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8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时中国的对外贸易,主要有南洋和东洋两个航道。
  南洋就是去菲律宾、泰国、甚至印尼,这条航路距离较长,赚的是西方殖民者的银子:
  此时西班牙人占据菲律宾,此时称为吕宋。西班牙人在拉丁美洲发掘了大量的银矿,十分富有。华人海商把丝绸、瓷器贩到吕宋的马尼拉去,赚鹰元比索,西班牙人再装船贩卖中华货物到欧洲,利润丰厚。
  和荷兰人做买卖的也有,常常有商贩把货物贩到巴达维亚去,那里是荷兰人在印尼的殖民地。荷兰人号称海上马车夫,华人海商贩来的中国奢侈品被他们装船贩卖到全世界。
  从南洋回程时候商船多带些胡椒、香料、珍珠之类的特产回程。李植刚穿越时候家里做的胡椒生意,货源地就来自南洋。有时候商贩会带些西方殖民者在非洲贩来的象牙和黄金。但比起物产丰饶的华夏,海外的商品可以贩回中国的并不多,商船回程带的最多的还是银子。
  不过南洋航道方向在正南方,从广东、福建出发距离更近,路程只有北方海商的一半,北方的商人竞争不过。所以南洋的海商多是广东、福建的商人。
  另外一条航道,就是东洋倭国的航道。
  所谓倭国就是后世的日本,此时大多数时候被称为倭国,但倭国人自称日本,于是渐渐也有人以日本称呼。倭国在中国东面,盛产白银、黄金和铜,所以物价很高。倭国的高物价导致大明的廉价商品在日本十分畅销,无论是什么商品,只要贩到日本去都有利润。
  但倭国有一个人数很多的武士阶级,这个阶级是要穿丝绸衣服的,高级武士穿的武士服都是绢的,武士家族的女眷穿的也是绸罗。所以日本对中国的生丝需求很高,跑东洋的商船贩卖的大多是生丝,在天启年间利润率能有百分之一百五十。
  当然,随着日本的白银外流,中国的白银流入,这种巨大的价差逐渐减少。到了崇祯十二年,一担生丝的利润只有三、四十两。
  从倭国贩回的船只,则大多携带铜、倭刀和俵物,当然带的更多的还是银子。不管是东洋还是南洋航线,都大量往中国输入白银。
  对于北方的商人来说,比起南洋,近在咫尺的东洋就近多了,北方的海商以跑东洋为主。
  查云克跑的航线,就是东洋倭国航线。因此他配给李植的翻译只会说日语,测量员只懂得东洋航线。在这些条件限制下,李植也没法跑南洋,之能走东洋。
  李植第一次出海,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在日本畅销,所以就什么都采购了一些。
  李植买了五十担上好的登州白生丝,作价一百七十两一担。
  李植此前听查云克说上好的登州白生丝只要一百七十两一担,便也拿这个价钱去找那些大丝绸商人。
  天津是个南北货流集散地,什么东西都买得到。李植买生丝是让郑开达去买的,那卖丝绸的商人开始还不愿意这个价格卖给郑开达,说郑开达是新面孔,要一百七十五两一担。结果郑开达把李植太子太保的名头一报,那商人吓得立即降了价。
  除了生丝,李植还带上了二万匹纺织工厂生产的李家精布。
  李家精布在大明大量销售会冲击大明小民男耕女织的经济体系,李植不敢生产太多。但卖到日本去,就没有这样的顾虑了。


第0301章 朝鲜半岛
  李植还带上了五万斤坩埚钢。李植的炼钢作坊每个月能生产两万斤坩埚钢,这些钢材一个月大概能卖一万斤出去,但价格只能卖一两五钱。据说日本对大明廉价钢铁的需求很高,李植带上一些去日本试试水,看坩埚钢在日本能卖多少银子。
  若是卖得好,李植可以扩产坩埚钢。
  其他的玻璃、镜子,李植也带了一大堆。这些玻璃制品不好运输,要用大量的纸包着。不过好在单价昂贵,稍微运一些就值很多银子。
  然后是肥皂,李植装了四十大箱肥皂上船,每箱有八千块,合计三十二万块肥皂。
  再加上一些杂七杂八试探市场的产品,李植装了满满一船货物。
  李植的货物装船是从大沽的天津大沽的码头上装货的。天津本是海洋贸易重地,不少入京的南方货物都是从大沽上岸的,一些发往南方的货物也是从大沽上船,再通过海船运往江南、岭南。这些运货的海船中官船、民船都有,使得大沽成为一个颇热闹的海港。
  李植如今势大权雄,又是天津总兵,在大沽经营海贸也没人敢反对。李植大摇大摆地四出采购,装货上船,没有一个人发声阻挠。
  其实说起来如今大明的海禁已经基本上废除了。虽然天子只在福建一省开海禁,但既然开了福建海禁,就说明朝廷上百官对海商不再敌视,也不会再逼迫沿海水寨剿灭走私海商,所以大江南北的海商都半公开的跑起来海来。
  七月十日,李植的新船员和水兵们已经练了半个月,李植不再等待,便让新星号出海了。
  这一趟出海,李植亲自带队,率领一百五十名水兵和五十多名船工驾驶新星号,往倭国开去。
  这天清晨,新星号上的船员滑动长桨,把船只从大沽港口里划了出来。出了港口后,蒸汽机开足马力,从烟囱中喷着煤不完全燃烧生成的黑烟,在波浪摇曳的大海中斩波向前。船只出了大沽,距离出发的海港越来越远,穿过渤海,花了一天的时间到了渤海海峡。
  新星号在经验老道的向导的引导下避开礁石,穿过了渤海海峡诸岛。然后绕过胶东半岛,一路往南开去。
  出海的第三天,新星号已经开到了朝鲜半岛西侧。此时天高云淡,盛夏的太阳直shè在海面上,把那浪花起伏的大海照得一片湛蓝,看上去十分美丽。海风吹在身上分外凉快,把夏天的炎热全部吹散了。
  这个时代的大明海船为了观察陆地上和海岛上的参照物,了解自己所在的位置,都是沿着海岛和海岸开的。此时新星号就开在朝鲜的西侧,距离海岸不过十几里。李植举着望远镜在尾楼眺望东面的朝鲜半岛景物,却突然听到桅杆上瞭望手的大喊:
  “南面有船!”
  全船人齐齐抬头,看向南方。李植也举起望远镜,往南面看去。果然在天海相jiāo的尽头,看到一艘三桅的木质帆船正往这边开过来。
  此时正是夏天,海上吹的是稳稳的南风,来船开得很快。没多久,那艘帆船就开到了十几里外。李植正举着望远镜观察来船,却听到桅杆上的瞭望手阿班大喊:“来船吃水浅开得快,船上没有货,怕是海贼船!”
  全船人闻言都是一愣,齐齐看向李植。
  船上的总管跑到李植面前,说道:“大都督,我们的船快,要不要避开这艘海贼船!”
  李植用望远镜观察了一番对面的船。
  那艘海贼船没有新星号大,但也不小。看上去有点像是福船,但又不似福船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