走到桌子边用抹布擦了擦桌子。
  顾老二转身问道:“募上没有?”
  然而顾家媳fù却是个没什么心机的人,藏不住事情,被问了两句就再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叉腰,顾家媳fù说道:“募上啦!将军这次专门招收老工人的家眷,我募上了织布工!月钱二两三餐有荤!”
  顾老二高兴地跳了起来,抱住媳fù大声说道:“好了,这下好了!可以租整幢别墅了!不!我们和将军大人借钱买一幢别墅下来,以后我们就有自己的房子了!”
  顾家媳fù瞪了顾老二一眼,笑道:“瞧你那样子,不就是想住大房子吗?日里也想,夜里也想,还要我出去做工。”
  顾老二一横眼睛,说道:“出去做工有什么?何家媳fù还帮人看店呢!纺织工厂里‘女工厂房’里全是女的,你还有人说话,比在家里织布好!”
  顾家媳fù笑了笑。
  她突然想起崇祯七年顾老二进李家工厂之前,家里两天没饭吃的日子,眼泪就一下子流下来了。她擦着眼泪,说道:“好,什么都好!”
  顾老二吸了一口气,帮媳fù擦去了眼泪,说道:“这是喜事,你哭什么?真是的!”
  ……
  八月初,李植的第二艘大尖头船造好了。李植把第二艘船命名为信德号,让人给船上装上了大pào和蒸汽机,让新培训出来的船工上船,还抽调了一百多选锋团士兵上船做水兵。
  李植不可能长期亲自带队跑船,跑了一次海搭建起组织架构起来,便要把工作jiāo给手下。他让选锋团的副团长吕虎做两艘船的舰队长,专门带船跑日本航线。吕虎pào兵出身,做两艘pào舰的舰队长能发挥船只的火力。郑开达则常驻日本负责销售货物。两人配合做好贸易路线上各项工作。
  然而此时纺织工厂的扩建还没完成,李植并没有大量的精布卖到日本去,便只能在市场上购买生丝和其他商品贩卖。新星号和信德号二十天就能来回一次日本,两艘船又是大船,每条船都能装四百多吨货物。几个月下来,两艘船的大批量收购把天津的生丝价格抬到了一百九十两一担,把天津的生丝贸易变成微利的买卖。
  不过李植两艘大船快速在倭国和天津往返,运量实在惊人。虽然生丝涨价,李植的两艘船在生丝上也有一万五千两的月收益。再加上回程捎带的日本铜,李植一个月能有两万多两的收益,很快就赚回了船钱。
  李植让王老大继续造新船,继续扩大自己的海上武装。
  李植是赚钱了,天津附近的海商就苦了。生丝进价涨到这么高,这一年跑一次的利润薄到没法做。好在天津附近几家海商都没什么武装,自度打不过李植的大pào巨舰,否则这些海商早把李植的船劫了。
  八月二十七号,查云克找到李植,抱怨天津生丝的价格飙涨。
  “大都督,你这两艘大船这样跑下去,我们其他天津海商的船都要亏本了!”
  李植笑了笑,说道:“等我的精布工厂建好了,我便不再做生丝的买卖!”
  查云克啐道:“可大都督你还在造新船啊,你的精布工厂扩张再快,能有你的船造的快?”
  李植全靠查云克介绍帮忙,才能出海。此时他听见查云克抱怨,实在没法对查云克摆黑脸,只能笑道:“下个月我买些普通棉布、铁器贩到日本去,少买些生丝,天津的生丝价格能降一些!”
  查云克十分后悔介绍李植跑海,没想到李植的蒸汽机船这么厉害,二十天就能往返一次倭国。这机器真是太神奇了,把海洋贸易的格局整个改写了。
  原先李植说尽量不做生丝买卖,如今却在利润的驱使下还是做了。李植还要造新船,那以后天津附近跑日本的利润要被摊薄到什么程度?
  查云克叹了口气,暗道这李植不能帮,一帮就青云平步大杀八方,把别人饭碗全抢了。
  查云克琢磨着以后这生意怎么做,自己的饭碗还有没有,一时脸色铁青,说不出话来。
  李植想了想,暗道查云克帮自己起家,自己不能这样断人财路,笑道:“查公子,我的一艘船加上一船货物十万两成本,加上技术投资作价三十万两。你不如到我这里入股一条船三成股份。比如我正在造的这条新船,你出九万两入股,以后每个月三成的利润就归你。”
  李植顿了顿,说道:“我的船跑得快,一艘船一个月有一万两利润。一年下来三成的利润也有三万多两,和你四条小帆船跑倭国的利润也差不多!”
  查云克愣了愣,没想到李植还有这样的主意,激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