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8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佛想要看清楚其中究竟。
  “这轮子是什么东西转动的?”
  “这叫蒸汽机!”
  “蒸的鸡?”
  “蒸汽机!”
  王老大也张着嘴看着那个明轮,好久都没说出话来。他虽然按照李植的要求做出明轮,但亲眼看到明轮被机器驱动起来,还是让他有些瞠目结舌。他第一次知道,没有活物牵引,机器也能发出这么大的力气驱动船只。
  有这蒸汽机和明轮,那岂不是什么季节都能航行?
  好久,王老大才眨眼说道:“这蒸汽机和明轮我真是闻所未闻。大人鬼斧神工,我实在是佩服得紧!”
  “有了这蒸汽机,海上的事情大不一样了!”
  郑开达虽然上个月就见识过蒸汽机带动的锻锤,但此时看到经过自己的组装,蒸汽机驱动明轮,还是很激动,说道:“大人,这蒸汽机实在是神乎其神的东西!”
  李植笑了笑,用一根竹竿去拦那转动的明轮,发现那明轮上面的力气很大。
  李植拍了拍手说道:“不错,力气挺大。”
  不过仔细看了看明轮的转速,李植又摇头说道:“转速还是慢了些。”
  李植回头和郑开达说道:“我回去重做两个齿轮,你后天带工匠来把齿轮换了!”
  ……
  李植回到天津,看到郑开成坐在总兵府大堂上。
  “开成怎么来了!”
  郑开成说道:“大人,南方传来消息,张献忠和罗汝才又反了!”
  李植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回事?你仔细说说。”
  郑开成说道:“我是听新任中路兵备阮若源说的……”
  崇祯十一年,张献忠受抚于谷城。张献忠在谷城表面上“跪拜有礼节”,实际上却训练士兵打造盔甲,不解散手下的兵马、不听朝廷调动、不入大城见上级,“骄不奉法”。张献忠在谷城征粮、扩兵,向熊文灿“要挟无厌”。
  谷城知县阮之钿觉得张献忠如此跋扈,以后必重举反旗,和熊文灿说了。熊文灿听了十分不高兴,骂了阮之钿一顿。阮之钿上奏朝廷,却也没有人过问。
  崇祯十二年五月,张献忠在谷城重举反旗,杀谷城知县阮之钿,火焚官署,挥军攻房县。
  张献忠一反,降于郧县,官拜游击的罗汝才也反了,他率四营兵马呼应张献忠,反于房县。反叛后,张献忠、罗汝才合兵攻克房县,杀县令郝景春,又连下郧西、保康等地。不久,屯于均州的惠登相五营也反,流贼势力重新大振。
  崇祯十一年年底崇祯十二年年初,为了对付清军,朱由检把部分援剿流贼的兵马调到京畿勤王,秦军更是全派来。没有了这些兵力坐镇中原,流贼又重新兴盛起来。
  大明这件破屋子,又开始哗啦啦漏雨了,刚送走劫掠京畿、山东的清军,又迎来劫掠中原的张献忠、罗汝才。除了江南和岭南还没有遭灾,大明北方和中部可以说是无一处完整。
  杨嗣昌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的剿贼策略,破灭在即。
  把消息说了一通,郑开成摇头说道:“大人,那熊文灿抚局失败,怕是要完蛋了。弃官回家都是最轻的,说不定要被下狱。”
  李植想起两年前安庆大战时候熊文灿不通军事的样子,摇了摇头,暗道杨嗣昌找了这么一个不会打仗的人来做六省总理,又岂能有好结果?
  郑开成问道:“大人,这流贼复起,朝廷会不会又派我们去打流贼。”
  李植说道:“不知道,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
  ……
  第二天,李植在查云克的店铺里找到这个海商。
  看到李植进店,查云克赶紧跪拜行礼,被李植扶了起来。
  “查公子,我的船上缺一些cāo船的老手,你知道哪里可以雇到么?”
  查云克眨了眨眼睛,说道:“大都督,我倒是知道十几个上岸的老船工,可以花钱请他们再下海。不过光靠这十几个老船工,出海还是有些风险。管压舱石的头椗、做翻译的通事和管起帆的大缭还是没有……”
  李植见查云克话说到一半不说了,知道他有办法,笑着说道:“查公子一定有办法,若查公子能帮我凑齐船上的技术员,我李植便欠查公子一个人情!”
  查云克听到李植这句话,喜上眉梢。
  李植如今是大明朝炙手可热的人物,天子对他的要求言听计从。李植的一个人情,往好处说,一句话可以帮官僚谋求好缺,甚至升官晋爵;往不好处说,一封奏章说不定能救下一个大臣的xìng命,那是十分值钱的。就是一千两、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也没有李植这一个人情珍贵。
  查云克听了李植的话,这才笑着说道:“大都督,过几个月我的船就回来了。我有四艘船,每条船上都有一套人马。我分一套人马给大都督,大都督的船就有人cāo作了!”
  “有了一套人马带路,出海就没问题了。大都督再靠这一套人马训练新手,赶在第二条造好之前把第二套人马练出来,就有两条船的人手了!”
  李植愣了愣,没想到查云克分他船上的人给自己,问道:“查公子真是盛情,只是你分了人马给我,你的船怎么出海?”
  查云克说道:“大都督,我无妨的。我让其他三条船的人培养新手,这半年可以再练一套人马出来。等明年清明北风稳定,再去倭国的时候,我的新船工也就练出来了。”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全赖查公子组织人手了。”


第0298章 驾驭
  六月十七日,满清盛京沈阳城外的道路两侧跪满了人。
  道路上,满人壮汉举着复杂的各色仪仗慢慢南行,仪仗的后面是满清的文武官员,再后面才是骑着大马的满清贝勒们。
  多尔衮也在这长长的仪仗队伍中。不过他最近有些沮丧,一直打不起精神。
  青山口一战给多尔衮造成的冲击,至今没有消退。以前多尔衮遇到敌人,往往可以以力胜之,力量若不济便以谋略分化瓦解,迂回图之。从十六岁第一次出征到如今,多尔衮南征北战,在青山口大战之前未尝一败。
  然而在青山口,多尔衮输惨了,输给了李植那绝对的力量。在李植那堂堂正正的力量面前,多尔衮的力显得那么渺小,所谓计策显得那么苍白。李植就像是一块陡峭山顶滚下来的大石头,用什么都挡不住,狠狠地砸在了多尔衮身上。
  回到盛京后,多尔衮这几个月一直有些罕言寡语,郁郁寡欢。倒不是因为皇上责骂,更不是因为皇太极把他的亲王降为郡王所致,实在是多尔衮被李植一下子打懵了,过去的自负一下子烟消云散。
  每次想起七万人对那个小小垒寨的惨烈冲锋,想起那堆在垒寨前面的大清勇士的尸体,想起那血潭一样的战场,多尔衮就全身发冷。李植那堂堂正正又无懈可击的力量,让多尔衮有些意志力崩溃的感觉。
  当时在战场上急着出关,还不觉得。离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