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7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7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听到李植“掉脑袋”三个字,几个工匠脸色一白。大都督是什么人?杀几个工匠还不跟杀鸡似的。工匠们下决心坚决不和别人说这蒸汽机的事情,打死都不能说。
  李植看了看几个工匠,问道:“有了这蒸汽机,你们多少天能锻造出一套盔甲?”
  几个工匠看着锻锤,琢磨了一阵,议论起来。
  最后领头的一个工匠说道:“这么大的大铁锤砸下来,什么钢都好锻,怕是一天就能锻出一套盔甲。”
  一天一套盔甲,这效率倒是挺高,李植点了点头。
  李植新招募了三十个铁匠做盔甲,估计这三十个铁匠在蒸汽机锻锤的帮助下,一年能打造一万多套盔甲头盔。李植又招募十五个杂役管理蒸汽机,给蒸汽机添木柴、加水。
  当然,李植的蒸汽机刚刚研制成功,现在手头上只有一台试验机型。接下来的几个月内,李植的蒸汽机团队就要增加人手,加班加点生产瓦特式蒸汽机了。李植把这种力气和五匹牛差不多的蒸汽机称为一号中型蒸汽机,准备生产四十台。其中三十台准备给盔甲作坊,还有十台备用。
  这么多蒸汽机只能一台一台地生产,全做好起码需要半年的时间。


第0292章 格杀勿论
  五月初六日,处理造海船和蒸汽机的事情之余,李植召集了天津的副将、各路分守参将、各营游击和各地守备,作为上级和这些武官们见面。
  李植现在是正一品左都督,太子太保,天子面前的红人。就连巡抚都怕得罪李植。天津的这些武官一个个都对李植十分敬畏,他们早就想来拜访李植了,然而李植一直不在家,在范家庄忙蒸汽机。
  此时得到李植要见他们的消息,武将们从各地赶来,正辰时就全部聚在了总兵府。
  总兵府的二堂中,一时间挤满了天津的武官。副将和分守参将还好,还有位置坐。游击和守备就只能站在后面了。不过虽然是站着,这些武将们也依旧毫无怨言。如今的总兵府比巡抚衙门地位还高,在巡抚衙门里站惯了,在这里站一站算什么。
  和担心李植收商税的文官们不同,武将们对李植这个上司没有什么担心的。李植一直以来对下级武官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出事就行。李植的风格大家看在眼里,此时武将们都很放松,三三两两地闲聊着。
  不少没见过李植的新任武官,还对李植很好奇。不知道这个在京畿大杀八方的李植是怎样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是三头六臂,眼睛一瞪就能吓死鞑子。
  众将在二堂等了两刻钟,李植才穿好官袍,走进二堂见这些下属们。
  一个家丁先走进二堂,站在门边大喊一声:“左都督到!”
  二堂中的众武将们对视了一眼,最后形成了默契,集体跪了下去。这些武官最高官位也就是从二品都指挥同知充任天津副将,比李植的左都督小三级。更何况李植是太子太保,位列三公,这小的就不止三级了。按照大明的官场规矩,差这么多级别的官员见面是要跪拜的。
  等李植走进二堂时候,堂屋里只看到一片跪在地上的黑脑袋。
  李植背手走到椅子上坐下,才说道:“都起来吧!”
  众将这才爬了起来,拱手说道:“我等见过太子太保,左都督大人!”
  那些没有见过李植的,此时才敢拿眼睛打量李植,把李植上下看个不停。
  李植笑了笑,说道:“让诸位久等了!”
  天津副将黄德建大声说道:“大都督公务缠身,我等稍等片刻理所当然。”说完这话,他就递上了自己的礼单,作为贺喜李植高升的见面礼。
  李植看了看那份礼单,觉得上面的财货起码有四百两银子,这黄德建出手不可谓不大方。李植把礼单放在旁边的茶几上,点了点头。
  见李植满意,黄德建脸上欣喜,拱手退了下去。接下来,大小官僚依次上来送见面礼,李植收了一大堆礼单,那里面的丝绸貂衣,琼玉玛瑙,象牙犀角,人参鹿茸,李植一家人怕是几年都用不完。
  所谓朱门酒ròu臭,路有冻死骨,无外如此。
  不过李植倒也乐得这些武官搞腐败没有战斗力,这些天津武官越腐朽,自己这一支强兵在天津的话语权就越重。过几个月自己收商税,哪个敢不同意?如果这些武官真的励精图治手握强兵,李植就要小心谨慎,时时提防有人对自己发难了。
  至于大明朝的国防,自有李植的虎贲师站出来力挽狂澜,独擎大厦。
  想到这里,李植也懒得教训指导这些武官,懒得和这些武官纠缠,只大声说道:“武清、宝坻守备何在?”
  “末将在!”
  两个中年官员弯腰拱手,毕恭毕敬走了上来。
  李植点头说道:“我今年要在你们两个守备的地头上各买十万亩荒地,开为二十万亩军田。购买荒地的银子,我会派人jiāo给守备署去,你们把地契给我开出来!”
  在明末这个乱世,粮食是最重要的。兵荒马乱的年头若是没有粮食,有银子都买不到。这几年大明各地天灾人祸不断,粮价眼看着不断上升,到处都缺粮。李植开了平价粮店,好不容易把范家庄的粮价稳定在二两一石的水平上,不让范家庄的百姓们有缺粮之苦。
  但形势眼看越来越糟糕,李植现在把扩大自己的佃农队伍当作一项要务来办。武清县和宝坻县毗邻范家庄,从范家庄过去jiāo通方便,是开拓新田的理想场所。
  两个守备听到李植的话,心里一阵兴奋。
  他们早就和静海县守备叶贤才打听过,李植开垦军田不但给守备署送买荒地的一千两银子,还会增加当地的屯田子粒,提高自己的政绩,是百利无一害的好事。而且帮左都督打理私田,也是亲近左都督,向左都督靠拢的机会。
  看看跟随李植的那些范家庄亲将们!每年都升官,还是跳着升。李植的弟弟李兴,如今已经是都指挥同知了,这才几年?如果自己能被左都督认可视为手下,那真是要飞黄腾达了!左都督随口一句话,就能让自己平步青云。
  青县和兴济县的两个守备听到李植的话,却是满脸失望。他们还希望李植在静海县开完新田就一路往南到青县和兴济县开田,没想到李植又调头往北面去了。没有李植的银子和屯田子粒的政绩,这让他们十分失望。
  青县守备石杰高舔了舔嘴唇,忍不住拱手说道:“太保,我青县离范家庄也近,不如在青县也开垦一些新田。我石杰高以脑袋做保,青县绝没有刘秉传、刘见深那样的不法之徒。”
  李植不耐烦地说道:“我有叫你说话么?”
  石杰高吓了一跳,颤声说道:“大都督息怒,息怒!末将多嘴了!末将该死!”
  他不敢再多说,赶紧退了下去。
  李植对武清、宝坻县的两个守备说道:“如今距离冬小麦播种还有三、四个月,要